披麻戴孝招魂引渡吳福生事件死難者:東港義民爺祭

【林爽文與英靈祭祀專輯(3)】

圖文:陳進成(地方文史工作者)

昔日東港因地理環境的優勢,吸引先民前來聚集墾居,頻繁貿易使東港提升為全台三大天然重要港口之一,更使地方繁榮富裕,卻也因此成了盜匪不斷前來掠奪的誘因。在台灣,清代每逢重大事件,如乾隆年間林爽文事件、嘉慶年間蔡牽事件、道光年間張丙事件及咸豐年間的林恭事件等,東港皆有受到波及。

東港居民為了讓這些因為事件而不幸喪命的先民們終有所祀,於是商議組織義民爺祭祀會,藉著祭祀以慰在天之靈的義民。從清代至今,義民爺的祭祀並無固定的場所,每年隨著不同爐主而改變,因此若不靠曾參與祭祀的信眾提供資訊,要找到其蹤跡實在不容易。

每年農曆2月11日下午,值年爐主在自家前佈置簡單祭祀場所,鮮花素果、紅圓糖塔皆具,清酒牲禮、疏文紙帛以示誠敬,並以五支引魂幡(日後同金銀紙錢火化),聘請歌仔戲酬謝神恩,近年則改成夜間「作電影」。

簡單祭壇

簡單祭壇

義民爺並無神像,而是以一座紅色令牌作為所有義民爺的代表,有些爐主會將記載祭祀義民爺源由的字軸掛在場中,此字軸由地方仕紳王隨能先生撰寫,讓參拜者能觀看並瞭解這段歷史,依據字軸內容推測,應是源自清雍正十年之吳福生事件,其內容為:

敘述當年事故的字軸

敘述當年事故的字軸

「本鎮以逐年二月十二日義民爺生日之由來,據民間各種傳說,在經筆者尋各方面蒐集資料研究,並考證所得,約在雍正時代,距今二百年前,當時政治至極萎頹,台灣到處盜匪作亂,結群成黨各據一方,殺人放火、搶劫姦淫,橫行霸道無所不用其極,居民塗灰無計聊生。當時東港地方堪稱富庶,住民純樸融合、安居樂業,亦即盜匪覬覦地方勢所難以避免盜匪之蹂躪,東港屬當時鳳山縣治下邊陲,官方為顧及地方人民生命財產,曾在置有團總營駐鎮東港,及今佑稱行臺,保護地方安寧,嚴防盜匪之來犯,亦有戒心。東港自置行臺以後,匪盜來犯均在夜黑,化整為零以聲東擊西之勢,少數之駐軍是真無能為力,亦可謂防不勝防之慨,斯時官兵在一籌莫展之下,即召集地方父老協議防犯事宜,防盜為當時當務之急,議決組訓壯丁協防,所謂義民軍之由來。自有民軍協防,曾有一段時間,地方賴以安寧,為因匪盜久未犯,官兵懈惰民防變成虛設,匪盜探知內情便召集各地匪盜,徒於二月十二日陵大舉來犯,時地方軍民尚在熟睡中,匪盜如入無人之境放火搶劫,人民在夢中驚醒,且在暗中呼妻喚子、哀聲震地,官兵一聞匪盜大舉來犯,僅有義民軍對抗,一方發動父老駕駐竹筏,載老少婦孺入海避難,斯時東港海外颶風聚起。瞬間狂風大浪父老乏力抵抗,竹筏有被風浪沖死者,部份竹筏被吹靠海灘,民軍曹此以外無暇兼顧,匪盜來此民心散亂,大肆搶奪斬殺,近灘淺水一時變成血海,此次婦孺犧牲亦不解其數,此為東港最大浩劫。至今有知父老追思及此無不哀痛,自該次匪難之後,官兵增防,重新訓練民軍協防加強,匪亦斂跡,人民安居樂業。二百年前,東港居民近千戶,同日均有致祭先靈,不久之前,民間尚有傳說二月十二日不致祭,非東港人人云此說,亦當時蒙難慘狀壯烈成仁,之後年年有奇蹟靈應不窮,漁民信仰不哀,為紀念民軍宏功,訂二月十二日為義民爺生日,民軍成仁地點在近海,漁民祭祀比較熟盛。日據極端禁民間各種祭典,義民爺生日之拜暫趨式微,台灣光復崇拜自由,民眾猶昔日大事致祭,組織團體輪流祭典,喚起愛國民族精神,願我同仁共勉以勵來茲。
發起人曾炎、康萬來、許茂竹、曾天鎮、謝丙寅、陳木金、周萬來、莊喜、許水蛋、許金火、吳朝進、蔡朝水、蔡萬來、張國加、許龍彪、林水破、林庚申、鄭旺、曾明炎

原民國五十九年二月十二日書
歲次民國六十八年舊曆二月十一日重寫
王隨能敬書

遙祭義民爺

遙祭義民爺

義民爺之祭祀,最特殊的是其祭儀,早年每到冥誕前一日(2月11日)下午三點之前,爐主和家屬一身披麻帶孝裝扮,在道士帶領下到東港水產高中後方海邊,向當年發生事故地點的東港海域,招魂引渡受難者亡魂,脫離那令先人疾心痛悱的地方,爐主持引魂幡引領逝者魂魄回到祭場,接受信眾的祭拜與追思,道士則演法念讖為逝者超渡輪迴。

 

道士恭唸文疏

道士恭唸文疏

 

五支引魂幡

五支引魂幡

由於爐主這身的裝扮,常受到他人的誤解,以為家中發生事故,因一般認定擲得祭祀爐主者是有福氣且是件好事,因此到了六十年代,此項特殊儀式經當年爐主向義民爺焚香稟告,不便披麻執幡的原委,並擲筊得到義民爺的允許而取消,自始義民爺招魂儀式,有些爐主在長請道士舉行引魂儀式,有些爐主則不作此儀式。

 

圍滿金紙的紙船

圍滿金紙的紙船

 

化船載義民爺登岸

化船載義民爺登岸

如今義民爺的祭祀,不再是像以往的盛況了,而目前祭祀會成員有百來位,每人年費兩百元,擲筊榮任爐主的人士,則回贈一塊紅龜裸,近年每到義民爺的祭祀日,筆者就尋找在何處祭祀,若向他人提起大多數人會問筆者:「東港也有拜義民爺喔!不是客家人才有嗎?」在時空的改變,又無固定祭祀場所等因素下,東港民眾大都已不知道有所謂的義民爺祭祀,更何況是瞭解其源由。

東港經歷二、三百年的開墾,每個年代的先民們過著艱辛生活,已非生在現代的我們能感同身受的,祭祀義民爺應非只是雍正年代的先民們,而是擴展到歷代為東港子孫、這塊土地而奉獻身軀的先民;瞭解與探討義民爺祭祀,不只是對東港人文有進一步的認識,學習先民刻苦的精神,更是學習愛護這塊成長的土地,惜福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溫宗翰、官怡杏

陳 進成

關於作者 陳 進成

長年研究地方文史、台灣民間信仰 現任:國小鄉土語言支援教師、地方文史工作者、屏東縣社區大學南區東港分班人文講師 曾任:東港漁業文化展示館執行長 90年參與東港漁業文化展示館籌館工作 92年東港東隆宮東港迎王特展計劃與展示 97年東港蝦米媽文化活東特展計劃與執行 100年參與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寺廟資料庫 田野調查工作 101年參與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東港迎王特展

3 comments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