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青年會議專輯│在神名下的族群融合──以舊濁水溪流域七寶夫人信仰為考察

文/陳韋誠(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碩士班)

當族群接觸後,產生紛爭時,為鞏固我群認同,「共同信仰神祇」往往是一項重要表徵,然而,舊濁水溪流域中共同信仰七寶夫人的聚落,卻不能將三個社群看作「共同體」,而得進入不同地方知識體系之中,才能深入理解其信仰特色。

細究西庄仔、角樹腳、南勢埔的村落型態時,會發現諸多家族在地方社會中扮演的角色,甚至都透過家內神落公的方式,促成不同家族與地方派系間維持各自獨立與共存的狀態,並以儀式或信仰傳說形塑族群融合,以下分別簡述:

(一)、西庄仔

西庄仔為二林東北方之聚落,於1812年(嘉慶17年)設庄,屬二林上保,早年移居庄民多為福建同安人。1898年(明治31年)因濁水溪支流改道,全庄遭到沖毀,居民乃於原村落東南方重新建屋聚居。

日本時代初期,災厄頻傳,地方士紳屢次到角樹腳迎請七寶夫人及其乩身至村內辦事,後獲諭示增塑金身於村內鎮守。時至1993年(民國82年)透過觀輦迎請鹿港媽祖與大夫人乩駕共同擇定廟地興建「慈靈宮」,廟內沿用爐主爐「七寶夫人爐」,2001年(民國90年)現廟落成後,中央神龕供奉天上聖母,龍邊神龕供奉七寶夫人,虎邊神龕供奉飛天聖者,並新設公爐,不再使用七寶夫人爐。

2013年(民國102年)西庄仔發生一起嚴重火災,村內舉行送火神儀式,迎請七寶夫人、大夫人、飛天聖者至災後現場,由村民自發準備祭品到場進行普度與犒將,當天大夫人與飛天聖者也都降乩指示注意事項,最後將火神迎送至舊濁水溪,隊伍所經之處,住戶皆需熄燈,並沿途灑鹽米、燃放鞭炮,祈求災厄離境。

西庄仔送火神

西庄仔送火神(彭秋蓉攝)

近年來,村內時有議論開庄神明順序,但以臺灣民間香火觀看待慈靈宮的公爐使用史,實不難推測哪一尊神祇最有可能是開庄神明,又以送火神儀式為例,七寶夫人現雖無乩身辦事,但在村內發生重大災難,需透過儀式消災解厄時,仍會迎請其金身到儀式現場坐鎮,便印證其在西庄仔人心目中的重要性。

(二)、角樹腳

角樹腳位於埔鹽南邊與溪湖交界處,乾隆年間,原居花壇白沙的張姓與林姓家族遷居此地,是為最早抵達當地定居之漢人,爾後泉州南安縣移民陳朝報、陳朝滔兄弟移居當地高地,形成牛埔內聚落,嘉慶年間與1898年(明治31年),分別有楊萬安和另一楊姓氏族遷徙自此,形成楊厝與溝南楊厝聚落。

當地曾有一薛姓氏族,家廳內供奉七寶夫人,後因為富不仁,招致倒房,七寶夫人因而被納入角樹村的輪祀組織。1989年(民國78年)地方居民集資興建乾聖宮,中央神龕供奉天上聖母,龍邊神龕供奉七寶夫人,虎邊神龕供奉五營將軍。

地方相傳清代末年,南勢埔人曾組織民軍準備夜襲角樹腳,但七寶夫人即時顯聖,身騎白馬,帶領天兵天將圍繞南勢埔,作勢操兵進行反擊,使南勢埔人疲於奔命,最後放棄攻打角樹腳,甚至派人到角樹腳探聽七寶夫人法像造型,增塑一尊七寶夫人像。

然而,經實地田野後發現,南勢埔七寶夫人信仰並非在族群械鬥中被創發的產物,而是由另一個移民互動的歷史脈絡所攜至,但在角樹腳的民間傳說中,卻可以看到七寶夫人在族群關係緊張的時空背景下,透過地方知識的詮釋,成為護佑鄰里、族群和處的象徵符碼。

南勢埔新興宮七寶夫人

南勢埔新興宮七寶夫人(陳韋誠攝)

(三)、南勢埔

南勢埔位於角樹腳西南方,由頂南勢、下南勢、新庄仔等三個聚落所組成,古稱南勢埔或湳勢埔,因早期為低窪沼澤濕地,屬荒涼草埔地而得名。村內居民以施、黃、蔡、陳等姓為主,尤以建造進士公館及餘慶堂之施姓一族最具影響力。

日本時代初期,蔡姓氏族號召二林西保移民到當地開墾,因開墾時期,生活不易,西保移民乃向羅姓一族商借白米,後因拓墾失意,加上無力償還白米,乃將隨身攜帶之七寶夫人神像贈與羅家。

1940年代,羅姓一族將七寶夫人落公,但仍保有香爐奉祀,每年農曆8月15日,還會到爐主家中迎請七寶夫人回家廳祝壽,1983年(民國72年),新興宮鳩工興建後,羅家才沒有再迎請七寶夫人回家廳祝壽的儀式,並新雕七寶夫人神像在家中祭祀。

於南勢埔進行訪談時,和羅姓報導人談及角樹腳七寶夫人原為薛姓家內神時,使其為之一亮,分享七寶夫人在一次偶然機會下,透過神通告知其妻子祂是樊梨花,此一說法與民間廣為流傳的戲曲文本中,薛丁山與樊梨花的故事做為連結,似乎就合理化薛姓一族將被稱為「七寶夫人」的樊梨花供奉為家內神的現象。

在南勢埔的例子中,可以發覺落公以後的七寶夫人,仍在「公神」和「祖佛」之間擺盪,公廟落成後,還能以神通方式,表明其來歷,實為民間社會看待信仰神祇的豐沛詮釋。

村落與村落間、群體信眾與個體信徒間,七寶夫人的信仰意涵不斷地再生產,更透過各種靈力展演與社會互動,造就了族群融合的機緣;對西庄仔、角樹腳、南勢埔來說,雖知曉不同聚落間有供奉一樣被稱作七寶夫人的神祇,或許也會產生各種信仰想像,但每一個村落對這份信仰的認知都是部份真實,從來沒有哪一個村庄所言,能代表七寶夫人信仰的全貌,而這也許正是七寶夫人在舊濁水溪流域,能夠跨村落同享香火崇祀的深層信仰底蘊。

*本文為「臺灣民俗研究青年學者學術研討會」會議論文摘要,歡迎報名參加會議。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關於作者 陳韋誠

誕生於舊濁水溪流域的彰化農庄,在充滿鑼鼓樂的廟會現場玩耍成長。 現於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碩士班成為人類學學徒。 研究志趣為臺灣民俗與民間信仰傳說。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