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謝冬敬神祇:鹿谷茶鄉的冬尾戲

圖文/張譯壬(竹山地方文史工作者)

臺灣每逢年尾的「謝平安」祭典,自農曆8月起便在各地逐一展開,這種敬謝神靈整年度庇蔭的信仰傳統,幾乎是各地無一不有。只是對中部山區而言,更為慎重、重視傳統。南投縣鹿谷鄉各聚落,每年是在農曆10月開始到11月初左右進行接力式的「冬尾戲」慶典,讓有茶鄉之稱的鹿谷頓時熱鬧起來,大約一個多月的時間,各庄頭此起彼落地敬祀謝神。

大二爺在茶鄉巡視是鹿谷冬尾戲的特色

臺灣茶鄉鹿谷舊稱大坪頂,昔時為原住民畋獵之地,入清後有漢人入墾,後又有鄉紳舉人林鳳池自福建引進茶葉種植,使原本窮困的鹿谷,因茶葉農作富裕了起來,隨後也吸引不少人上山謀生定居,隨著漢人陸續入主,把傳統民間信仰也帶進鹿谷,這其中又以福建省漳州府平和縣陰那山(一稱蔭林山)的慚愧祖師信仰與冬尾戲謝平安祭典最具特色,陸續發展成鹿谷山區獨特的民間信仰與歲時節慶。全臺八十多間慚愧祖師信仰,超過九成僅見於南投縣,又超過九成是自鹿谷分靈擴散。

所謂冬尾戲,是指歲末年底酬謝神靈,演戲敬獻給神明的儀式,通常不僅止於做大戲,也有複雜的信仰儀式。鹿谷冬尾戲,依照耆老訪談與早年文史記錄,大約可推估起自清道光30年(西元1850年),由粗坑(今初鄉村)舉人林鳳池發起,當年他為酬謝神靈庇蔭鄉野、崇敬天地,遂號召全鄉各角落居民,組隊下山恭請林圯埔街媽祖(今竹山連興宮)、下菜園城隍爺與謝范將軍(今竹山靈德廟)、東埔蚋國姓爺(今延平沙東宮)等,再由各聚落神明陪駕,以接力賽方式,一天一庄逐一遶境,除了請神巡視鄉境內各區域以外,並駐駕在各聚落裡進行演戲、宴客、謝三界公等儀式。

▍竹山與鹿谷的三廟神靈

鹿谷鄉冬尾戲為何必須要遠道下山,跨越鄉境去恭請竹山鎮境內三處神明呢?其實那是因為竹山與鹿谷的人們,在發展史上有非常密切的互動關係。竹山過去被稱作「前山第一城」,是臺灣西半部溝通「後山」的必要城鎮,在以往祭祀圈認同上,屬於後山開發路線之一的鹿谷,即以竹山為核心街區。竹山鎮內是以連興宮媽祖為信仰重鎮,鄰旁的竹山靈德廟,則是竹山街區仕紳所奉建,不僅具有政治影響力,也有信仰擴張性,至於沙東宮國姓爺,則是因為有能解旱災、保禾苗的神蹟,遂被務農的眾人所恭請。

靈鳳廟祖師爺

如此三廟神靈合請的現象,頻繁地出現在竹山、鹿谷一帶,居民往往不辭路途遙遠地去請神;由於各有其功能性,又有地方發展史互動的遺存,所以很快地成為鹿谷地區冬尾戲的祭祀主角,反而鹿谷境內各庄的慚愧祖師和祀神,成了陪座嘉賓。當然,這其中比較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靈德廟城隍爺駕前神將:謝、范將軍,在本地俗稱謝為大爺、范為二爺,恭請大二爺來境內巡視驅鬼除煞,是鄉境內年度盛事,形成鹿谷冬尾戲的一個重要特徵。

大二爺成為鹿谷謝冬儀式的重點

▍各鄉各村大遶境

早年的冬尾戲遶境路線,是農曆十月初一起,自初鄉村(粗坑、水仔尾、板仔寮),然後往溪頭和鳳凰兩方向逐一進入,途經鹿谷(新寮、內湖仔)、彰雅(羌仔寮、凍頂)、廣興(車輄寮)、內湖村、竹林村(小半天)、和雅村(深坑)、永隆村(大水堀)、鳳凰村(頂城)等,後折返往東走經秀峰村(坪仔頂)、瑞田村(清水溝)、清水村(外城)、水里鄉玉峰村(龜仔頭)等,一天一庄遶境駐駕,直到10月底或11月初,再由各角聯合組隊下山送神。

山林中的遶境

而各村的冬尾戲慶典,基本上都是早上先以請神遶境為主,午後犒將,晚上宴客和卜爐主,至子時酬謝三界公。各村的冬尾戲,每年都以遶境為主,因此會特別盛大熱鬧,陣容上有頭旗、祖師公四轎、鼓樂、大二爺、神轎等組成,而有些村落還有安營,因此有時候還有乩童法師間雜其間進行安營儀式,時間上幾乎都是從早到傍晚,最短的也要過午,諸神遶境後也隨即駐駕各村廟或公地,鹿谷這邊的神明駐駕由於考慮到每聚落並不一定有永久的固定廟宇可用,因此常以公地或活動中心為其駐駕點,而祭祀上演戲、卜爐、謝三界也在這邊進行。

乩童祭路口

▍敬天謝地冬尾戲

遶境後的活動有「犒將」與「謝三界」兩大冬尾戲祭祀重點,「犒將」即是民間傳統的犒賞兵將儀式,有些地方稱作「犒軍」,在鹿谷一帶與南投其他地方時常習慣稱為「犒將」。於午後到傍晚時分,由全村人攜帶飯菜金紙祭拜,這時候也會有犒將的肉酒碗與馬草水供奉,若有聘請法師,該儀式就由法師主持,若無法師協助,則由頭人帶領庄眾祭拜,各村落依照自己的方式進行。

犒將用的公桌

犒將時的供品

謝三界則是本地冬尾戲祭典的尾聲,與其他地方不同是,鹿谷謝三界是於當日慶典深夜與隔日子時相交時刻進行,謝三界主角,是供人卜爐主、輪祀的三耳狀三界公爐,這爐於慶典前便會由爐主迎請至公地或廟宇接受庄眾膜拜,直到子夜再恭請上天台謝三界祭拜,同傳統敬天禮儀,庄眾會準備豐盛的三牲酒禮、甘蔗綁高錢、粿品、素果、紙錢等祭拜,叩謝下元水官大帝三界公諸神保佑庄眾這一整年的平安與收成,經宣讀文疏(讀丁口)、三巡酒禮、鳴砲完成謝三界,而三界公爐也於會後或隔日由新任爐主迎回供奉,而三客神也於隔天一早由庄民送駕回廟,這才結束一年一度的冬尾戲慶典。

山區裡的遶境勉強仍維持著青年參與

鹿谷的冬尾戲演變至晚近十多年來,因年輕人口外流日益嚴重,經各村公議就不再以當年的接力方式過庄進行,而改採農曆10月份週休二日擇一日,由各村各自迎神舉辦慶典,規模上略有縮減,不過仍保持遶境、犒將、謝三界等冬尾戲的主軸,雖有一些改變,但每年的農曆10月份週休二日一到,外地遊子也都會返鄉參與冬尾戲慶典,各村庄一樣鑼鼓喧天、熱鬧非常,茶鄉的茶園裡總能看到溫馨動人的冬尾戲,呈現茶鄉年尾歲末敬天謝地、家人相聚、人神融合的美景。

(本文同步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