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搶頭香?新創民俗與傳統意蘊

文/王見川(南臺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李世偉(東華大學臺灣文化學系副教授)

圖/李永倫(知名民俗攝影師)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大家相信搶到頭香者未來一年會有好運氣。這樣的年節習俗有何根據?

每年除夕夜子時至寺廟搶頭香的信徒越來越多(李永倫攝)

其實,這幾年台灣的搶頭香活動大多是廟方人士自己的發明與創造,跟傳統民俗沒甚麼關係。台灣所謂的搶頭香又叫「燒頭香」,這樣的習俗源自中國大陸。根據晚清著名學者俞樾《茶香室叢鈔》的考證,「燒頭香」活動至晚在宋代已出現。大約二百多年前,袁枚曾記載:「凡世俗神前燒香,以清早第一枝香為頭香,至第二枝便為不敬。」可見古人不一定要在大年初一燒頭香,而需要燒頭香與信仰者有無敬意有關,無關運氣。

在一年的開頭子時搶頭香,已經成為當前過年民俗的流行活動(李永倫攝)

除夕吃完飯後到廟口聚集,等待子時一到衝入廟中插香(李永倫攝)

許多廟宇會提供搶得頭香者精美禮物或紅包(李永倫攝)

另,袁枚又提供一則故事,他說:「向例…凡王公縉紳,每至四月無不進香,以雞鳴時即上殿拈香者為頭香。頭香必待大富貴家,庶人無敢僭越。」可知著名宗教或信仰聖地的進香期間亦可燒頭香,而當時的慣例:頭香是留給有錢有勢的人,平民是無緣燒頭香的。不過,袁枚的故事也告訴我們一則京城孝女到當時北京附近著名女神碧霞元君聖地──ㄚ髻山燒頭香的故事,這位孝女因孝順,感動神明而燒到頭香。

當然,有錢有勢的人才能燒頭香,絕對是廟方的安排,不是自由競爭的結果。從這一點來看,台灣寺廟的搶頭香活動較古時,更具公正與平等,值得稱讚。可是,過去台灣的廟方與媒體從未宣傳或報導過:孝子或善心人士搶到頭香,又反映出台灣寺廟主事者今不如古,很少考慮宗教活動是否應該展現虔誠善心之類的宗教價值與精神。試問,在現行台灣寺廟大年初一搶頭香活動中,女性搶得到頭香嗎?平常最虔誠與奉獻的阿嬤搶得到頭香嗎?能不能兼顧公正平等、虔誠與善心,讓女性也搶得到頭香,孝子也搶得到頭香?

【編按】:「搶頭香」有獲得神靈特殊庇護、特別傾聽心願的信仰思維,如是民俗並非只存在於各大廟宇辦理的新年搶頭香活動。許多廟會活動,無論是進香、出巡、遶境等,大凡神靈進出門時的祭祀,也都有「博頭香」習俗,透過擲筊或捐款,可以取得優先祭祀代表權,呈現特殊階級權力的表徵,但也是民俗思維當中,對插香祈福先後順序所思考的禮儀文化。「頭香」常見於各類型祭祀文化當中,晚近新年搶頭香大多是民間信仰廟宇為了使過年期間能有熱鬧氣氛,同時力爭博取媒體鎂光燈報導,是以提供獎品、紅包或安排節目,透過現代活動手法包裝新創民俗,頗能呈顯民俗信仰的豐富、熱鬧特色,只是如何使搶頭香更能凝聚信仰能量,並非僅止於趣味性,也是必須考量的核心重點。事實上,晚近也有廟宇改以團拜賀年、共同插香的方式,來替代娛樂性質比較強烈的搶頭香活動。(溫宗翰)

如果在大年初一搶頭香外,進香期乃至平時拜拜的初一、十五,廟方也辦搶頭香活動,讓虔誠與善心的信仰者也有機會燒到頭香,或許每個人都能有自己的頭香,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方式,既安全又有意義,讓我們拭目以待台灣寺廟的承續傳統與創新。

新年子時祭祀祈求整年運勢已成為流行的新民俗(李永倫攝)

本文原發表於:王見川、李世偉,〈自由廣場:搶頭香 傳統與創新〉,《自由時報》,2016年2月7日。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