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鬧元宵│馬鳴山鎮安宮出巡五股十四庄

圖文:黃偉強(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碩士生)

轉眼農曆正月十五即將來到,雖然初五以後就已經開工上班,但過年的氣氛仍是未減,雲林各地的庄頭與寺廟,也正張羅著祭典的籌備,準備在上元節一展身手。上元節又稱作小過年,在上元節這幾天,光是雲林境內就有五場具規模的傳統廟會舉行,分別為:馬鳴山鎮安宮上元遶境、北港朝天宮上元遶境、麥寮拱範宮上元夜巡、水林順天宮射火馬夜巡遶境、五股開台尊王過爐祭典等。

五年千歲巡視五股十四庄,沿途田園風光,風景優美。

馬鳴山鎮安宮主祀五年千歲,每年於正月十五日舉辦出巡五股十四庄的遶境,相傳清代鎮安宮境內發生瘟疫,於是上元節信徒迎請五年千歲出門遶境之後瘟疫才平息,為了紀念這件往事,上元遶境遂成為每年固定的遶境祭典;而事實上,元宵這天的遶境,或也反映了農業社會春祈秋報的觀念,春季祈求好收成,年尾10月底再慶祝豐收謝平安。

延伸閱讀:五年王的聖誕節:馬鳴山鎮安宮五股謝平安

武館是村莊的象徵,由村庄的男丁組成。圖為東勢鄉復興村九天玄女宋江陣。

鎮安宮遶境最大的特色是全部由十四庄信徒義務組成的各式武館與花鼓陣,以及隸屬於大王爺─盧千歲駕前的二十四班。各村庄的武館根據師承不同有不同的武術套路,雖然遶境當中因為時間因素無法完整展現,但各個武館仍保存著不同的武術特色。如馬鳴村的振興社金獅陣、同安厝的永春祖宋江陣、昌南村的武德堂宋江陣、復興村的九天玄女宋江陣等。這些武館的成員形同是千歲爺在人間的軍隊,護衛著千歲爺巡視五股十四村。

褒忠是花鼓的原鄉,在鎮安宮的上元遶境中,每個村莊的婦女也從不缺席,組成花鼓陣來參與遶境。

二十四班是千歲爺的駕前侍衛,由一名手持王令與令旗的班頭指揮,配置兩名監斬官與24名手持水火棍、鐐銬等刑具的皂隸隨侍在側,再搭配手持儀仗與長腳牌的執士隊以顯示盧千歲身為大王爺的莊嚴氣勢。班頭是遶境中的靈魂人物,遶境的出發與結束都須由班頭主持唱班儀式進行,唱班是清點王爺的兵馬之外,也需要於出陣前吶喊助威,猶如誓師大會。

班頭一一清點兵將。

班頭唱班,發號施令,指示全軍出發或是全軍駐紮。圖為駐紮的唱班儀式。

五年千歲的神轎抵達村莊,每個村莊都會派出壯丁來扛抬神轎,這是每個村莊的權利與義務,因此當神轎抵達村口,兩個村庄就會相互交接,每個村莊的路線都由村長決定,必須要將村內各個家戶都遶到才行,神轎所到之處,信徒紛紛跪下鑽轎腳,十分虔誠。由於鎮安宮轄區廣大,遶境的隊伍分為東西兩線,兩邊各有兩頂神轎遶境,最後會全部抵達輪值庄會合吃中餐,這就是俗稱的吃飯擔。2017年由褒忠鄉新湖村新厝仔聚落負責,全村的人必須要捐獻糯米,並分配各家戶煮食,再運送至飯擔現場提供信徒用餐,歷年來的宣傳之下,吃飯擔吃平安的概念已經深植人心,使得原本純粹提供陣頭與香客食用的飯擔,變成數萬人吃平安的壯觀場面。

擔任輪值的村莊是王爺最後巡視的村莊,該村不必出陣參與遶境,僅負責準備食物的工作,為了體恤輪值庄煮食的辛勞,最後四頂五年千歲的神轎都交由輪值庄扛抬遶境,是上元遶境中是唯一可以讓十二位千歲同時遶境的村莊,可謂是滿滿的福分。

2016年褒忠三村吃飯擔的景況。

遶境結束之後,隊伍徒步返回馬鳴山,此時十四村庄的武館紛紛串連列隊,不分彼此,展現了各村莊的團結一致,為千歲爺隔開一條回宮的寬敞大道,同時鑼鼓齊鳴,氣氛十分震撼,在猛烈的砲火當中,四頂神轎衝入廟埕,由班頭唱班落馬後,將五年千歲迎請入廟內,而各股陣頭也紛紛於廟埕落馬演出後,各自解散返回村庄,為一年一度的上元遶境劃下圓滿的句點。

近幾年信徒常在入廟時準備大量鞭炮迎接千歲爺返宮。

五年千歲神轎以衝刺方式入廟,場面相當刺激。

【推薦閱讀】

平溪天燈節是民俗嗎?由超度到祈福、個人到節慶的孔明燈
當天雷勾動地火|認識歌頌生之慾的臺灣情人節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

黃 偉強

關於作者 黃 偉強

雲林縣東勢厝人。 從小就莫名的對民間信仰感到熱愛。 目前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碩士班。

4 comments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