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能等於八家將嗎?自己的家將自己救

圖文/李佩儒(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無形文化資產組)

8+9這個網路名詞來自於八家將的諧音,由於為了嚇阻鬼魅而誕生的面部彩繪,以及眾多的陣頭禁忌,使將團成為所有陣頭行列中最令人感覺「兇神惡煞」的一群,也是最容易被貼標籤的一群,所以不管什麼類型的廟會活動,只要任何負面消息一出,鄉民們就不加思索地把所有「陣頭人」都歸類在8+9行列裡。久而久之,「八家將」默默地承受所有負面評價黑鍋,被越描越黑,被視為低素質、沒水準甚至是廟會亂象來源;然而,你真的了解什麼是八家將嗎?

八家將是經由開臉(畫臉)、著神服、戴神冠,扮演神將的一種陣頭,其目的在於驅瘟逐疫、捉拿鬼魅、除煞保安、嚇阻鬼魅。在神明出巡過程中,為了不讓鬼魅識破其由人所扮演,故出陣中必須噤口不語,出陣前也必須堅守神明吩咐的紀律(如:吃素、戒女色……)。除了八家將之外,尚有許多塗臉扮演神的神將類陣頭,也堅守上述出陣紀律,但其編制、類型等,與八家將具有相當大的差別,多數人看到畫臉陣頭,皆以八家將稱呼之,例如官將首與八將團皆不是八家將,多數民眾見之往往稱其為八家將。

人們習慣以八家將稱呼所有塗臉扮神類神將陣,其原因是八家將為塗臉扮神類神將裡發展最蓬勃的一支。

在傳統社會裡,有八家將陣的廟宇,通常就是村莊男丁聚集的地方,農閒的時候,到廟口操演家將陣法,一方面可以學習武術強身、二方面能夠凝聚村莊的向心力,等待遶境時日的到來,必須是身段矯健並品行優良的人,才得以為神服務,裝家將與神一同出巡遶境,亦是各家男丁的榮譽。具有家將文化薰陶的區域,可見信徒對於家將神的景仰,家將陣所到之處,可見民眾虔誠等待將爺收驚改運,或邀請家將入家門清厝、加持厝體的畫面。

民眾雙手合十等待西港吉善堂八家將前來收驚

東港同安堂八家將位民眾收驚改運

民宅邀請高雄地嶽殿吉勝堂八家將加持厝體

佳里吉和堂八家將特地為身體不適的民眾加持改運

佳里佛天宮八家將,方大神降駕,幫民眾舒緩病痛。

在許多信徒心中,他們所認定的家將團,不僅是陣頭或表演藝術,將爺公到來,象徵著神明親臨現場,掃災納福;家將陣具象地增強神明神威,透過儀式來安定、療癒無助的人心。然而,時代變遷使得家將生態發生了一些變化,例如:少子化衝擊,使練將男丁漸漸漸少;在工商業社會發展趨勢下,越來越多娛樂活動,使多數青年不願意學習參與陣頭,老將團因此無法傳承,為神服務的義務性將團,便漸漸由職業將團所取代。

【編輯室】:職業陣頭專指營運陣頭表演的職業團體或個人,其營業項目可能同時包括多項內容,常見如:鼓陣、電子藝閣、官將首、家將、大仙偶(神將)、舞龍、舞獅、轎班或是轎前吹等等。職業團體的出現與臺灣社會型態轉變有關,以線性史觀來看,各陣頭是農業生活重要的團練民防、社群聚會或娛樂休閒的管道,進入工商社會,人們不再有空閒時間可以參與其中,但又為要應付廟會慶祭需求,於是職業陣頭應然而生。但事實上,陣頭、廟會與地方發展歷程並非全然都是如此線性變化,傳統社會當中,某些具有特殊表演藝術,或是特殊技能之陣頭,原就是屬於職業團體才有辦法營運的範疇,無論是職業陣頭、業餘子弟,或本來就屬於多年一次才籌組訓練型的陣頭發展,都是同時存在於社會。也就是說,線性發展歷程提供我們簡易快速地理解陣頭變遷的脈絡,進入工商社會的臺灣,確實導致許多子弟性質或地方社會性質的陣頭沒落與改變,也因此誕生更多職業陣頭營運,但職業性質與業餘性質之間,本身並沒有絕對二分;甚至職業陣頭經營,本身也有業餘成員。當前職業陣頭生態,素質參差不齊,導致在既定印象中,容易將職業團體視為陣頭變質的負面印象,但可別忘了,職業團體絕非現在才出現,許多傳統將團,在早期社會概念當中也應屬「職業」,只是聘請方式與今日不同。

多數職業團體為優良藝陣團隊,但少數職業將團不像傳統將團有嚴謹規範的戒律與禁忌,甚至經常出現結合犯罪集團,利用廟會組織吸收年輕人犯罪牟利。只是,縱然職業團體是為了牟利而組織社團,但有時犯罪內容根本與八家將一點關係也沒有,僅是因為不法集團同時是八家將團,就被媒體刻意寫入報導中,長期累積下來,使大眾容易有八家將等於犯罪集團的錯覺,甚至視為社會亂源。

延伸閱讀:東港神將團,有什麼規矩與禁忌?

 

其實,媒體報導經常有誤,比如將轎班團當作家將團,2015年08月18日中國時報記者張朝欣報導:「…「聯〇社」少年轎班會陣頭,入侵校園吸收10餘名國、高中中輟生為小弟,遇糾紛即持鯊魚劍、釘棍等八家將法器暴力相向,橫行鄉里…」。上述報導中的鯊魚劍、釘棍等,皆非八家將所使用的法器,轎班會與八家將陣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種團體,轎班會組織比較容易,成員也更為多元,甚至不需常態訓練,完全不能等同以視。此類誤導層出不窮,導致社會大眾對於八家將團的觀感不良,因此8+9也漸漸成為戲稱八家將或陣頭的網路用語。

在一片罵聲與刻板印象中,終於有記者願意了解傳統八家將文化,並為其執筆報導「別再喊8+9了,這群八家將的學歷嚇死你」(2017年02月06日蘋果動新聞)。只是,聳動標題往往忽略了家將團背後的現實情境,高學歷其實是許多家將團的常態。缺乏脈絡對話的結果,便造成許多人將焦點放在「高學歷」上,因而產生高學歷不等於高素質的輿論。我們可以理解,這樣的標題一來是為了顛覆大家對八家將多是中輟生與不良少年的觀感,二來亦成功創造超高點閱率,若記者平鋪直敘的書寫標題,可能不會有那麼多人願意閱讀,進而吸引更多關注家將文化的朋友反思陣頭生態。

為挽救長期被負面評價所包圍的八家將印象,吉和堂打出了「自己的文化自己救」口號,除了每位扮將人員在出陣時嚴格尊守紀律與禁忌之外,並在二月五日於佳里金唐殿舉辦家將日,推廣傳統家將文化。當日,吉和堂除了現場操演陣法,亦請來麻豆派系的朱濟堂八家將前來共襄盛舉,在兩陣家將操演陣法之時,詳細解說派系差別與陣法意義;除此之外,現場也展示吉和堂百年文物、教導民眾彩繪臉譜,與家將草鞋試穿的體驗活動。

朱濟堂八家將與吉和堂八家將接陣儀式

吉和堂操演罕見的雙龍拜塔陣

家將日的臉譜彩繪活動與文物展

吉和堂用各種方式找回社會對八家將團的尊敬,不但堅守傳統、嚴以律己也籌辦文化活動來推廣家將文化,試圖救回失落的傳統。這樣的用心,可以說無關乎學歷高低,也不需要文憑證明,更不是受過高等教育就能做到。不過,對自身文化傳統的使命感與責任感,則是一種高素質信仰心靈的表現。試想若多數家將館都能擁有這樣堅守文化傳統的心態,或許家將文化就有機會得到振興,回到家將受人尊敬的美好年代。屆時8+9這個名詞,代表的就不是逞兇鬥狠的義氣,而是神人之間的珍貴誼情了。

(本文同步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

李 佩儒

關於作者 李 佩儒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就讀中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