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質民俗會議專輯】府城粧佛業的發展小史

謝奇峰(知名文史工作者、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碩士生)

「工藝」代表一個時代的文化內涵與文明深度與廣度,是源自於人類生活上的實務需求,顯示著每個族群的經濟基礎、社會習俗和自然環境的狀況,進而反映出住民的生活態度、理想願景、祈福解厄等心理意識,工藝美術所代表是民族文明之蘊涵,每個地區和族群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工藝文化,是非常珍貴的文化資產。

臺南市是臺灣最早開發的城市,曾是臺灣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追溯歷史從荷蘭時期,經明鄭時期、清領時期都以臺南府城為中心,再向外發展,從不同祖籍地渡海來臺的居民,以原鄉神明建立廟宇及祭祀圈,發展街境組織,建構出以漢人為主的群體社會,府城舊城區內廟宇林立,皆歷史悠久、人文薈萃,其中蘊藏豐富運用木雕、刺繡、彩繪、剪黏、泥塑、錫器及交趾陶等技藝所製出的傳統藝術作品,包括碑碣、匾額等,及各式宗教科儀的祀神用品,如神佛像、神轎、供桌等。

祀典大天后宮鎮殿天上聖母塑像慈祥豐腴雍容華貴

「一府、二鹿、三艋舺」,意指臺灣開發史中先後開港的三大城市。開港的繁榮,吸引著郊商的聚集與不同祖籍地渡海來臺的居民,商賈逐漸增多,商店民宅櫛比林立,以原鄉神明建立起廟宇及祭祀圈,街境與廟宇建構出以漢人為主的群體社會,於是臺灣政治、經濟、地域由南往北逐漸發展開來。

明清以降大量的移民潮也把原鄉的信仰與民間工藝攜入臺灣。隨著移民的社會動盪不安到經濟穩定和在臺灣的拓展安定下來,人民對宗教信仰的心靈依賴與需求日增,會從原鄉聘請匠師來臺雕刻一般用品與建廟和粧塑神佛像,由於他們來自於大陸,後人稱之為「唐山師」,其中有些應聘至臺灣工作,工作結束後立即返回「唐山」,也有些就在臺灣定居下來。兩者都留下各種雕刻成品,皆承襲了閩粵的風格,亦開展了技藝支系的綿延。因此,臺灣目前的雕刻藝師,幾乎全部都來自於福建的漳州、泉州、福州後裔,或追溯其祖師,大多來自這三個地方,神像尺寸都不大,落在佛尺6~8吋。

到了日治時期,粧佛工藝在泉州、福州兩派的穩固拓展中到達高峰,在日統治期間實施的現代美術教育與西方美學的薰陶,開啟了臺灣藝術教育環境,融入西方美學的概念,一代大師黃土水的作品「釋迦出山像」,便在此時崛起,對臺灣傳統神像雕刻界造成深遠的影響,促使國內匠師開始思考溶入自己的思維與想法,逐漸本土化,勇於創作自己的作品。

從日治昭和9年(1934)《臺南市商工案內》記載之佛像製造業共有7家粧佛店,分別是佛西國、承西國、西方國、來佛國、西佛國、小靈山(以上屬泉州派)、人樂軒(屬福州派),七家裡佔有六家是泉州派,只有一家是福州派,當初的版圖幾乎都是泉州派的天下,泉州派的師徒傳襲方式,都是父子相傳,作工講究慢工出細活,單價較昂貴,以家族企業方式來經營,相當的保守。

西佛國88歲的蔡天民老師傅仍在工作,他是泉州派粧佛工藝技術保存者

歷經70年的歲月流逝,加上時代的進步,後代子孫如沒有興趣與意願繼續承接下來,都面臨到後繼無人的問題。相對福州派的粧佛店,雖然當時只有一家,但師徒傳襲方式採用開放普傳,價格平實,講究交貨迅速,徒弟學成之後就出來創業,一批批藝師在府城開店或往南部去發展分枝散葉,一時蔚為風潮,粧佛派系的工藝版圖逐漸逆轉,目前泉州派的佛店已所存無幾,福州派的佛店則分佈各地。

▍臺南本土派的誕生──閣派──金芳閣

金芳閣之陳金永(1934-1997,又名金泳,漳州人),原為台南市知名的糊紙師傅,以作工精巧細緻聞名全國,尤擅彩繪與用色,後轉行粧佛業,綜合泉州福州二派之優點,再自我摸索與磨練並重皮面的裝飾與彩繪,廣招門徒,逐漸在台南市闖出名號,並傳習許多徒弟而自成一派「閣派」。於民國六十六年就有裡面的藝師曾應飛(首位)出去開業,金泳師還都幫他取店號為「唐華閣」,陸續有鄭賢仁的「唐賢閣」、黃德勝創立的「唐興閣」、關廟張營開的「唐峰閣」、郭文吉的「唐南閣」、承接師父招牌「金芳閣」的錢炳堯、許文明的「金明閣」、永康陳世偉的「金唐閣」、蔡明宗的「唐岳閣」、杜牧河的「喜灣雕塑」由於作工精美品相極佳,頗獲好評,「閣派」神像雕刻也在府城的粧佛業佔有一席之地。

首席弟子黃德勝藝師,1955年出生於安平王城西,小時候就對美術方面有興趣,1968年國小畢業後就被父母帶入「金芳閣」糊紙店,追隨陳金泳師傅學習糊紙技藝,後來師傅感於自己花心思的作品,無法保存下來,實感可惜,遂轉行作粧佛雕刻,他也追隨老師一起學習成長,並融合泉州福州二派之特色,而成為屬於自己台南的一派。目前杜牧河藝師與黃德勝藝師都屬閣派系統,皆被登錄為市定傳統藝術保存者。

臺南閣派祖師爺陳金泳

自民國76年底,政府解除長達38年的「戒嚴令」,開放大陸探親,兩岸交流重新開始,由於國內所得與藝師工資逐漸提高,中國挾著低廉的工資與物料成本,許多生意基於價差與成本的考量,吸引國內的業者往大陸方面發展與進口,也讓靠密集勞力生產的傳統工藝受到相當嚴重的打擊。

目前臺南粧佛業市場也受到區分,競爭激烈的民權路一段的粧佛街一帶,神像單價普遍不高,變成臺灣與中國的神像兩種一起陳列,要單價便宜的就選大陸貨,要好一點的就以臺灣的工藝來做,也有折衷的方案,為節省材料的成本,引進大陸的粗坯,再施以臺灣的細坯工藝,加上臺南人對於宗教類之器物與神像之講究與要求,要求客製化與品質較好的,講究臺灣工藝的也不在少數,在臺南市場神像單價較高的業者,神像的藝術性都屬高水準的,他們的生意也都很好,代表人物如啟村雕塑的陳啟村、喜灣雕塑的杜牧河、唐興閣的黃德勝、金唐閣陳世偉、輝寶軒的林秋銘、唐岳閣蔡明宗……等。目前舊台南市約有40家的粧佛店,約有100人以此為業,消費市場卻呈現金字塔型的消費型態,藝術水準在中上層級的藝師都應接不暇。

【廣告】歡迎報名參加「物質民俗與產業:臺灣當代民俗文化發展學術研討會」

從2006年起網路傳播的力量(從部落格到臉書),造就了本土藝術作品重新的受到重視,藝師的作品透過網路迅速的傳播,吸引了全省各地宮廟神壇與新世代的年輕人的目光,造就一些傳統藝術業重現生機,像粧佛、泥塑、刺繡、銀器、紙帽、神轎神椅等木作、鑲嵌鑼鈿(茄苳入石柳)、剪粘、彩繪等類,再加上政府對文化資產的重視,像目前臺南市的工藝師中,目前已有王永川(神轎製作)、許漢珍(廟宇大木)、潘岳雄(彩繪)、蔡天民(粧佛)、林貞鐃(粧佛)、黃德勝(粧佛)、陳南陽(茄苳入石柳)、陳啟村(木工藝)、廖慶章(彩繪)、杜牧河(泥塑)、陳三火(剪粘)、嚴訓祥(繡黼)、王蘭貞(繡黼)、洪銘宏(糊紙)、高啟舜(神明紙帽)、郭春福(銀帽)等藝師被臺南市政府肯定,登錄為傳統工藝美術類保存者。台灣很多指標性的工藝師都在台南,台南保存了很多傳統工藝最完整的工序與技術,且在傳統中不斷的再求精進與創新,成為台灣傳統工藝的精品重鎮。

喜灣雕塑-杜牧河神像彩繪

神像收藏化,神像被當成藝術品來收藏並奉祀祭拜,是台南地區這10餘年來當代粧佛工藝的一種趨勢,代表藝師的工藝價值被消費市場的肯定,由於屬於客製化的東西無法量產,消費者需多發一些時間來等待,台南區一些名家作品,動輒要排上5年以上的時間才能交貨,是時有所聞,價錢費用也逐漸水漲船高,也讓工藝師更精進於本業,能多發一些心思在藝能上的琢磨與提升。神像是屬傳世之用,有好作品消費者也甘願等待。

(本文摘引自謝奇峰〈府城粧佛業的現況與發展〉,非完稿,原文預將發表於「物質民俗與產業:當代民俗文化發展學術研討會」(2017/5/20-21@靜宜大學),如有學術引用需求請見出版全文。)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