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質民俗會議專輯】民俗作為十二年國教素養導向課程的未來可能

高麗珍(臺灣師大僑生先修部副教授)
▍觀其所感

春天,是《周易‧咸卦》所謂的「天地感而萬物化生」的季節。在這樣的時節,應主辦單位邀請來談「民俗作為十二年國教素養導向課程的未來可能」,是適逢其時的。

開始動筆撰文的四月十九日,恰好是農曆三月二十三日媽祖聖誕。當天正午時分,我在臺師大林口校區辦公室,透過同事分享的網頁,看到在斗六市「贊境」的白沙屯拱天宮三媽祖駕臨我的母校─斗六市鎮東國小,看到神轎登上川堂駐駕那一幕,不由得熱淚盈眶。午後三時,透過家人傳來的訊息,再度看到白沙媽駐駕於家翁獻地、眾人籌建的鎮東進興宮,不僅給學習階段的進興宮委員帶來了成長的能量,也深深震撼了遠在異鄉的我。……

事實上,今年開春以來,將民俗納入社會領域課綱的夙願漸漸成型,個人生活周遭「神遇」不斷,感動連連!看到媽祖婆駕臨童年時期的「啟蒙搖籃」,又駐駕於長成後的「修行場域」,對於個人內在的震撼,那份「狂喜」(ecstasy)是筆墨難以形容的!於是,乘著這份感動撰寫本文,期能拋磚引玉,轉化「天地感而萬物化生」的能量於未來課程,使民俗教育的紮根,持恆長久!

靜宜大學王勳文化祭每年由學生組成轎班,迎請鄰近社區寺廟進入校園巡安,圖為走大轎。

▍民俗即日常生活的實踐

民俗(folklore)是異質多元的文化體系,普羅大眾的日常。換言之,日常生活是孕育民俗的能量場;惟有透過生活實踐,民俗課程方得以紮根茁壯。

但不可否認的是,西方科學迷思下的教育場域,充斥著去脈絡化的刻版知識,考試與分數競逐的功利洪流,不僅將民俗邊緣化,甚至汙名化。儘管解嚴前後,「本土化」運動登場,在語言、社會、文化以及藝能教育領域,重新注入在地文化素材,但長期被「洗腦」的社會大眾,尤其是「精英階層」,卻難免以歧視的眼光看待民俗文化,遑論珍視其精神與物質層面。

十二年國教所要發展的,是有主體意識的課程,當然必須讓「教學主體」(老師、學生和家長)走出虛幻的競逐想像,紮根於生活情境與社會文化脈絡。因此,以民俗做為素養導向課程的底蘊,其內涵不只必須溯及古今,更要兼顧非物質民俗與物質民俗的相輔相成。其中,非物質民俗的內容包含:方言、神話、民間傳說、故事、童話、諺語、繞口令、民謠、史詩、傳奇等口傳文學;婚喪喜慶、迷信、禁忌、遊戲、民間舞蹈、民俗音樂所共構的慶典儀式;宗教、占卜、巫術、禁忌以及民俗療法等民俗文化傳承。物質性的民俗,除了具體而微地展現於飲食、服飾、生計以及生活器物之外,更表現於民居、寺廟建築、工藝美術、祭祀用的法器等。

尤其身處異質多元的全球化時代,教學工作者與終身學習者必須走出相對封閉的教學情境,重新解讀宗教與年節祭祀活動,探討其內在蘊意為何?省思族群如何借助祭祀活動彰顯族群標記?甚至探究華人文化圈普遍存在的大型廟會活動,理解如何借助廟會嘉年華的「文化展演」以形塑地域社會?或帶動社群整合?甚至理解金、香、炮、燭、鮮花、供品等宗教產業鏈如何發展?理解其與跨國的社會文化脈絡有何關聯?……

【廣告】關於金香產業議題,歡迎報名參加「物質民俗與產業:臺灣當代民俗文化發展學術研討會」

▍十二年國教總綱的基本精神為何?

讓我們來談談十二年國教最具有代表性的詞彙─「核心素養」。

什麼是「素養」?根據蔡清田(2014)《國民核心素養:十二年國教課程改革的DNA》一書,「素養」兼具competence & literacy兩個字詞的意涵。指的是:一個人經由教育的歷程所學得的知識(knowledge)、能力(ability)以及態度(attitude),並且能夠積極回應個人或社會需求的整體狀態。換句話說,素養不是以分數、等第來呈現,而是藉由學習者的氣質內涵與行動力來展現的。十二年國教所標榜的「核心素養」,是指「個人為適應現在生活,面對未來挑戰,所應具備的知識、能力與態度」;不只是以學科知識以及技能的學習為目標,更著重學習與生活的結合,是實踐力行與全人發展的總體呈現(范信賢,2015)。

「核心素養」的「核心」意涵在於「培養以人為本的終身學習者」;素養導向課程以「自發」、「互動」、「共好」為基本理念,或可以「三面九項」的「核心素養的滾動圓輪意象」來理解未來教育目標(圖1)(教育部,2014):

圖1 核心素養的滾動圓輪意象(教育部,2014)

其一,「自主行動」方面,包含「身心素質與自我精進」、「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規劃執行與創新應變」三大項目;

其二,「溝通互動」方面,包含「符號運用與溝通表達」、「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藝術涵養與美感素養」三大項目;

其三,「社會參與」方面,包含「道德實踐與公民意識」、「人際關係與團隊合作」、「多元文化與國際理解」三大項目。

上述「三面九項」的核心素養,必須透過日常週而復始的行動實踐,紮根於生活情境。

▍民俗課程如何轉化實踐於體制教育?

民俗課程如何轉化實踐於體制教育?如何落實課堂操作?這當然不是短時間以及有限篇幅所能夠說清楚、講明白的簡答題。尤其是在當前,課綱尚未通過實施,過多的文字堆疊或者臆測,並不適切。

為能聚焦未來課程的研發,容我轉貼國教院范信賢副研究員(2015)專文中的概念圖示,引導大家進一步思考如下提問。

(一)民俗素材如何融入各學習領域,轉化成為學習內容?

圖2 從核心素養到學習重點的轉化發展歷程(國教院,2014;范信賢,2015)

(二)如何激發教學主體對生活情境的覺察省思,深化民俗教育知能?

圖3 以覺察省思統整「學習重點」的課程發展意象(柯華葳2015;范信賢,2015)

▍以上只是「開場白」,我們問題才剛剛開始……

以上的問題,充其量只是一段開場白。

在此時此刻丟出「大哉問」,我想,除了是對我自己以及向在座各位發問之外,也是在對國教體制下各級學校的教育工作者提問。

當然,我們還可以繼續提問、集思廣益,以激盪民俗教育的無限可能。……

(本文摘引自高麗珍〈民俗作為十二年國教素養導向課程的未來可能〉,非完稿,原文預將發表於「物質民俗與產業:當代民俗文化發展學術研討會」(2017/5/20-21@靜宜大學),如有學術引用需求請見出版全文。)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