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屈原的端午節故事:由傳說看台灣民間社會的端午思維

文/蔡承甫(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生)

在我們這個世代,從幼稚園開始每到端午節,總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聽到愛國詩人屈原直諫遭貶、最後滿腹抑鬱跳入汨羅江自盡,當時的人感念他的精忠,將粽子投入江底,希望魚龍水族不要啃食他的屍體……最後他甚至成為了水神,掌管水域等等故事。在我們的教育裡,這樣的說法,似乎標準化了端午節,而這個節日跟粽子與屈原也永遠分不開。

民俗亂彈端午系列文章:
你所不知道的臺灣五月節水陸行事
道教逐瘟與端午競渡的斂毒習俗
五日節的藥草和香包
五虎崗上迎神靖氛:淡水大拜拜

 

但是在台灣,老一輩人對端午節的想像裡,其實是沒有屈原的。包粽子也無關乎這位偉大情操的詩人,而是與唐朝的一場「黃巢造反」有著密切的關聯。這個故事聽自我的外婆。據她口述,這個故事又來自她的長輩以及看野台戲經驗。後來我也聽過幾個長輩口述,也許屈原與汨羅江真的太遙遠,遙遠到不曾存在於他們的腦海中。要說這個故事,就要從「目連救母」說起。

佛教水陸畫中目連救母(張靖委攝)

▋目連、黃巢、大屠殺

相傳目連的母親本來非常信仰佛教,一生持齋念佛。有一天她忽然生了一場大病,目連的舅舅聽說狗肉可以治療,於是哄騙目連的母親喝下這碗狗肉湯。結果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最後就死掉了。因為她吃了葷,而且還是吃了有著重罪的狗肉,因此死後就被關在地獄受苦。

目連很早就出家修行,且功力高深。一天他用神通看見自己的母親在地獄受苦,於是來到地府要救母親。但是地獄城門嚴峻,哪裡能那麼容易攻破?這時候閻羅王告訴目連,只要能跟西天佛祖借到金錫杖,就能打開地獄門,救出他的母親。目連費了千辛萬苦終於借回錫杖,來到鬼門關前猛力一震,高大的城門瞬間崩毀,他很快救出自己的母親,但城內的所有罪魂也通通都跑出來了。

和尚化身目連破地獄(蔡承甫攝)

閻羅王告訴目連,他必須為這件事情負責,因此要他投胎到人間做一個叫「黃巢」的人,並囑咐他要殺滿不小心放出去的鬼,讓他們都重回地府才可以。他將殺的第一個人,是一個老和尚。

因為這樣的緣故,目連投胎做人間的黃巢,從小就孤苦無依,過著流浪的生活,一直遇到一個老和尚好心收留,才讓他的生活漸得安頓。但是他沒有忘記自己到人間殺人的任務。到了成年,他告訴老和尚自己的身世,並且對老和尚說:「我要到人間造反殺人,而且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你。但是你對我很好,你跑去躲起來,我不殺你。」那天早上,黃巢拿了他的劍,準備大開殺戒,往樹林中的一棵大樹一砍,不料樹幹流出鮮血,原來老和尚躲在這棵大樹的樹洞中。至此黃巢知道天命難為,於是大肆殺閥。

一年5月,黃巢大軍來到一個村口,看見一位婦人手上牽著一個小孩,肩上也背著一個。手上牽的年齡比較小,背上的卻是年齡比較大的。黃巢非常疑惑,婦人告訴黃巢:「連年戰亂,我的兄嫂皆被流寇殺害,留下年幼小孩。肩上的是我兄嫂的,手牽的是我自己的。他們都死了,我一定要保護好他們的小孩。我自己的孩子要是遭受不幸,還可以再生。」黃巢聽了大為感動,便告訴這名婦人自己的身份,說明天即將要屠殺他們的村莊,要她摘榕樹葉插於門上,明天便不殺他們一家。

婦人回到家依照黃巢指示在門上插榕枝,鄰居看到後問起因由,婦人也如實以告,結果全村都如法炮製。這下,黃巢無法判定哪戶家人是那個婦人,最後全村都逃過被屠殺的命運。黃巢大軍離開後,全村歡天喜地,就綁粽子慶祝。而插青與綁粽子的傳統就這樣流傳下來。

端午插青於門上(張靖委攝)

▋屈原想像,其實是不同於本土風俗的建構

後來,我聽過幾個老人講述這個故事,雖然細節有些許差異,但架構卻是一樣的。關於屈原,他們一無所知,但對於逃避黃巢的戰亂卻是津津樂道。

延伸閱讀:別再救屈原——官方民族主義的龍舟還要賽多久?

這個故事裡,目連救母不僅只與7月的蘭盆盛會有關,貫穿前世今生的事件,使黃巢造反所帶來的屠殺成為一種彌補過錯的措施。「插青」於門上作為一種逃生記號,綁粽子則是為了慶祝死裡逃生。這樣的端午傳說沒有屈原,沒有汨羅江,沒有祭奠愛國詩人的偉大情懷,災後重生的喜悅,才是這個故事的核心價值。我想,祭奠偉大的愛國詩人真的太遙遠,逃離現世的災難,也許更符合庶民的期待。

我們的教育一再提到屈原的重要。最後,他的那偉大的愛國情操早就掩蓋過端午節的意義。先秦一個抑鬱難伸文人的自盡,真的與我們過的節日有那麼大的關聯嗎?還是教育使我們不知不覺的遺忘了本來先民對端午節的想像?兩個世代,卻有對端午節完全不同的認識。當端午節吃粽子時,除了千篇一律的遙想偉大的屈原外,是否應該了解一下,台灣民間故事中沒有屈原的端午節。

延伸閱讀:除了戰南北,你知道粽的儀式功能與各地端午飲食習俗嗎?
(本文同步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25 comments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