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邪天師、執劍福來:鍾馗符畫與端午節

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兼媽祖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絕大多數人可能都聽過鍾馗擅長抓鬼,但是知道鍾馗也與端午節有密切關係嗎?

鍾馗抓鬼最有名的事蹟是他在夢中解救唐玄宗的故事。據說唐明皇因為染上瘧疾,病中有一夜夢見有大、小二鬼在他的寢殿追逐,小鬼四處跳躍,終究被大鬼抓住且吞食。唐玄宗問這大鬼是誰,才知道他叫鍾馗,是來保護唐玄宗的。唐玄宗醒來之後,瘧疾就不藥而癒。後來他召來畫家吳道子,對他敘述夢中鍾馗的長相,吳道子便畫了一幅鍾馗進呈。因為吳道子的畫藝精湛,畫像肖似夢中人。唐玄宗看到之後,久久凝視不語,然後才感嘆道:「簡直像是你跟我一起在夢中看見一樣啊,怎麼會畫得這麼像呢!」因為是鍾馗為唐玄宗趕走了小鬼,病才好的,所以皇上下令畫工再多畫幾張鍾馗的畫像,頒贈給各個大臣,以便在歲末張貼驅鬼。

這雖然是則傳說,然而歲末朝廷頒贈大臣鍾馗畫像一事,自唐代以下均史有明證。而原本由朝廷頒贈大臣的鍾馗畫像,因為在民間相沿成俗,需求量增加,而有了鐫刻版刷印鍾馗版畫的出現。

民俗亂彈端午系列文章:
五虎崗上迎神靖氛:淡水大拜拜
你所不知道的臺灣五月節水陸行事
五日節的藥草和香包
道教逐瘟與端午競渡的斂毒習俗
一個沒有屈原的端午節故事:由傳說看台灣民間社會的端午思維

 

所以鍾馗到底長什麼模樣呢?吳道子畫的鍾馗,儘管傳說中酷肖鍾馗本人,畢竟除了唐玄宗,沒有人見過,也遺憾未曾傳世。然而鍾馗畫因為與歲末驅邪的習俗結合,形成一種傳統。雖然後來分流成了文人畫鍾馗(主要為卷軸型式)及民間版畫鍾馗(年年張貼替換的版畫)兩種形式,鍾馗的形象仍然呈現了某種程度的一致性,就是頭戴判官帽、虯髯、圓睜怒目,足資驅邪抓鬼的恐怖猙獰貌。

河南朱仙鎮版畫「馗頭」

或許因為歲末連著新年,驅邪用的鍾馗圖也逐漸沾染了過年的喜氣。明憲宗曾繪有一幅〈柏杮如意〉鍾馗圖,其中鍾馗手持如意,圓睜雙目盯著迎面飛來的蝙蝠,隨侍的鬼童雙手捧盤,盤中裝有柏葉及杮子,寓意「只見福(蝠)來」、「百事如意」。

柏杮如意

蝙蝠與鍾馗是常見的鍾馗畫組合,尤其是在民間版畫中。據清代章回小說《鍾馗斬鬼傳》的情節,跟隨鍾馗的蝙蝠,原係奈何橋上的一個小鬼,為跟隨鍾馗斬盡人間妖魔,所以化成一隻蝙蝠,凡某處有鬼,蝙蝠就會帶領鍾馗前去斬除。然而這除惡的功能,在圖象中卻被賦予了積極趨吉的含意,鍾馗執劍怒目瞪視蝙蝠,寓意為「恨福來遲」、「執劍(只見)福來」。

大約在明末清初這一段期間,原本在歲末懸掛或張貼鍾馗圖的習俗,發生了一點變化。因為鍾馗抓鬼的功能與端午驅邪的節日意義相符合,漸漸的就有人同時在歲末及五月端午都掛鍾馗畫。與端午結合後的鍾馗圖象因此產生了新的圖象元素。例如,較精緻的文人鍾馗畫中為了突顯出端午的時令,伴隨鍾馗出現的除了小鬼外,還會有當令的粽子和石榴花、葵花、艾葉、菖蒲等等景物的細節。例如任伯年的「簪花鍾馗」,鍾馗頭上簪的是當令的石榴花,華喦的「午日鍾馗」圖,鍾馗閒坐賞錦葵,身後几上則有粽子和其他果物。

相對的,民間一年一換的午日鍾馗版畫側重的就未必是這些賞心悅目的景物,而是鍾馗應有的驅邪殺鬼功能。鍾馗殺鬼,常見的武器是七星劍,例如底下這幅安徽蕪湖的「鎮宅神判」很生動的顯示鍾馗持七星劍毫不留情的殺鬼。

鎮宅神判

端午抓鬼殺鬼,原本卻不是鍾馗的任務,因為早在宋代就有端午節要懸掛張天師畫驅邪的習俗,午日鍾馗畫的出現,或為此一習俗的變異。自圖象中可以觀察到鍾馗的形象與張天師之間的界限日益模糊, 而出現了鍾馗也用五雷符、用印、鎮五毒的年畫。 清人富察敦崇《燕京歲時記·天師符》記載:「每至端陽,市肆間用尺幅黃紙,蓋以朱印,或繪畫天師、鍾馗之像,或繪畫五毒符咒之形,懸而售之,都人士爭相購買,粘之中門,以避祟惡。」所謂五毒符咒,就是圖繪五種毒蟲(五毒的種類依各地生態而有部分差異),在端午期間張貼,用來防治毒蟲,五毒符可以獨立存在,但也經常搭配不同人物的構圖。

五福鍾馗

上方這幅桃花塢的五福鍾馗,以五隻蝙蝠代表五福,鍾馗持劍殺鬼,腳下有蟾蜍、蝎子、壁虎、蛇及蜘蛛等五種毒蟲。畫面兼具趨吉避凶的含義,正如兩方印文所云:靈符鎮宅、驅邪降福。

而鍾馗與張天師的形象融合,又可以下方這幅湖北襄陽老河口的鍾馗畫來說明。畫上題名雖然是鍾馗,但主角頭戴道冠,非判官帽,右手捏訣,左手持勅令印,騎虎踏五毒,實為張天師之特徵。民間又有「天師鍾馗」的稱號,也反映了這種形象融合的結果。

老河口鍾馗圖

又如以下這幅「鎮宅神判」則雖然造型是鍾馗持劍,但卻搭配有張天師的五雷鼓及五雷令符。

鎮宅神判-天師鼓令符

為了使鍾馗畫更有驅邪的效力,在畫上蓋印可以增加它的威信。印文除了常見的「靈符鎮宅、驅邪降福」兩句外,另有一種蓋官印的鍾馗圖,也被視為驅邪具有特別效應。因為有一種傳說認為鍾馗是河南靈寶人(一說安徽靈璧),所以鍾馗圖若蓋上靈寶縣的縣印就特別具有驅鬼效力,價格也賣得特別好。在俄國宗教歷史博物館中,就藏有這種蓋有官印的鍾馗圖,畫面上方的印文,以滿漢文並列「靈寶縣印」四個字。

俄羅斯典藏鍾馗圖局部-靈寶縣印

你想要收集俄羅斯宗教歷史博物館典藏的木版年畫與端午鍾馗圖嗎?

訂購連結:博客來讀冊生活金石堂網路書店三民網路書店

 

另一種據說可以增加鍾馗圖靈力的作法是以硃砂紅繪製鍾馗圖,稱為「硃砂判」。硃砂是古代道士煉丹時所用的材料,也是書符、開光儀式必備的朱筆點染原料,以硃砂紅色畫的鍾馗圖因此也被視為具有較強的靈力。清代以降,許多畫家若非以硃砂畫鍾馗,就是令鍾馗著紅色袍服,下方二幅就是近代畫家溥心畬擅長畫的兩種硃砂判。

鍾馗圖兼具趨吉避凶的功能,使得它的內容及性質有很大發展的彈性空間。除了端午節功能性的驅邪鍾馗圖,另外一種民間版畫或許不常見,但卻廣為人知的題材就是所謂的「鍾馗嫁妹」。鍾馗嫁妹的圖式都有侍奉鍾馗的許多小鬼,行旅道上為鍾馗的小妹抬各色嫁妝,構圖極為活潑有趣。然而所謂的「嫁妹」更可能是「嫁魅」,即將對人們有害的妖魅轉嫁至第三者,再將被轉嫁的人或事物押送出境,以保境內平安。以訛傳訛的結果,發展出鍾馗將妹妹嫁給杜平的故事。這種圖式己淡化了鍾馗圖的驅邪性質,轉而成為熱鬧歡慶的黑色喜劇。

傳元·王振鵬「鍾馗送嫁」局部(全圖請點選圖片連結)

台北大龍峒保安宮有一面潘麗水畫的「鍾馗迎妹回娘家」,描繪的是鍾馗小妹在鬼僕的簇擁下携子歸寧,則又是將「鍾馗嫁妹」再作一次意義轉化,更加重喜慶意味的作品。

台北保安宮鍾馗迎妹回娘家(郭喜斌提供)

細心的讀者應會發現,原本要被鍾馗殲滅的小鬼,怎麼搖身一變成了鍾馗的僮僕?這道理卻不難明白,因為怕被鍾馗殺了,所以小鬼們會百般討好鍾馗,侍候他,滿足他的需求。所以另有一種「戲鍾馗」的圖式,其中鍾馗或與小鬼對奕、或是小鬼以百戲樂舞娛樂鍾馗,也有調皮的小鬼們趁著鍾馗醉酒時,暗暗的捉弄他等等內容。這些圖式雖則娛樂性高,卻與原初鍾馗畫驅邪的儀式功能相去甚遠了。

在台灣,端午驅邪用的鍾馗民俗畫雖然不曾聽聞,但鍾馗抓鬼的功能則存於除煞的「跳鍾馗」儀式中。過去因為恐懼被煞鬼沖剋,「跳鍾馗」時一般禁止閒雜人等旁觀,尤其是婦女小孩。近年來則因為民俗觀光化的風氣影響,凶煞的氣氛一直被淡化,許多「跳鍾馗」的儀式不但不清場,台下還萬頭鑽動,熱鬧滾滾,已成了一種觀光化的表演。

沒有鬼可抓,沒有人怕他的鍾馗,恐怕也只能探甕藉酒消愁了。

沒有鬼可抓,沒有人怕他的鍾馗,恐怕也只能探甕藉酒消愁了。

(本文同步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

楊玉君

關於作者 楊玉君

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 中正大學媽祖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民俗亂彈編輯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