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慰人心:糊紙民俗與民間信仰的深層世界

圖文/吳碧惠(民俗工作者)

民俗與信仰經常是人們面對困境搏鬥時的心理需求與心得結晶,其中象徵意義往往藉著符號、圖像或實體來具體呈現,表達祈求、感恩心意,並運用儀式、符籙、咒語、火化等轉化機制和天地神鬼溝通,糊紙物件即是當中所使用的一項充滿象徵意義的具體中介物。

「糊紙」在台灣又有稱為紙紮,絕大多數師傅以「糊紙」指稱,葬儀社多用「紙紮」來稱呼整組的喪葬紙路,它的技術,基本上是利用竹篾的柔軟度與韌性,以棉紙條或玻璃紙條等紮綁出骨架,然後運用糊、繪、剪、摺、雕、塑、寫等等功夫,加以整修、裝飾,形成一件擬真的立體藝術品。

漢式靈厝組,左起分別為:銀山、玉女、靈厝(魂身在中門內)、二十四孝山、金童、金山(2016攝於新北市中和)

糊紙物件被稱為紙路或紙類,本文介紹喪葬紙路中的靈厝組,這些是送給往生者的禮品,藉著宗教科儀及燒化,轉為不可見的冥間物件,提供先人在陰間的需求,讓生者放心,撫慰家屬的悲傷心靈。

延伸閱讀:生命告別為何隆重:解析臺灣喪葬禮俗
▍奉祀先人的具體化呈現——靈厝紙路

《安平縣雜記》〈工業〉記載:「糊紙店司阜:以竹篾為骨,紙根縛之,然後用各色花紙、白紙糊成紙厝、樓閣及亡者形象,一切奴婢、跟隨僕從及紙轎等樣,撤靈後在曠場燒化,備亡者冥間之用。又喪事延僧道超度亡魂,俗名『做功德』;撤靈過旬,必糊四金剛及庫官、庫吏、功曹等。」(頁84)文中所記和現代臺灣相距不遠。

『做功德』中的紙路是為靈厝組,大致有供亡魂居住的靈厝一座,象徵滿山金銀財寶的「金山」、「銀山」,接引亡魂的「金童」、「玉女」,具有教化意義的「二十四孝山」,代表亡者的「魂身」以及服侍亡魂「桌頭嫺」等等。

第64代張天師的魂身與桌頭嫺

往生者入殮後,在靈柩前設置靈堂豎靈,靈桌上面供魂帛、魂身、香爐與「桌頭嫺」等。「魂身」是死者的紙替身,桌頭嫺或稱靈桌嫺、童男童女,作為往生者使喚的佣人,代替子孫照顧新亡者。

穿著各個不同時代服飾的魂身

雖說往者已矣,然而往生者的食衣住行仍需靠陽世子孫供應,民間便有送過世親人冥宅的習俗,冥宅即「靈厝」,依實際屋宇紮糊出具體而微的廟宇宮殿或家屋形式。傳統樣式的靈厝在臺灣中北部多仿擬自寺廟宮殿外形,稱為「漢式」或「古式」,其他地方較常見閩南式民居造型,更多的是現代化的洋樓別墅。

北部「大四拆」靈厝

南部「三間伸手花園」靈厝

花園洋房靈厝

印刷紙板靈厝

一組紙厝稱「一塊」,內部有隔間、樓梯,客廳、臥室、神明廳、公媽廳、廚房、餐廳等,每個空間該有的如家具、沙發、電話、床、衛浴設備等等一應俱全,還有僕人、侍衛。靈厝兩側有金童、玉女,負責接引往生者魂魄至西方極樂世界,左側金童,手執寫著「金童接引西方路」的紙幡,玉女立右側,紙幡寫「玉女隨行極樂天」。

金童、玉女

相伴於靈厝的必定有金山、銀山,是財富的象徵,過去多由女兒、孫女出資糊製,用以報答親恩,並顯示死者的哀榮,所以又稱女兒山。「二十四孝山」為兒子出資,又稱兒子山,代表地府,使用二十四孝典故,除了有勸孝作用外,也是期望過世親人保佑家中子孫個個孝順。

金山、銀山

二十四孝山

人們送給靈界的日常生活所需包括電視、冷氣、電腦、手機、轎車等,也有娛樂或性方面的需求如麻將、鋼琴、侍女、舞台等等,應有盡有,只要想像得到的,糊紙師傅通通做得出來。隨著時代快速更新,人們的生活型態與價值觀不斷改變,以致靈厝組的樣式與內容也隨之推陳出新。

▍與超自然界的扣連–入厝與燒化儀式

靈厝做好進入喪家時,須選定吉時舉行入厝儀式,各地區各宗教派別儀式各有不同,多半是先讓亡者知道他的動產不動產有哪些,由宗教執行者做法向當地境主購買冥地,書寫「厝契」一紙,載明此屋之業主及產權,在寫字處蓋「道經師」或「佛法僧」三寶等章,並對靈厝和魂身施以催符咒或灑淨等儀式後立好房地契,亡靈就可以住進靈厝了,子孫須每日在厝前供飯祭祀。

蓋好章的權狀,將權狀放在魂身背後,隨身攜帶

每日靈前奉飯

過去燒靈厝的前後有特殊規矩,現在就燒之前燃香祭拜亡魂,請他前來接收靈厝與金銀財寶衣物等,然後才引火由前落及庭院開始燃燒靈厝。火化時機的選擇上,採佛教儀式的在往生者出殯前一天,兼有普度的意義,道教或釋教儀式則在出殯當天,也有在做旬、對年、三年,或家人經濟許可時於忌日火化靈厝給予往生者,不一而足。較特殊的是大陳島移居臺灣的老人家,預燒紙厝給自己過世後用;金門人在每年的農曆二、八月天清氣朗的時候,會燒紙厝給往生的祖先「作功德」,也有人燒給未來的自己。

至燒化地點按吉祥方位排好靈厝組

燒化靈厝

▍結語

糊紙師傅認為「燒靈厝是向神明要東西,對父母報恩」,靈厝要儘量擬真,無論雕梁畫棟、勾心鬥角或美輪美奐,都要「五臟俱全」,神明才知道你要的是甚麼,紙厝的底座就是地基,要有一定的地基,到了陰間化形出來的房子才會穩固。透過整體隔間與裝飾、吉祥圖案與尺寸,讓上天知道這就是你所祈求的內容,「如其形」與「象其意」才好與神界溝通。而靈厝的房契是一種所有權的約定,子孫燒靈厝以及生活用品給祖先,認為可以因此增加祖先的財富,讓祖先有高樓華廈可居,生活順適美好,這是種報恩的心理。

現今環境保護法規沖激「燒化」的方式以及靈厝的大小,縱然如雙北人捨得花錢,雙北的紙厝不少人堅持傳統與完整,但面臨一個大問題:到哪裡燒?寸土寸金的都會區沒規劃出燒化空地,焚化爐的入口小,塞不下一組紙厝,焚化籠只放得進小型的,所以到河堤、到山邊燒,因此之故,會購買大型完整組紙厝的業主多半住郊區,而市區,多數人就交給殯儀館全權處理了。加上鬼神信仰觀念日漸淡薄中,導致靈厝市場急速萎縮。

也許,隨著思想觀念的變遷,這部份糊紙將可能成為過去式,成為博物館中的標本,但它背後所蘊藏的心理與宗教需求,在未來的社會中仍會繼續存在著。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與投稿須知*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2 comments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