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征遇十絕陣:莫追殺民間信仰這盞萬年香火

文/郭喜斌(地方文史工作者)

如果能夠溝通,有誰願意捨近求遠,干冒不諱、越級上告? 我們生活週遭,有時會遇到身處所在的上級主管(有時會是小孩對父母,夫妻之間相處互動,家中倫常輩份的上下關係)不明事理,讓自己在工作上或處境的不安全感,或需要上級出面幫忙調解,才能讓事情達成,才能讓一個團體和諧,使同事或同學各司其職,把工作做好。

有時是自己方法錯了,這時便要有人出來協助,讓他找到關鍵所在,加以修正。如此才能讓他發揮力量,為團隊的工作目標,放手去做。 可是,如果遇到一個能力不好的長官上司,能力或方向決策欠缺周全,不但無法讓事情圓滿達成,有時還可能造成內部分裂,這麼一來。就可能讓他選擇迴避上級這個管理階層,遶道,轉向更高一層的主管請求協助。

新書推薦:圖解台灣廟宇戲文圖鑑:聽!郭老師廟口說演義

萬一還不能解決問題。就可能讓他採取訴諸公議,或選擇離開。 然而,夫妻可以離婚各尋幸福。但是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卻不是想切就切的。他唯一的一條路,離開家庭,放不下親情的拘絆?也只能站在一個尚能遠觀又能在父母出現危急的時候,伸手就能援救的距離,防止遺憾的發生。

若是像政治政策的施行欠缺圓滿,致民心不安呢?

近日,因雲林縣環保局向各地宮廟進行空污監測的行文,讓地方人士心生恐慌,民間信仰長時間隱忍污名化問題累積下來的情緒就此爆發,進而出現走上街頭、往最高處所發表不滿的做法。 如果地方行政首長能處理,照常理來說,民間宮廟管理者不必如此冒著被質疑被抹黑的危險,號召民間宮廟走上街頭。

空氣污染的來源,不止於民間信仰的燒香拜拜焚化金紙。為什麼這些環保單位執拗的以宮廟的香爐金爐做為頭號目標呢?而又為什麼在更早之前由中央的環保署召集北中南知名大廟開會,有的回去之後,立即採取上級指示張貼公告,讓前去拜拜的人們感到文化尊嚴嚴重受創,而發出不平之鳴?有些則是按兵不動未于公佈上級指示?

雲林元長鰲峰宮:桃花嶺阻聞仲(作者自攝)

台南,苗栗,台中,嘉義,彰化等地,有的還派出文化單位出來對各公廟施壓。各地宮廟的管理團隊應變措施不一。有的暫避鋒頭,然後告訴信徒們,我們是「奉命行事」(意思是,有問題您們自己去跟政府說,但油香不可省。以金代金,以米代金都來了。心香一瓣通天界?)。有的依然如故,有的封香爐但未撤。而金爐事,在更早之前就關門大吉了。

雲林,說來還算最近才大動作的被公職人員直闖辦公室的,但有的依然無聲無息。(這也不是說好或不好,或許管委會已把壓力扛下,沒立刻貼出滅香封爐的公告。) 以行政干擾民間信仰,讓民心不安。這點,有需要好好談談。

「聞仲西征遇十絕陣後逃」是今年南廟抽的國運籤。「一重江水一重山,誰知此去路又難;任他改求終不過,是非到底未得安」。對照今日台灣民間信仰的紛擾與不安,讓人想到封爐滅香的民間大事。或許,太師才是神明想點的對像。

麥寮玉安宮許報祿磁磚畫:聞太師走上絶龍嶺(作者自攝)

民間信仰風俗習慣,宜導不宜禁。民間信仰有其一定的儀軌,它並不是像外教人士所想的,可改可替的事情。如果能省,老早被改了。如果對社會人心無所助益,早就被人們丟棄了。這是很現實的事。如果無應驗,連神像都可以被劈掉丟棄。

有了這些信仰,社會中少了幾個慌心的人去製造問題,多了幾個還相信天地間有神明能在他低潮無助的時候,有盞明燈指引,讓他願意為一家守護老少。 留一盞明燈給這個社會一個希望好嗎?莫要節節追殺民間信仰這盞萬年香火,好嗎?

》延伸閱讀|陳韋誠:創意無法替代民俗文化:評荒謬的米功代金政策
》延伸閱讀|溫宗翰:宮廟為何走上街頭?環保單位只想操弄議題不想解決問題
》延伸閱讀|温宗翰:環保單位別把民間信仰當空汙提款機
》延伸閱讀|林哲緯:談龍山寺減爐與官方禁香政策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與投稿須知*

郭 喜斌

關於作者 郭 喜斌

四十五歲國小畢業,老師是麥寮拱範宮天上聖母。 畢業作品是麥寮拱範宮建築與裝飾藝術。 中學期中報告[聽!台灣廟宇說故事/貓頭鷹出版][圖解台灣廟宇傳奇故事/晨星出版] 台灣的民間藝術館~廟宇,裝飾藝術監察偽員。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