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對金香,利大於弊│政府管對了嗎?

文/張桓耀(民俗文化工作者)

「為何要燒金香,宗教環保點不好嗎?」這應該是目前眾多人的疑問,在形式上常常有個講法「香煙裊裊,上達天聽」,我再加一句「以火為媒,穿越古今」,要不要燒金香,很多時候真的是看個人「需求」而定,但畢竟信仰自由,用你覺得敬神的方式敬神,根本沒啥不對,也不能強迫別人信仰方式得要跟你一樣,基於尊重宗教自由,政府不應規定、勸導或影響人們要如何敬神。

要不要燒香或要燒幾支香,其實根本不甘政府的事!

信眾咸信香煙裊裊,方可上達天聽(溫宗翰攝)

那麼政府可以管什麼?其實我們得從「實際」層面來看。

「香」顧名思義聞起來就是要香,現代社會文化交融,芳香商品琳瑯滿目,甚至有許多芳香精油特別標榜「純天然」,但大家可能忘了古人最「天然」,在沒有芳香劑、精油等工業產品的時代,香不僅是天然的芳香產品,當然也沒有另外再「加工」的問題。

只是,隨著時代科技演進,工業化設備與發展,有些香品變得不再自然;有些人的貪念,是要量大又便宜,但那還能說是「香」嗎?雖然目前經濟部檢驗市面上香品大多是合格狀態,但日常生活中香的品質還真的參差不齊,該如何選用好香,恐怕得要有人特別傳授一下訣竅。

尤其,面對空氣汙染議題,政府只會鼓吹減香,卻從來沒有思考過香的製造、保存與焚燒方式如何推廣,這些其實都是會影響生活空間空氣品質的關鍵。一般廟宇大多處於空氣流動空間,平民百姓到廟裡也不會經常處在那樣煙霧瀰漫的環境,一個月最多1、2次,究竟待在廟裡多久,才會導致健康問題目前沒有科學論據,顯然,去管制或輔導宮廟減量或封爐,都是搞錯方向。反而,住宅家中的燒香、燒金行為,對日常生活影響較大,顯然政府如果想要照顧人們身體健康,應該要優先鼓吹民眾用好香才對。

若從生產面的比較來看,一瓶10至50ml精油的提煉,需要多少原料、多少高溫高壓,需要多少發電?又發電需要多少燃油及煤,才能造就一瓶精油或芳香劑?這樣的生產過程,天然嗎?但以一炷人工為主的天然香而言,不僅原料天然,製造過程雖可能有製香腳及磨粉需要耗用機器,但幾乎都以人力為主,所以師傅要耗用時間及精力去製造,對地球的傷害相對較少,一樣是薰香,我們很快就能選出哪個天然的產品比較令人接受。

更遑論香的燃燒,是神聖儀式一部分,也是其他薰香永遠無法替代的項目。何以政府要優先去處理減香的問題?

》延伸閱讀|林美容:萬年香火:民間信仰中的香火觀

傳統製香業手工製香(張桓耀攝)

再來,我們看「燒金」,前面提過「以火為媒,穿越古今」,乍看好像很虛幻。不過,現實生活中,金銀紙錢雖然無法拿來消費,但民間信仰觀念認為,在另一個世界卻是有貨幣的功能。金銀紙錢的發展有其歷史過程,從使用真正的財帛到今日,我們自然不可能拿真正的紙錢去燒,那可是要犯毀損國幣的罪,現代紙錢顯然提供我們對長遠文化意義的想想。當然,金銀紙錢也不只如此,通常還能代表一種能量的轉換,是一種用以祈求、象徵的重要物質,不同功能有不同使用狀況,即連糊紙、紙紮,也都是提供臺灣民間社會信仰心靈力量的表現。

》延伸閱讀|陳韋誠:創意無法替代民俗文化:評荒謬的米功代金政策

信眾咸信焚燒足量的金紙才不會招惹神明生氣(溫宗翰攝)

簡單說一個故事,曾有一位母親,小兒子不幸遇難過世,內心難過,想起小兒子生前很愛騎機車,便想燒一台紙糊機車給他,她當然不是真的燒一台「機車」,不過,大兒子卻因此跟母親吵了起來,因為覺得那會破壞環境,而且很奢侈,所以一直不准媽媽燒東西給小兒子。後來這位母親內心一直很鬱悶,整日愁眉苦臉,某天,經過紙紮店,看見機車紙紮,於是便偷偷地想盡辦法燒給小兒子,自此心情暢快,解決了心頭的鬱悶。

其實,不論有沒有另一個世界,科學實證從來無法證實。但我們可以很確認地,不管小兒子是否有收到這台機車,我們也不用擔心是否有陰間加油站,母親要不要燒一間加油站下去。但,我們確實看見一位母親的憂鬱,還有親人間緊密情感的聯繫,這一點小小的焚燒,當然不會給社會帶來多大的負擔,卻使這個社會更為祥和穩健,這就是民間信仰自我調節的意義。

》延伸閱讀|吳碧惠:撫慰人心:糊紙民俗與民間信仰的深層世界

傳統金紙業以手工綑綁金紙(張桓耀攝)

並不是每個人都適用以功代金,心香取代線香;心情是否能夠沉澱,才是關鍵。每分錢花在對的地方很重要,但每個人對「對的地方」定義不一樣,覺得沒燒金香沒心靈寄託的,當然買份傳統金香,讓傳統製金香的職人,有繼續經營下去的鼓勵,為維護「傳統文化商品」不被斷絕盡一份心力。愛做功德的,當然也可以選擇添香油錢,給廟方去做善事,只要你心靈可以沉澱安穩,都是可以的做法。

回到政府政策的話,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為了社會的平和,政府不應該選擇立場,預設目的地去要求民眾配合,政治是治理眾人的事,要能保有每個人的特性,就要能尊重每個人自主調節的可能性。我們想要避免焚燒金銀紙或紙紮對社會的空氣汙染影響,不是去要求、鼓吹他們減量或不燒,而是應該要協助輔導、管理好品質,還要努力於焚燒設備。

以前政府推節約拜拜,現在推行減燒,造成傳統優良金香紙業收入減少、歇業,傳統職人人才流失,劣質商品充斥市面成為劣幣驅逐良幣現象;若以更宏觀的角度來思考,這種文化「財」可能也會因此而滅絕,而得不到循環性文化經濟效益。

文化消費,不是浪費,可促進經濟流動,鼓勵傳統職人繼續生活的動力,維護文化傳統也盡一份力,綜合起來是「利大於弊」,而政府若還是擔心空氣汙染,或傷害人體,除品質管理之外,應當是要加輔導燒金香的過濾設備更新才是正確方式,做到讓人民安心燒,而不是偷偷燒。

 

》延伸閱讀|陳韋誠:被發明的文化替代性:以米代金的荒謬想像
》延伸閱讀|郭喜斌:保留一絲尊嚴的餘燼:別把瀕臨消失的民間信仰當做頭號目標
》延伸閱讀|温宗翰:宮廟為何走上街頭?環保單位只想操弄議題不想解決問題
》延伸閱讀|温宗翰:環保單位別把民間信仰當空汙提款機
》延伸閱讀|林哲緯:談龍山寺減爐與官方禁香政策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與投稿須知*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