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鬼仔古:你認識潛伏身邊的鬼嗎?

文/林美容 (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

說到鬼,沒有人不怕鬼的吧?

這個世間上真的有鬼嗎?隨著歷史的發展,我們的鬼觀念已與佛教、道教、儒家思想相互融合,成為根植於生活的文化習俗。

著名學者費孝通在〈鬼的消滅〉一文,形容自己的成長環境是「人的世界比鬼的世界小多了」,而且認為「能在有鬼的世界中生活是幸福的」;以至於他在美國居住一年時,「最覺得生疏的,就是沒有人和我講鬼故事。我絕對不願意恭維這個世界。」

想來,初訪美國的費孝通只是恰巧沒有聽聞「美國鬼仔古」吧?無論文明和科學發達與否,世界上各個國家都有關於鬼的故事。包括:英國倫敦塔出現無頭鬼、美國國父華盛頓的鬼魂指點北軍打敗南軍、總統林肯鬼魂在白宮出沒……各種傳說繪聲繪影,不勝枚舉,而且演變出各地獨特的鬼文化和鬼節習俗。

我們可以說,大部分的人都怕鬼,卻不能不認識鬼!

什麼是「鬼」?

遠在甲骨文的時代,就有「鬼」這個字,是一個人戴著大面具的形象,代表祭祀儀式中的巫師。因此有加上「示」旁的異體字,強調祭祀。

圖片摘引自林美容新書《台灣鬼仔古》

古書中也有不少關於「鬼」的定義,例如:

  • 「眾生必死,死必歸土,此之謂鬼。」(《禮記‧祭義》)
  • 「庶人庶士無廟,死曰鬼。」(《禮記‧祭法》)
  • 「鬼,人所歸為鬼。」(東漢許慎《說文解字》)
  • 「鬼者,精魂所歸。」(清阮元《經籍纂詁》)
  • 意思是,人死即為鬼,換句話說,成為鬼是人類最後的歸宿。當人死後,儘管肉體腐化回歸大地,靈魂卻與生命世界保有聯繫。

古代的人把祖先敬奉為鬼神,是「相信」至親的精神永遠存在,一代傳一代,因而建構出一個完整的死後世界。種種民俗與儀式,所要傳達的絕對不是盲目信仰,而是人們「送別亡者、安慰生者」的文化思維,以及細膩情感。

廣義的鬼與狹義的鬼

人死為鬼,俗稱為魂,是廣義的鬼;鬼仔古中所指多為狹義的孤魂野鬼。

人死後所經歷的過程,依據不同宗教信仰而有不同解釋。台灣習俗普遍認為:人身有三魂七魄,死後七魄散去,而三魂終歸於神主牌、墓地和陰曹地府(接受審判或去投胎)。有後嗣祭祀的魂,喪期屆滿(通常是一周年,稱「對年」),子孫將其姓名「牒」入祖宗牌位同祀(稱「合爐」),自此成為各家的「公媽」(稱男性先人為「公」、女性為「媽」);而無人祭祀的則成了孤魂,到處飄盪。

台灣各地都有替無主孤魂立祠的「陰廟」,包括:百姓公廟、大眾爺廟、有應公廟、將軍廟、萬善爺廟、十八王公廟、姑娘廟等,就是為了避免祂們因沒有香火祭祀而在人間作祟。

在田野訪問中,有少數受訪者將「瘦瘦小小,會幻化,會作弄人的一種存在,其本質是山精水怪之屬」的魔神仔與鬼相混,因此,魔神仔一詞可泛指鬼類,而狹義的魔神仔之相關傳說故事,已在《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一書完整呈現,本書《台灣鬼仔古》主要呈現我在魔神仔的研究過程中所聽到的一些鬼故事。我無法確認倘若我直接詢問人們鬼故事,是否所蒐集到的鬼故事會更為多樣,我的猜想應該是所差無幾,鬼仔古本來就非常普遍,關鍵在於有沒有人要說,說了有沒有人要記錄,蒐集資料時間的長短等等。至於所謂的「冤親債主」,又是另一種抽象的集合名詞,指累世、前世或現世所積欠的各種善惡因果執念,也和本書所指稱的鬼無關。

林美容教授新書《台灣鬼仔古》

集體的鬼與個體的鬼

鬼有集體(collective)和個體(indiviual)之分。農曆七月民間舉行中元普渡所祭拜的「好兄弟」,是集體的鬼;田野訪談聽到的鬼仔古,通常是屬於個別的、特定的鬼。

在漢人社會存在著一種二元結構(dual structure),例如:天與地、神與鬼、陰與陽、生與死、潔與不潔,而鬼通常被歸類在陰的、不潔的屬性之中。且基於對神秘事物的恐懼與禁忌,人們往往不直接稱「鬼」,而以避諱的別名來代稱,諸如好兄弟、阿飄、夢倀、無形……等等,所指的都是鬼。

無論廣義或狹義的鬼、集體或個體的鬼,對於人們來說,莫不希望人鬼殊途。因此,每逢特定節日,透過祭祀,請祂們吃飽喝足後離開,彼此互不侵擾,相安無事。

台灣鬼的稱謂

提到鬼的模樣,腦海中最先浮現的是:《聊齋誌異》的聶小倩?志怪小說中被宋定伯賣掉的鬼?或者日本夏夜裡遊行的百鬼、西洋的吸血鬼?還是各種影視劇、動漫中的鬼?

那麼,台灣鬼呢?

台灣有句俗諺說:「有山就有水,有神就有鬼。」在這片好山好水中,當然也有數不清的鬼,除了人們私語流傳,也有部分為文獻所記錄。其中,台灣日日新報社於一九二一年出版日本民俗學者片岡巖的《台灣風俗誌》,便敘述了許多鬼的名稱。包括:

  • 乞食鬼、好兄弟、普渡公/都是無緣孤魂。這些孤魂飢餓時,會作祟使人患病。當人患病時,需卜卦或巫覡來判斷,若是孤魂作祟,應在屋外供牲禮,焚香燒紙錢祭拜。孤魂聞香來享祀,飽食後離開,病人就會痊癒。孤魂就是餓鬼之類,而且傳說餓鬼很矮。
  • 無頭鬼/指被斬首或馘首死亡。無頭鬼外形與人無異,但沒有頭顱。台灣人相信鬼的形狀與人無異;而日本人則認為鬼是白衣、亂髮、瘦弱、面青、手垂、無腳等。
  • 無厝家神/指無緣孤靈,最喜歡作祟人。
  • 大食鬼/與餓鬼相似。
  • 竹篙鬼/指身軀很高的鬼。
  • 矮仔鬼/指軀體很矮的鬼。
  • 吊脰鬼/指縊死或絞死的人,走路時頭俯前。
  • 布袋鬼/指肥滿的幽魂。
  • 大小鬼/即大鬼、小鬼。
  • 婆姐母/即白髮蓬頭的鬼婆。
  • 雨傘鬼/在降雨夜晚出現,只有一隻腳。
  • 毛生仔/很像光頭的小孩,喜歡向小孩作祟。
  • 纏身青面婆/面青,喜歡向人作祟。
  • 遊路散魂和水鬼/遊路散魂是在路邊徘徊的孤靈。
  • 僵屍/屍體接觸某種陽氣而甦醒過來的妖怪。
  • 金銀鬼/金銀積蓄如山,不甘使用分文,數十年後會變成金銀鬼。
  • 小頭鬼/指頭小身大的鬼。
  • 客死鬼/即客死在遠方的異鄉人。
  • 家親老鬼/親族死亡很久後變成的鬼,即是歷劫數的鬼。
  • 石榴鬼/指嘴巴像石榴般裂開的鬼。
  • 黃頭鬼/指頭部為黃色的鬼。
  • 老母鬼/像老婆婆的鬼。
  • 少年婦人鬼/青少女死亡變成的鬼。
  • 枉死婦人鬼/含恨而死的女人。
  • 和尚鬼/形狀像和尚,身軀龐大。
  • 少男不合鬼/尚未結婚而死亡的人。
  • 少女鬼/形狀如少女。
  • 哭鬼/在特定時間會發出像撕絹布的聲音,非常恐怖。據說此時不宜舉行任何喜事。
  • 瘟疫鬼/從前的人相信瘟疫流行是瘟疫鬼在作祟。瘟疫鬼的居處,依時日不同。觸犯時會患惡疫。

鬼故事總是日常生活中耳熟能詳的話題,更是媒體的最愛,圖為台視知名節目:玫瑰之夜。

台灣民間鬼仔古

當過兵的人,總有說不完的軍中鬼話;每間學校,或多或少流傳著鬧鬼傳說;醫院裡發生超自然現象就像家常便飯,而新聞中的靈異事件更是層出不窮……關於鬼,好像每個人都能沾上邊,和別人分享幾則親身經歷或輾轉聽來的故事。

若說這些看不見也依舊存在的鬼仔古永遠是熱門話題,絕對不為過!

所謂鬼仔古,在閩南語中,是指和鬼有關的故事——而故事就是過去已經發生過的事情。舉凡諺語、歌謠、神話、傳說和民間故事等資料,都是建立在現實基礎上,與生活情境密切相關,具有文化上不容抹煞的意義。鬼仔古包含許多真實元素,而不盡然是虛構;儘管它不等於史實,卻也反映出人們的看法和立場。因此,我們不需要用真或假的標準去衡量。

台灣著名的鬼仔古可以從吳瀛濤《台灣民俗》、高致華《台灣文化鬼跡》,以及相關論文中,找到記錄。例如:

  • 林投姐/最早流傳在台南火車站一帶。講述一個被拋棄的女人在林投樹林裡上吊自殺。
  • 黃寶姑/台南流傳有一位女子不願意退婚改嫁,因而自殺殉節,當地人為她建廟祭祀。
  • 水鬼做城隍/民間傳說,有一位無辜受害身亡的員外變成為水鬼,與一位捕魚的漁夫結拜為兄弟。水鬼把抓交替的事情告訴漁夫,接連幾次都被漁夫阻擋了。後來閻羅王認為水鬼長久在水中受苦,不願把人拖下水,便派他擔任縣城隍的職務。
  • 水鬼變伯公/水鬼將抓交替的計畫告訴鐵匠,被鐵匠阻止,他說:「老鬼,你在水裡,固然受苦,可是來到地上,地上的生活也不一定是祢所想的那樣舒服。地上的人有地上的人的苦處,所以我想祢不如好好地在溪裡積善行,自然而然就會有善報。」後來水鬼成為伯公(土地公)、鐵匠成了王爺。
  • 換首/民間故事中,鬼和書生結成義兄弟,教他讀書方法,使他升上高官;後來又幫他老婆與死掉的美人換臉——因為脖子有換頭痕跡,從此改穿高領衣。

除此之外,我們也透過田野調查,蒐羅到各式各樣的台灣鬼仔古,進而看見這片土地的民俗風情與文化精神,比如本書《台灣鬼仔古》所搜羅的內容。

台灣鬼關係圖

死亡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

這個世界上究竟有沒有鬼的存在,並不會因為我們的相信或者否定,而有所改變。

在這裡,我想分享一段真真實實的鬼仔古:

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晚間,在台北後車站的圓環,舉行二二八事件五十週年紀念活動,其中街頭行動劇的表演,聚集了上萬名群眾圍觀。行動劇重現當年國民政府查緝私菸引發的衝突的場面,扮演「陳儀」的演員坐在馬椅上,指揮「軍警」鎮壓「抗暴民眾」,甚至演出手推車堆滿屍體的逼真畫面。依照劇情,「抗暴民眾」推倒「陳儀」後,「軍警」會出面承接保護;豈料,演員竟然當場後腦觸地,經送醫急救後宣告不治。

當時我也在現場,因為視線的關係,看不到第一時間發生的狀況,然而內心不禁想說:你們搞藝術的人實在太過輕忽民俗的重要性了!就民俗學的觀點來說,紀念絕對不等於祭祀,而二二八事件代表著無數茫茫渺渺的國殤冤魂,祂們終究不是神,難保看到逼真的還原景況後不會暴衝。果真發生了悲劇。

▍延伸閱讀|溫宗翰:鬼魂信仰與民間信仰中的歷史敘事

關於這一點,鄰國的作法值得借鏡,日本防衛省(國防最高主管機關)海軍對於為國捐軀的軍人身後事極為慎重,他們到全世界去慰靈,目的是希望在各地殉職的日本亡靈都能獲得撫慰而安息。反觀我們,經常把許多事件與政治綁在一起,最後又不了了之。

信而不迷

生活中的各種習俗都是文化的一部分,和「鬼」有關的習俗當然也是。然而,習俗會隨著時間推移,而不停地調整變動,每個地區、每個家族、甚至是每個人,都可能衍生出諸多版本相異的說法。我們在此不打算建構一言堂,而是希望透過這本《台灣鬼仔古》,能用比較通俗淺顯的方式,引領更多人對鬼故事及其相關的民俗文化展開探索之旅。

死亡不是結束,而是另一種生命形態的開始。關於鬼的世界,我們何妨看作是人的延續。就像世間的人有好壞之別,不好不壞的人更多,鬼自然也有好壞的不同,既然好人比壞人多,善鬼也會比惡鬼來得多,甚至更多的鬼沒什麼好壞可言,或許,保持距離,寧可信其有而不迷信,才是最好的態度。

新書《台灣鬼仔古》訂閱:https://goo.gl/dGFcL2

知名台灣英靈——王勳

▍延伸閱讀|陳韋誠:追溯臺灣一位順天國平海大將軍的故事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