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鳳飛佇百姓家:雞的臺灣民俗思維

圖文/溫宗翰(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民俗亂彈執行編輯)

雞是人類社會普遍常見的飛禽,據說是八千年前於東南亞或印度開始馴養,自此由山林野外進入尋常百姓家中,滄海桑田,今日不僅是人類主要肉食之一,也與人們緊密相依,在日常生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臺灣傳統農村生活裡,習慣於家戶圈養或散養雞隻,使得雞禽在生活中相當普遍可見,尤其早期生活不易,飼養雞隻通常也會比較小心謹慎,即便要食用之,也多運用於特殊節日或特殊目的,成為兼具神聖性的佳餚,較少隨意宰殺,表現著臺灣人對雞的看重。

也許是基因於珍惜的觀念,雞在民間思維當中,經常與神鳥鳳凰有相互輝映的象徵作用,即連雞腳都被稱作「鳳爪」,不僅只是祭獻用品,在生活各種儀式當中,雞本身經常是神聖對象的替代品,人們也對雞有種特殊的信仰心靈。比如公雞被認定是早晨啼叫,若有不正常夜啼,即被視為不祥預兆;或是認為小孩不能吃雞爪,以免「掠破冊」導致讀書不順利。許多民間信仰價值觀也認為,雞的啼叫具有特殊聖顯功能,相傳可以驅趕鬼魅,不少民間故事、戲曲橋段中,遇到破解厄運時,都會提到雞啼能「破陰陽」;在許多道教法事科儀與傀儡戲儀式裡,也會使用白公雞進行「出煞」,取雄性雞冠血進行法事,目的就在於借用雞的極陽氣血來強化驅邪功能。

白雞在法事科儀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溫宗翰攝)

雞隻在民俗生活裡的作用非常多元,舉凡婚喪喜慶都會使用到雞,比如迎娶隊伍要準備「帶路雞」,遷居新厝也得有「入厝雞」,畢竟雞的臺語唸作「ke」,在語音上與「家」相近,因此俗語也說「食雞起家」,把雞隻視為「成家」的象徵,透過雞來表現起造家園之意。而在親人辭世的喪葬儀式中,也透過「食雞」來修補折損,使家庭重新圓滿。在許多地方元宵習俗中,若有新生小孩,都得在元宵節前後或地方公廟主祀神聖誕時,準備閹雞祭祀地方公廟眾神,然後烹煮雞酒與鄰人共食分享添新丁的喜悅,也祈求社區能有源源不絕的新勞動力誕生,這些飲食象徵都使雞的意義超越平凡。

結婚所用的帶路雞現在大多已經簡化為假雞(陳韋誠攝)

臺灣許多地方其實都有以雞母或雞命名的地點,背後也大多有各種故事,提醒著人們生活禮義。在嘉義民雄的劉智古厝,也流傳一則神奇傳說:劉智原本是賣豆腐營生的小販,因每日上山做生意時,都有一隻母雞前來偷啄豆腐吃,他通常不以為意,有日好奇心驅使,跟著老母雞走,卻意外發現一個山洞,洞裡埋著一個甕,他崛起後發現裝滿金銀財寶,遂一夕致富。此則傳說的主角,另有版本說是劉智招來之子婿阿祿,並因樂善好施累積更多財富。

事實上,這種動物報恩故事,在臺灣其他地方也有類似傳說,如臺北舊地名「雞母厝」即有母親變成盤中雞,以謝親戚恩情的故事,各地版本皆有不同;有趣是,常見有金雞母、金雞蛋的故事,使雞似乎與守護黃金珠寶,有著某種特殊的牽連;這種民俗思維,最後也產生許多以雞為主題的新興求財民俗,最知名則為南投竹山社寮紫南宮,每年皆有大量生意人,前往求取金雞母回家祭祀,希望可以求財得財。

 

雖然日常生活經常食用雞禽,且多數祭祀行為都以雞作為牲獻,但在民俗價值觀裡,雞禽也非全是任人宰殺或任君食用,甚至經常在民間信仰裡或隱或顯地展露神聖性。比如在民間傳說中,經常有雞鵤精(ke-kak-tsiann)作亂的故事,通常是因為雄雞死亡後,偶然獲得某地靈氣加持,修練成精,有時會出來傷人害命,經過神明處理化解後,有些雞鵤精會成為神明的部將,有些則是被鎮壓化解,是以全臺各地幾乎都有出現雞鵤精與神明鬥法的精采故事,彰顯神明威信,也提醒人們尊重自然萬物。

金雞母下金雞蛋能帶財,是生活文化中常見的民俗思維(溫宗翰攝)

又戲曲之神田都元帥,其協祀部屬金雞將軍,與玉犬將軍相傳都是田都元帥成神前的兒時玩伴,結果「一人得道、雞犬昇天」,使金雞將軍成為所有禽類裡地位最高的神靈。在許多廟會活動中,都能看到白色公雞站在神轎頂上,因白雞全身皎潔,凸顯與一般雞禽鳥獸不同,被視為具有特殊靈氣,展現著靈力象徵;所以當神明出巡、遶境時,信徒都會將白雞綁在神轎上,用以避邪厭勝。通常都必須先經過神明敕令加持,自此白雞被尊稱為「白鳳」,跳脫凡俗雞禽的身分,成為守護神明的靈鳥鳳凰。白鳳必須加以尊敬,不能將之殺害或食用,必須「放生」,或是由信徒帶回撫養至老死。前述法事科儀中的白雞,有時會認為他們身上帶著法事科儀的殘餘,所以跟白鳳一樣必須使其安養天年。

松柏嶺受天宮的轎頂白鳳頗具知名度(溫宗翰攝)

白鳳在完成儀式後通常被放生或由信徒帶回飼養(溫宗翰攝)

正因雞禽在日常生活中普遍出現,所以傳統社會也經常會以之用作典故借喻,甚至透過雞隻習性、體態、動作,生動地進行詞語形容,加強對話溝通印象。比如俗云:「生雞卵無、放雞屎有」即諷刺做事者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閹雞亦敢趁鳳飛」則以雞被閹割後安定冷靜,奉勸人們要評估自己的能力,避免生事惹議;另「雞仔腸、鳥仔肚」用以形容肚量像雞鳥一般狹小的人們,「歪嘴雞也想要吃好米」可暗諷本質缺陷就別異想天開地特別追求完美,相近的詞語也有「無毛雞、假大格」。

此外,「大隻雞慢啼」是以雞的體態及特徵,來陳述大器晚成概念,言下之意是要建議人們懂得耐心等候時機;「做雞著筅,做人著反」則以雞啄米勤奮多變的動作,鼓勵人們積極改變現況,不要過於執著溺舊;另也有說「雞屎落土亦有三吋煙」,則是透過雞的弱小形象,來形容即使氣勢再低,也能像雞糞落地時引起小小的沙塵飛揚,恰恰是在提醒人們別過於妄自菲薄。很顯然地,雞不只是「盤中飧」,還會教導我們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以生動且淺顯易懂的方式勸誡世人。

【延伸閱讀】: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閩台田公信仰文化漫談

金雞是田都元帥信仰重要的協祀神,且臺灣比較普遍有金雞的祭祀,與其他地方稍有不同。(溫宗翰攝)

*本文修改自:溫宗翰,〈民俗思維現蹤雞〉,《鄉間小路》,2017年3月號,頁70-73。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溫宗翰

關於作者 溫宗翰

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 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民間文學博士候選人 民俗亂彈編輯 關注臺灣民俗學、無形文化資產發展等議題 曾參與多部地方志編纂、口述歷史訪談、民俗調查研究等相關工作 以「史學皮肉、民俗骨、文學心」比喻自己的研究心靈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