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雅堂與民間文化

文/王見川(南台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現今談到台灣歷史文化,有二個人頗受爭議:一是辜顯榮,一是連雅堂。

資料記載,連雅堂,名重送,字允斌,後改名橫,自號雅堂,光緒四年(1878)正月十六日,生於台南府城馬兵營。連雅堂有三個哥哥,其中二哥叫重裕,名城壁,號應榴,曾中秀才,日本領台後在台南市大西門街郵局和岳帝內,幫人擇日、算命謀生。父親連永昌,經營商業數十年,喜讀《春秋》、《戰國書》及《三國演義》,所言多古忠義之事,給予連雅堂很大的影響。

明治38年(1905)11月11日的《台灣日日新報》即報導說:

臺南連橫,字雅堂,號天縱。初為臺南新報記者,危言黨論,咄咄迫人,繼創立福建日日新報,大張民族主義,入閩民氣,為之一振,乙巳四月,在廈倡議抵制美約,登堂演說,觸怒美領事,照會廈道,欲封報社,雅堂不屈,謂言論自由,吾人天賦之性質也,其文名遂震動一時,雅堂固工詩,著有劍花詩集,忽而壯士說劍,慷慨激昂,忽而美女簪花,溫柔細 ,羅 村孝廉為之序首。

──不著撰者,<拾碎錦囊>,《漢文台灣日日新報》,1905年11月11日。

乙巳年是光緒31年(1905)。以往,談論連雅堂者,都未見此,並認為他之所以結束《福建日日新報》,是因為排滿言論激怒清廷所致。從上引資料可知,連雅堂是因倡民族主義,抵制美約,其報社才被迫關門的。

照連雅堂後代描述,他只接受傳統私塾教育,似乎未上過新式學校。若果如此,那他實在太厲害了,居然懂得「男女平等」、「言論自由」這些時髦觀念。不過,國分直一在昭和十七年(1942)提供不一樣的連橫經歷:

雅堂…六歲時跟貢生鐘元瑛,八歲時從住在樣仔林廩生鄭夢蘭學習。(日本)領台當時,明治二十九年到上海入學張之洞設立的上海強學舍。畢業後,回台進入台南新報社。雅堂會以新的見解反駁社內漢文欄前輩的意見。三年後,到廈門經營福建日報。因某件事回台,短暫到台北的《台灣日日新報》上班,數年後辭職,任林季商的秘書。林季商是大開墾事業者,他到大陸時,雅堂也跟著,遍遊沿海九省。歸台後,再到《台灣日日新報》社任職。之後,擔任林熊徵的秘書四年,住在林本源。之間,兼任台灣新聞記者。此後,離開台北,回到台南,入台南新報社。一年後辭職,再任林熊徵秘書。期間,刊行《台灣通史》…《大陸遊草》、《閩海紀要》。之後,在台北經營「雅堂書局」,發賣《四庫全書》(昭和2年-5年)後歸台南,在《三六九小報》上發表《雅言》,昭和八年到大陸,昭和十一年死於上海,享年59歲

──國分直一<連雅堂氏と伊能嘉矩氏>頁172-173。

由此可見,連雅堂一、早年到大陸上海受過新式教育。二、他曾當過板橋林家林熊徵的秘書。三、在昭和年間,他從事不少文化事業。

一般評論連雅堂其人,大部份的焦點擺在大正七年(1918)他寫的《台灣通史》和《台灣日日新報》上發表的「鴉片有益論」。當然,也有一些人關注連雅堂的風流韻事,如他與王香禪間的愛情故事。

其實,連雅堂真正令人欽佩的地方,恐怕是他在關注文化的部份,尤其是民間文化。其大者如下:

  • 他公開為文肯定歌仔戲的優點。
  • 改良民間迎神賽會的藝閣。
  • 對地方名產的重視。
  • 發掘民間匠師。
  • 重視民俗風情:採茶歌、孔明燈。

日本時代的知識菁英經常攻擊歌仔戲演出,圖為武行表演(溫宗翰攝)

關於前二項,筆者曾於《台灣的宗教與文化》(1999年)與《台灣的寺廟與濟堂》(2003年)中曾有相關討論,可供參看。日本時代有不少知識菁英大力抨擊歌仔戲,尤其是文化協會與台灣民眾黨,反對理由大多是認為歌仔戲非常淫蕩、會紊亂風紀、破壞家庭、使男女入迷等等,當時連雅堂是少數公開為文肯定歌仔戲文學價值、藝術價值者。至於第三點主要的例子是愛玉凍、擔仔麵和麻豆文旦,第四點主要是發掘葉王,第五點指對採茶歌和孔明燈的考據。發掘葉王對臺灣民間文化受到普遍文化界重視一事,有其特別突出之處,他在《雅言》中說道:

廟宇大門之內,兩旁壁上,分塑龍虎,謂之龍虎井…台南廟宇如興濟宮、靈佑殿、溫陵祖廟均有此物。兵燹之後,每遭毀壞。今其存者,唯嘉義丹霞宮之龍為名匠葉王所造,旁書道光癸卯葭月吉旦和雲葉王自手喜作斗謝是,少時之作也。葉王嘉義縣治人,生於道光二年,曾從中國陶工學燒瓷之法,渲染五彩,色澤分明,如關壯繆、觀世音、文殊普賢之像,高僅尺餘,尤為精美,名曰嘉義交趾…葉王性敦厚,善雕刻,各地廟宇多請造像,乘興而往,嘗竭數日夜之力,以成一物,否則雖懸重金而不就也。光緒元年卒,弟子數人雖習其藝而不能精。

──《三六九小報》昭和7年9月13日,頁4。

圖為葉王知名作品「平安」收藏於學甲慈濟宮(溫宗翰攝)

這是目前所見最早提葉王「交趾燒」的資料,可惜相關研究者罕及之,當時連雅堂一文拋擲而出,引起頗大的回響,《三六九小報》「來稿」便云:

閱讀九月十三日,貴報雜爼欄內,連雅堂先生雅言云及嘉義名匠葉王所造之陶工品,優美異常,此固事實也,非惟製品之巧妙,且大有文雅之風存焉,即如北門郡學甲慈濟宮,建自前清咸豐八九年,東西兩壁間,皆出葉王手製也,昭和三年中,該廟大加修繕,因折卸時,破毀頗多,至今現存在者亦尚不少,則有二十四孝山,有八仙帶八騎過海,有宋仁宗皇帝觀狄青戰王天化,尚有封神之戰事數節,其廟上有七賢過關,有張公藝九世同居,有春遊青草地,夏賞綠荷池,秋飲黃花酒,冬吟白雪詩,其人像之高皆六七寸,或配以雲霞,成配以屋宇山水花木,種種不一,其外尚多飛禽走獸水族,大小不等,俱皆神采宛然,凡所見之人,莫不深羨謂焉。

──《三六九小報》昭和7年9月26日,頁4

連雅堂在文化上的如此貢獻,早在日治後期即引起許多民俗學者的注意,比如知名民俗學者國分直一,即在<連雅堂氏と伊能嘉矩氏>中並稱兩人,讚許他們在文化研究上的業績。悲哀的是,臺灣人至今尚身陷政治的糾葛,未能正視連雅堂的遺澤。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