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公到你家:芬園九角頭迎天公儀式

文/溫宗翰、洪瑩發

「天公」即玉皇上帝,或稱玉皇大帝、玉皇大天尊,民間社會通常暱稱為天公、天公伯或天公祖,以表示對其親密的敬意。玉皇上帝可以說是臺灣民間信仰最尊貴之信仰神靈,被視為萬神統領,也是萬物主宰,於臺灣人生活文化中具有不可忽視的重要地位,無論是信仰或社會儀式,對天的崇敬,展現出人們的宇宙觀、命運觀,並形成臺灣人生活日常的文化價值觀。

【延伸閱讀】温宗翰│過年談台灣人的天公信仰

敬天行為,原本是人類社會對自然世界與超自然思維所產生之文化表現形式,隨著社會演進不斷產生變化,從個人生命經驗到群眾集體記憶,在繁複多元的信仰行為中,建構出在地生活經驗的特殊性。也正因如此,祭祀天公行為乍看之下雖有大同小異之處,但往往能在細節中發現地方特徵。

芬園鄉位於八卦臺地西北麓,境內屬昔日「貓羅保」的九角頭每年於農曆正月初八至正月十ㄧ日期間,將會辦理一場過爐、迎天公儀式。這場儀式不僅見證臺灣移民社會土著化現象,也在八卦臺地自然環境特色中,建構了芬園多數庄頭迎天公的文化特色。

芬園迎天公所經路線幾乎皆為沿山道路,可謂巡境苦行(劉家豪攝)

泉州人在地化的文化印記

芬園迎天公是由九角頭所選爐主,結合芬園寶藏寺天公會之天公代表進行組織運作。整個迎天公的儀式過程,包含遴選爐主、籌備、請媽祖、角頭遶境、印信交接、過爐、送媽祖等等。天公會負責的範圍主要在於籌備、搭建天公壇、拜天公、印信交接等核心儀式,其餘包含遴選爐主、遶境、送媽祖等,則大多由爐主組織進行。

天公會之形成,起源於漳泉械鬥的歷史經驗,相傳是由地方陳姓耆老開始籌組,整合貓羅溪以西的散庄,共約38個庄角,分屬九大角頭,組成天公會組織。一則以共同祭祀「玉皇大帝」,定期過爐輪庄;二則藉此串聯同族人情感。參考臺灣總督府於明治34年(1901年)所做的祖籍別調查可以發現:芬園迎天公所屬的九大角頭,除了社口街、竹林、大社有零星32名漳州人存在以外,九角頭共計5437人口數幾乎都是泉州籍移民,族群分布純粹地令人驚訝。這項特點,也反映出當地盛傳「泉州人拜天公、漳州人拜上帝公」的信仰特徵,自芬園往南投方向幾乎都是漳州人與玄天上帝信仰的天下。

隨著時代發展、社會變遷,這九大角頭有非常多細微變化,包含核心的「九坑十八寮」區域逐漸擴張與整合,再加上人口變動等等諸多繁複因素,各聚落今日大多會隨著當地脈絡,而有些不同的辦理方式,比如社口角為角內有繳丁口錢者參加擲筊;楓坑角則分成楓坑兩次、崩坎與南方寮各一次,若輪到楓坑時,其他兩角擔任副爐主。芬園角由芬園、進芬兩個小角輪流擔任;竹林角為單一區域,由有意願的人登記擲筊。牛埔角由牛埔與貓羅坑輪流擔任正副爐主;縣庄角由縣庄輪值兩次,南勢埔、山腳各一次;大埔角由大埔、舊社、溪尾寮庄仔三小角各自輪值一次爐主;圳墘角,由有意願的人登記擲筊;八寮角由同安寮、龜桃寮、翁後寮(洪後寮)、潮州寮(豆周寮)、新寮、食水坑、稱猴坑(福興坑)、豬母乳坑八個小角輪流擔任。這麼一來,使芬園迎天公不單純是九年一輪,而是確確實實形成多年輪值型儀式。

 

芬園迎天公角頭輪值表

角頭

庄頭

小角

輪值次數

副爐設立

社口角 社口 社口 1 副爐主
楓坑角 楓坑、崩崁、南方寮 楓坑 2 副爐主
崩崁 1
南方寮 1
芬園角 芬園、進芬、新興坑 芬園 1 副爐主
進芬 1 副爐主
竹林角 竹林 1 副爐主
牛埔角 牛埔、貓羅坑 牛埔 1 副爐主
貓羅坑 1 副爐主
縣庄角 縣庄、南勢埔、山腳 縣庄 2
南勢埔 1
山腳 1
大埔角 大埔、舊社、溪尾寮、庄仔 大埔 1 副爐主
舊社 1 副爐主
溪尾寮庄仔 1 副爐主
圳墘角 圳墘 圳墘 1 副爐主
八寮角 同安寮、龜桃寮、翁後寮(洪後寮)、潮州寮(豆周寮)、新寮、食水坑、稱猴坑(福興坑)、豬母乳坑 同安寮 1
龜桃寮 1
翁后寮 1
潮州寮 1
新寮 1
食水坑 1
稱猴坑 1
豬母乳坑 1

 

一般多年輪值型儀式會因為時間過於長久,產生傳承困難,以及人才凋零的問題,使得儀式在當代社會當中無以為繼,或是以「創造傳統」的新方向現身。但芬園迎天公並沒有這樣的問題,縱然各角頭快者九年一輪,慢者需要百年以上,在祭祀儀式上,卻依然展現良好的生活傳承,這原因主要可能仰賴於天公會組織的形成。天公會主要由「天公代表」主持,設置會長一人,在儀式傳承維護上扮演重要角色,雖然名為「代表」,事實上就是協助整體儀式進行的執行者,這麼一來,使迎天公整體儀式過程充滿古樸韻味,展現出繁複多樣,又能莊嚴有序的特徵。

時至今日,芬園迎天公已經由泉州人的儀式特徵,轉向芬園九角頭共有的生命記憶,族群身分不是主要辨識符號,而是這九個角頭生活文化的共同經驗。

 

迎天公、請媽祖:生活共同體的思維

芬園迎天公,概念上其實就是「天公過爐」,儀式主體為正月初十迎天公過爐,但前後包含有四天的儀式活動,分別是:

。正月初八(籌備):儀式籌備、財產清點

。正月初九(遶境):子時拜天公、請寶藏寺媽祖遶境(起馬)、團拜祭典

。正月初十(過爐):印信交接、財產點交、建天公壇、迎天公(落馬)

。正月十一(送媽祖):送寶藏寺媽祖回廟

 

迎天公的核心儀式,主要由正月初八即開始籌備,以便於正月初九子時能進行拜天公儀式。儀式分有天公壇(爐主)與副爐兩處舉行,各角頭所有之副爐略有不同。通常拜天公方式與一般祭祀天公的儀式大同小異,需要搭建頂下桌,準備豬羊獻禮、甘蔗篙錢結壇等等,慎重以對。一般住戶,則於初九子時錢,自備牲禮果品、牽仔粿與金紙等,前來廣場參與共同祭祀;通常初九子時的拜天公是新舊兩角頭都會同時舉辦,未有輪值的角頭,雖然不會自備祭品前往天公壇參與祭祀,但大多會自行在家門前或樓頂神壇前拜天公。畢竟,天公是民間信仰裡最尊貴的神靈,不可忽略與怠慢。

【延伸閱讀】陳進成│娶某拜天公:東港人的婚俗記事

初九子時請道長進行祭拜科儀後,初九一早,爐主等人則會在寶藏寺舉辦團拜祝壽儀式,並為新爐主「披紅」,近午時分,由原值角(舊爐主)出發,前往寶藏寺迎請開基媽祖回到角頭內遶境,並於傍晚時分入天公壇安座,接受民眾朝拜。

初十清晨六點,天公壇則進行交接儀式,先清點各項儀式物品,讓新舊爐主所選幹部進行財產交接,再來則為印信正式交接。所需交接之印信共有兩顆,一顆是「正印」,為原有創會印章,儀式進行過程由爐主綁上身、隨身攜帶,一般時間則收藏於清淨處(不入臥室與其他汙穢處);另一顆為大印,平時放於天公壇內。交接時先舉辦團拜,後進行「交印」儀式,依次交接大印與正印。同時也得把歷年來累積之金牌,清點交接。整體交接儀式完畢後,再由新舊爐主、寶藏寺管委會、天公會等單位依序團拜,緊接著迎請天公爐出發,準備過爐到新角頭內,於當地遶境祈福。

印信交接過程莊嚴謹慎,也必須要有拜印儀式。(溫宗翰攝)

正印由舊爐主隨身綁掛,交接後改由新爐主保管。(温宗翰攝)

由於民間信仰認為,天公無形無體,所以迎天公所祀對象並非神尊,而是由天公爐來代表,天公神轎內奉三顆香爐,與寶藏寺媽祖轎一前一後遶巡新角頭庄境。時至初十中午,一般由值角居民「出擔」,提供信眾與工作人員食用,出擔即為「出飯擔」,有分享共食的深刻意涵,晚上新角頭各戶人家也會設宴辦桌,宴請外來賓客。因此,整個過爐遶境儀式,通常於下午湧入最多人潮。神轎、陣頭與隨香客組成的遶境隊伍,隨著爐主安排的路線巡走後,傍晚則進入新值角爐主所搭設的天公壇安座。

通常,天公壇於初十上午完成印信交接時,天公會諸位天公代表,便會將舊角所搭建的天公壇進行拆卸,再將整組天公壇包含神桌、桌圍、神龕裝祀等等,全數移駕至新角頭天公壇,並進行組裝搭建。天公壇設置完成後,待遶境完畢,便會為天公進行安座祭祀,此後,天公壇便會隨著爐主家安置狀況,定時或隨時提供信徒前來參拜。

天公壇由天公代表負責搭建(温宗翰攝)

搭建天公壇過程也必須非常重視合乎尺寸或規格(温宗翰攝)

時至正月十一日早上,值年爐主等再將開基媽祖神駕送回寶藏寺,即結束為期四日的迎天公儀式。若以2018年為例,初十迎天公當天,在團拜天公儀式結束後,媽祖則是送往南方寮副爐角過夜,隔日再回天公壇向天公辭行,並送回寶藏寺。

整個遶境過程,經常可見龐大隨香信眾們在芬園山區裡爬坡奔走,隨著天公步行到每一戶人家裡祝福,人神互動緊密。透過這項迎天公儀式,不僅反映出臺灣民間信仰與在地生活緊密結合的特徵,每個角頭自然形成一個區域共同體,並在九角頭概念下,凝聚為一個更大的生活社群。可謂見證臺灣族群發展史,以及漢人土著化的歷程,透過信仰儀式,芬園迎天公為我們保留彰化山區特殊的生活經驗與文化記憶。

芬園天公過爐參與信徒龐大,苦行於山區令人感動(劉家豪攝)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