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的伯公仔:守護臺灣每一寸土地的信仰神祇

文/溫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

土地公源於對土地的崇敬,是臺灣人藉以面對自然環境、酬謝天地萬物孕育生命、傳衍生活必需的重要信仰之一;對土地的祭祀,從稱謂而言,除了常見以土地公、福德正神來尊稱祂,無論是客家人或閩南人,經常都會用「伯公」或「伯公仔」來暱稱,「公」在民間社會裡面有多重含意,通常帶有強烈身分位階的暗示,尤其是指具有年紀、擁有傳衍多代象徵的男性形象。或也有將土地公稱作「阿伯仔」、「土地老爺」,藉此展現人們與土地公之間的親密性。

臺灣民間俗諺說「田頭田尾土地公」,意味著每座農田都能看到土地公的身影,由此可知,土地神信仰在民間社會可以說是無所不在、遍布四處;甚至,我們吃的每一粒稻米、蔬果,甚至茶水,都是受到土地公庇蔭而成長;作為臺灣人,很難不認識祂。從日本時代迄今的所有祀神統計,土地公始終是臺灣民間信仰最多的神祇,這還不包括每個人安身立命之處,腳下所踏土地,都是祂管轄的範圍。

腳下每一塊土地都是土地公管轄範圍、每一座農田都有土地神靈(温宗翰攝)

土地公信仰畢竟就是祭祀土地,因此可以幻化各種型態,最簡易的祭祀,是採用山林裡具靈性特徵的石頭即可祭拜。或也有以三粒石模擬古代社神祭台,藉此祭祀土地公者;中北部地區客家人,祭祀石頭伯公甚至經常採用石雕神像。在鄉間農田,每逢年節如過年、端午、中秋,農人皆會取細長竹竿,於尾端夾緊一只祭祀土地公專用的福金,搭配線香三柱,在插入泥土裡,象徵提供拐杖給土地公使用,這也是民間社會相當常見的土地信仰類型。

除此之外,南部地區尚有以墓碑型態出現者,或也有以巨石象徵土地。若只有一張紅紙、一塊木碑、一座石碑,也都可充作土地公的信仰象徵。當然,民間信仰認為有香火具有靈力,所以經常也有許多地方是輪請一只香爐,陸續就發展出幾百、幾千信徒的土地公會。有時候甚至可能只是一炷清香,就能作為引土地公香火靈力的象徵,就能以之祭祀。

三粒石造型的伯公信仰(温宗翰攝)

有土斯有財,我們對土地公的信仰需求,除了庇蔭村莊社會安寧,保護河流水域避免氾濫,或是請這位「阿伯仔」協助看顧農田林園,照顧農特產品以外,許多生意人每逢初一十五或初二十六,也都固定會祭祀土地公,這種習俗延伸自古代牙市貿易的習慣;有趣是,隨著工商社會發展,土地公派財散錢、守護生意人的形象被日漸擴大,民間社會大多視其為重要「財神」,比如新北市烘爐地福德宮、南投縣竹山社寮紫南宮、屏東縣車城福安宮等,經常都是商賈匯集擁護,成為全臺知名的「求財聖地」。

作為鄉里守護神的土地公,往往被視為能影響社區聚落能否發展之關鍵,不只被看作是顧守地理風水者,還得靈佑地方百姓,協助其輝煌騰達。因此過去凡有讀書人、知識分子,甚或是武生,只要當政為官,往往會傳出土地公庇蔭有成的說法,相對應地,土地公也會被拔擢升官。比如宜蘭出身的五品知縣楊士芳、花壇文德宮土地老爺庇開臺翰林曾維禎考取進士等,通常地方人士大有顯赫,都會歸功於地方社會地靈人傑,土地公也就因此獲得拔升。

相傳花壇文德宮福德正神協助開台翰林中舉因此神格提升頭戴烏紗帽(溫宗翰攝)

在臺灣人離世後落土歸根的文化觀念裡,土地公也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雖然臺灣民俗觀普遍相傳,人死後是由七爺八爺(謝范將軍)來牽引亡魂到地府報到,但也有不少地方知識認為是由居住當地的土地公協助牽引,或稱頭七時由土地公協助引魂返家探望家人最後一面。其實,每個人入土安葬以後,每座墳前都設有「后土」石碑,這也是土地公信仰,縱然是靈骨塔集葬模式,都必然要在塔前設立土地公神像,待後世子孫前來祭祀時,必然先拜土地,再拜先人。很顯然地,我們不只是活著的時候受到土地公庇蔭,即連離開塵世,也有土地公常伴左右、守護著我們。

在地方社會需要神明服務時,也都必然要先去找土地公排解。 (溫宗翰攝)

或許是因為土地公總是以白鬍子老者形象出現,在臺灣民俗觀裡,土地公也是一位看護小孩的重要神祇,經常有人讓小孩向土地公拜契,以祈求孩子能平安成長。當然,也常有人向土地公祈求生子,農曆正月十六日被認為是頭牙,傳說是土地公聖誕,除了祭祀土地公以外,中部地區也有非常多的「新丁」活動,比如東勢新丁粄,或是南投地區的賽閹雞、吃新丁酒等等。一方面感謝土地公庇蔭讓家裡增添男丁,另方面也分享添丁喜氣,預求村莊發展能世代傳衍不斷。

土地公的老者形象,代表著智慧、歷練,也象徵著慈祥和藹,同時涵融了民間信仰「財、子、壽」基本信仰心靈的特徵,因此普遍獲得社會大眾重視。祂在日常生活中為我們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不僅在村莊、田地、水邊四處鎮守,看顧生活飲食起居,更帶領我們穿越生死,與我們緊密相依、無所不在。簡易的土地小祠,甚至從來不設「門禁」,讓你隨時都能找祂傾訴內心話語,或因此,土地公不僅是臺灣最基層的神明,同時也是深得民心擁護的鄉土神,涵養我們關愛地方社會的共同記憶。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溫宗翰

關於作者 溫宗翰

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 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民間文學博士候選人 民俗亂彈編輯 關注臺灣民俗學、無形文化資產發展等議題 曾參與多部地方志編纂、口述歷史訪談、民俗調查研究等相關工作 以「史學皮肉、民俗骨、文學心」比喻自己的研究心靈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