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恐懼為食、以神為樂:推介以碟仙為主題的小說《鬼仔神》

文/温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

編按:知名靈異小說家飲馬人,推出鬼島故事集第三本力作《鬼仔神》,以神社、錢仙、乩童等信仰背景為主題,交織出精彩的神鬼故事。故事內容講述:「外公是在開「濟公廟」的李淳一,與其他三位同學利用升國中的暑假,在小學校園招「錢仙」,沒想到卻招來曾在這學校駐靈的日本神祇。原來這學校在戰前是日本神社,戰後日本人走了,這尊神卻沒有跟著走,因而衍生出一連串風波。此時,阿弦在陰錯陽差下成為學校的代課老師,在看見李淳一被外靈附身後,受濟公出手轎指示,出外尋找濟公乩身的傳人……」本篇為原著小說中之推薦序文之一,臺灣民間社會很早就有通靈遊戲,1960年代才開始出現大量的碟仙、錢仙或筆仙,但你真的知道這些通靈遊戲的意涵嗎?又會有甚麼下場呢?
《鬼仔神》訂購:博客來金石堂讀冊生活

靈異小說家飲馬人鬼島故事集最新力作:《鬼仔神》

碟仙大概是1960年代就開始於臺灣流行的「通靈遊戲」,與傳統社會「關椅仔姑」、「關箸神」、「關牛神」頗為類似,都是人們嘗試透過各種方式與超自然界互動溝通的一種方法。只是,在臺灣民間思維當中,隨意通靈往往不知道會招來甚麼幽冥訪客,使玩碟仙比關神更充滿危險。

據說,早期玩碟仙者經常會傳出產生有「後遺症」,有人認為是受到不明靈體侵擾,有人站在科學分析角度,認為這是一種心理暗示的結果。在不少乩童救助故事中,則經常可以聽聞因為玩碟仙被惡鬼糾纏,進而由神明降乩協助處理的案例。所以每次講到碟仙,大多數人都充滿恐懼,卻也經常在一種探索未知世界的好奇心態中,不顧一切的玩下去。

我父親與他朋友,是眾多玩碟仙的人裡面,比較幸運且特殊的案例。據說有次他們在玩碟仙時,意外關到一位女性神靈,詢問之下才知道是某間私人壇裡所供奉的臨水夫人陳靖姑。依著神靈指示,他們在高雄市九如大橋一帶不斷尋找這間私人壇,卻始終遍尋不著。後來,他們特別呼喊恭請這位神駕,在半信半疑中出言挑戰神明靈威,說要與祂對賭;若神明能讓他們重返原地一小時內發現神壇的話,就連續一週前往神壇燒金奉獻。

意想不到,一群人回到原地,突然有住戶引導,就在一條從沒注意到的死巷暗弄裡,發現一間主祀陳靖姑的小壇;找到的時間,恰恰好就是重返原地後一個小時。這麼一來,原本鐵齒的父親與其他友人,不得不信守承諾,連續去燒香獻紙一個禮拜。後來,父親甚至也帶我們一家人前往禮拜崇信,牽連起人神間的親密姻緣。

許多臺灣人生命經驗中,大概都有那麼一兩則神鬼故事,有時是見證身邊親友受到超自然界影響,甚或是被魔神仔抓走,也有人是不明不白地遇到陰邪祟煞。在日常生活中,總是充滿神靈鬥法傳說,遍及各個地方角落。這些鄉野奇談、靈異故事,在現代社會迷信科技理性的工具性思維中,往往被視為落後、粗俗,甚至違逆人類社會進步。

事實上,生活中這些超自然經驗,不僅是人類社會文明發展的起源動力,恐懼更是人類想像力與創造力的起源,恰恰就是因著神鬼怪異,才能提醒我們不至於妄自尊大。懂得恐懼,才能勇於面對挑戰,才會對眼前諸多有形與無形世界產生警覺,藉此堅定信仰,強化生命經驗當中正向且光明的精神,鍛鍊心靈力量。

飲馬人的神異創作,總是讓人以恐懼為食,並在黑暗之中看見神靈的力量,使黑暗轉向光明,藉此弘揚神靈之偉大。在不信鬼神的現代社會中,提醒我們要懂得相信自己,同時也信賴神靈,活在神裡,以神為樂。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溫宗翰

關於作者 溫宗翰

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 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民間文學博士候選人 民俗亂彈編輯 關注臺灣民俗學、無形文化資產發展等議題 曾參與多部地方志編纂、口述歷史訪談、民俗調查研究等相關工作 以「史學皮肉、民俗骨、文學心」比喻自己的研究心靈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