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鬼仔神》看臺灣現存神社的文化意涵

文/游牧笛(臺灣師範大學地理系博士生、業餘神社愛好者)

初見傳名《鬼仔神》,心想這是與不久前「妖怪風潮」相仿的作品嗎?然而,細細品味才能得知箇中奧妙,這不只是一份「文創產品」,更是一本對於鄉土文化和社會現象有著細膩觀察的人,才能勝任作者的作品。

光是鬼仔神這一角色,作者已然跨越了佛教、道教、民間信仰,以及日本神道教的範疇。其中臺灣人對神道教的認識可能最為淺薄,作為皇民化運動「具體表徵」的神道教神社,也在戰後幾乎破壞殆盡。儘管皇民化運動早就透過歷史課本深植腦海中,但未曾經歷過此一時代的我們,並無法想像皇民化運動的影響層面之廣。

編按:知名靈異小說家飲馬人,推出鬼島故事集第三本力作《鬼仔神》,以神社、錢仙、乩童等信仰背景為主題,交織出精彩的神鬼故事。故事內容講述三位同學利用升國中暑假,在小學校園玩「錢仙」引來在學校駐靈的日本神祇。原來這學校在戰前是日本神社,戰後日本人走了,這尊神卻沒有跟著走,因而衍生出一連串風波。主角李淳一被外靈附身後,受濟公出手轎指示,出外尋找濟公乩身的傳人才能化解危機。本篇為原著小說中之推薦序文之一,臺灣過去有非常多神社,這些消失在眼前的神社,當真就永遠消失了嗎?
*《鬼仔神》訂購:博客來金石堂讀冊生活

神社作為神道教的載體,其空間本身具有「神聖性」,但神社的神聖空間營造卻與一般道教宮廟不同。臺灣總督府規定神社必須遠離市區,此外無論在平地或山上,應選擇清靜地且廣植常綠闊葉喬木,使之可成森嚴之社境。由於上述的規定,令神社多出現在聚落或市街的邊緣。戰後日本離臺,所謂的「森嚴社境」,也就逐漸成為昏暗且雜草叢生的「窳陋之地」,或者被規劃為學校等需要大面積土地的公共機關所在地。曾是神社的學校,例如中大壢中、瑞芳高工、蘇澳國中、竹東高中、鹿港國中、古坑國中、僑善國小……族繁不及備載。

地理實體空間的變革,同時也會影響附近居民的意識與傳言。因其位於聚落偏遠位置,相當於漢人傳統的墳墓區位。故坊間即有傳言,寺廟是供奉神明之處,神社則是供奉靈骨之處,把神社當成陰廟。更有傳言神社附近會有狐狸精出沒,魅惑人群。事實上,絕大多數神社祭祀的是神道教的神靈而非孤魂野鬼,狐狸則是農業與商業守護神「稻荷神」的使者。有些地方的神道教神明與佛教、道教融合,例如有些廟宇祭祀了日本天皇,有些則像是林內神社一樣,從神社變成了濟公廟,認為會持續有神靈護佑蒼生。

這些意識與傳言某種程度上活化了神社的精神,也是現代臺灣文化的展現。在中國寺廟看不到神道教的元素,在日本神社則無道教與民間信仰的強烈沾染。因此,臺灣的神社其實展現出的是獨有的文化景觀,兼有漢文化以及大和文化兩種體系的特色。

更重要的是,無論是哪個體系下的宗教信仰,都隱含著「人心」所嚮的憧憬。臺灣的廟宇經常有「百貨公司」的別稱,「什麼都可以求」的特色即有如現代社會般的分工合作。同時神明也具有人性,神道教地位最高的天照大神,可以因為賭氣而躲起來,使得大地失去光明。鬼仔神有祂的心理需求,不也正好顯示了神性其實也是人性?

既然神性也是人性,那麼對於神靈的虔誠請求,同時也就是對於自己的要求。在社會心理學上或可稱為「自證預言」,即心中所想的會逐漸透過行動而達成。時時心存正念,虔誠敬畏,神靈自然也會有所回應。這也正是《鬼仔神》中主人翁阿弦所積極護持的信念不是嗎?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