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境升堂解冤厄:府城四聯境普濟殿南巡紀行

圖文/鍾承翰(輔仁大學歷史系學生、大學生隨香攝影版主)

睽違四年,普濟殿大駕再次來到林邊放索,這不是第一次,顯然更不會是最後一次。

兩年前,普濟殿的威靈王池府千歲是搭著武轎前來慶讚放索安瀾宮天上聖母繞境,因為是慶讚性質,所以大駕並未前去,更未在當地「辦事」。因此若要追溯上次大駕蒞臨放索,則要追溯至四年前(2014),普濟殿盛大前往放索:武轎以及陣頭繞境,而大駕則負責辦事。此次,普濟殿是在安瀾宮的邀請下,由大駕前往當地,並且設立「刑臺」——由普濟殿池府千歲、聖君廟張法主共同協助安瀾宮天上聖母接受有形、無形界眾生「告狀」。

池府千歲刑臺(鍾承翰攝)

與大小信徒的牽絆

我們無從確定此次安瀾宮再次邀請大駕前往放索的緣由為何,但是從四年前所留下的紀錄影片來看,我們不難看出今年的放索,似乎蕭條了許多,不只少了許多青壯年人口,就連老人、小孩也少了不少。更別說前來廟口接受「祭改」的人數了,雖然猶然不在少數,但是相較於四年前,就是有種相差甚遠的感覺。

大駕七點左右即從台南出發,抵達放索後,由小法團在安瀾宮廟埕安營,完成之後,大駕隨即出發,在王爺指示下,一間間地為信眾檢查。王爺尤其特別照顧當地小孩以及老人,只要有需要,池府千歲必然為其祭改、加持,抑或是由大駕在古紙上敕符,再由法師向王爺確認應當如何使用,並轉達與信眾。

無論是大麻煩,需由黑旗共同完成的祭改,抑或是小小的風水問題,比如家中大門剛好正對樑柱等,池府千歲都細心而仔細地看顧每一位信眾。沿途除了為信眾解決疑難雜症,在一些路口,則由大駕進行祭路煞的儀式,如果遇到空屋抑或是雜草叢生之處,大駕也會特別進到其中巡視,或是命黑旗、法索進到其中清淨該處。

大駕為信眾祭解(鍾承翰攝)

法師向信眾解釋如何使用池王的敕符(鍾承翰攝)

靖海巡安紮五營

當天下午,兩點開始在廟前由法師們一一為信徒制解,小法團唱著出自北斗經的「大聖北斗七元星君」,祭改的差不多以後,大約三點多,大駕離開安瀾宮出發繼續巡視各處,直至四點多始抵達海濱,隨著日趨傍晚,雖然來到海邊,但想著都那麼晚了,應當不會下水,不過在旁的在地人卻言道:「池王每次來到林邊都會下去玩水」。

於是乎,池王一路沿著堤防走,遲遲未踏上堤防,猛然幾次,大駕似乎想衝上堤防卻又放棄;如此來回約莫三四次,大駕來到崎峰海岸邊(南州迎王請水處附近),池王終究踏上堤防了,此時身邊眾人似乎都知道池王想要做些什麼,眼神堅定地彼此相覷,心理已經有個底,準備等會兒大駕要衝入海裡。

來到海邊之後,法師向池府千歲確認是否要下水、以及是否有其他要交代的事情,此時,威靈王交代了三件事:一是去準備一個大漁網,二是先挖一個洞燒一盆金紙準備進行接下來的儀式,三是要在此處直接進行安五營的儀式。

燒完第一盆金紙後,法師緊接著要大夥兒準備安五營,要眾人合力挖五個洞,內放金紙,於此同時,池王利用大駕敕了五道符令,分別在五盆金紙中燒化,燒化同時復由大駕和黑旗分別巡視、加持。安完五營後,在等待漁網來到的同時,池王又再次來到海邊,望著大海。

待漁網抵達後,法師拿著黑旗與法索,和池王的大駕,一起的帶著漁網朝著大海衝。而大駕、法師則一路外朝外海衝去,一點兒也不畏懼於滔滔的海浪,一直到快到消波塊處才返回海岸。

王爺大駕準備衝入海中(鍾承翰攝)

綏靖海域似乎已成為池府千歲的南巡此地的常態(鍾承翰攝)

林茂賢教授新書訂購:博客來金石堂三民書局讀冊生活

大駕隨著浪濤翻滾讓人感覺驚險萬分(鍾承翰攝)

網子隨著大駕逐漸上岸,眾人合力幫忙把漁網拉上來,此時,大駕也沒有閒著,開始將網子壓制,以利眾人將網子合力扛回安瀾宮,如此儀式,象徵著將海域裡的邪祟歹物撈捕上岸,隨著神靈押解至宮廟裡後,待池王和安瀾宮聖母共同升堂,再逐一審問鬼魅。

畢竟捕撈的對象是不明魂體,池王和法師要求黑令旗走在中間,其餘眾人則拉著網子迅速朝安瀾宮前進,大駕則壓在網子最後,避免有任何東西趁機溜走。

回到安瀾宮後,總幹事也已然將刑臺布置完成,其形式如同台南地區廟宇中所常見之「公案桌」。

待一切準備就緒,總幹事隨即高喊道:「奉普濟殿威靈王池府千歲、聖君廟張府聖君、安瀾宮天上聖母娘娘在此設刑臺。」;又聲唸道:「兩邊排班伺候。」,此時兩邊手持板批以及刑具者高喊「威武」,同時以板批和刑具發出聲音。嗣後,總幹事又高聲唱道:「請王爺升堂」,並且說道:「鑼聲高響,不管他鄉、外里,聽聲放告,有冤伸冤。」在敲響九下鑼聲後結束嗆班儀式。

用魚網將水中亡魂拉上岸以期水域平安(鍾承翰攝)

王爺座前公案桌(鍾承翰攝)

這是一塊眾神眷顧的土地

目前普濟殿池府千歲、聖君廟張法主以及安瀾宮天上聖母,仍在放索安瀾宮設立「刑臺」,每日晚間關廟門後接受「放告」,亦即接受無形的來向其申冤,抑或是辦理相關案件。如此形式將在農曆七月暫停,但是會一直持續至農曆八月底,到時候普濟殿的大駕將再次前往安瀾宮、辦事。

看著大駕衝入海中,大駕班成員以及法師更是無所畏懼跟著的衝入大海,就好比出發之前,法師對著眾人喊「請主公!」,每個參與者就像是王爺底下奉命犧牲的部將,勇者無懼。或許,每次能參與在儀式之中,榮耀主公、為主公付出,就是每個人的熱情所在。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