佇在大廟埕戲棚腳:我仍堅持理念也繼續站在這裡

投入民俗研究、教育三十多年的林茂賢教授,近日將個人相關著作進行整理出版,分有傳統戲曲選集與民俗選集兩書。其以實踐民俗學著稱,鼓勵並協助學生與相關研究者投入民俗實踐工作,為目前臺灣大學教育中,教授民俗最多課程者,學生亦不計其數。本套書有其長年推動民俗的深度思維,也有普及大眾的民俗與戲曲議論、隨筆簡介、專題論文等,本文摘錄其出版自序。另可參見推薦序文:廖瓊枝序黃文博序、蔡欣欣序、謝岳龍序、許振榮序

文/林茂賢(臺中教育大學臺灣語文學系副教授)

我是宜蘭人,宜蘭是歌仔戲的發源地,祖父、父親都是北管軒社子弟,從小就接觸臺灣傳統戲曲。我的家族是虔誠敬神拜佛的家庭,每逢神佛誕辰、歲時節日都要遵照傳統禮俗,我的父母至今都維持初一、十五吃素的習慣。雖然祖母也曾經為了領美援的麵粉,而改信「麵粉􏰁」,後來卻因為無法接受不能祭祖的規定,而回歸民間信仰。臺灣傳統戲曲、民俗文化原本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並沒有「到河邊看到魚兒逆水向上游」而立志發揚民俗、戲曲文化,也沒有刻意去「研究」臺灣文化,看布袋戲、歌仔戲,實踐民俗文化原本就是我的生活模式。

大學時期我加入「地方戲曲社」,學習歌仔戲、布袋戲和北管,也積極參與民俗廟會活動;研究所時期因緣際會執行文建會主辦的「民間劇場」活動,爾後又在「施合鄭文化基金會」工讀,擔任《民俗曲藝》雜誌編輯,退伍之後在「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任職;1991 年到巴黎第七大學民族學研究所留學,回國後就在靜宜大學、臺中教育大學任教。

畢業迄今我只做過兩個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民俗藝術基金會推廣、維護臺灣民俗、戲曲,第二個工作就是在大學教授臺灣民俗、戲曲。今後我仍將從事同樣的工作,保存、推展傳統民俗、戲曲,不會轉行也不會放棄,我很確定這就是我一生的事業。

我自詡為臺灣傳統民俗、戲曲的傳播者,我沒有條件和能力為傳統戲曲、民俗培養專業演員或傳承者,但我致力為傳統戲曲培養觀眾,為臺灣民俗塑造參與者,因為沒有觀眾傳統戲曲就會滅絕,沒有參與者民俗就會消失。我規定學生要觀賞傳統戲曲演出,也必需實際參與各項民俗活動,學生每逢歲時節日,要回家掃墓、包粽子、搓湯圓,修課期間必需參加重要民俗活動,期末考試則是要演出布袋戲、歌仔戲,和統計參與民俗活動作為成績評量。實際參與民俗、戲曲活動之後,就不再只是旁觀者,而是傳統文化的實踐者,也唯有真正投入、 履行才能傳承臺灣文化,成為一個正港的臺灣人。

多年來許多畢業學生,都成為傳統戲曲的基本觀眾,和民俗活動的參與者,有些學生投入傳統戲曲工作,或成為地方文史工作者,而且無論從事什麼行業,都會帶領他們的學生、朋友、家人一起參加民俗、戲曲活動,成為臺灣文化最忠實支持者。跟隨媽祖去進香成為學生的「成年禮」,參加王船平安祭典、矮靈 祭,也變成大學必經的歷程。每年大甲媽祖進香起駕日,就成為畢業學生固定的同學會時間。

《大廟埕》、《戲棚腳》是我歷年來在報紙、雜誌和論文發表會所撰寫的非系統性文章,再將這些文章匯編成冊。這些作品所􏰀述的文化現象,或許都已成為過往雲煙,卻能見證30幾年來臺灣民俗和傳統戲曲轉變的歷程。與其把它當作文化研究,不如把它視為文化紀錄。

當年投入民俗、戲曲工作正是臺灣傳統文化落寞之時,曾經自我期許,不要為五斗米折腰,不要因誘惑改變初衷,其實在過程中我也曾經質疑自己從事這工作的意義和可能,在歷經30幾年滄桑之後,讓我引以為傲的是,當年的理想始終未曾改變,至今我仍堅持理念,也繼續站在這裡。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豐饒文化社

關於作者 豐饒文化社

用專業與熱情出版民俗文化書籍,典藏民俗生活、珍惜豐饒臺灣。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