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庄頭同時迎王、送王,影響全臺、本土創發的五年千歲信仰文化

*本文摘引自新書《受眷顧的土地》

文:洪瑩發(中央研究院人社院地理資訊專題中心博士後研究)

馬鳴山鎮安宮祀奉的神明為「五年千歲」,眾多信眾暱稱為「五年王」,五年千歲與五府千歲不同,實際上是由十二位王爺所組成;因逢「寅、午、戌」年即舉辦大型慶典,民眾稱為「五年到」或「五年大科」,是以稱十二位輪值之王爺為「五年千歲」。有趣是,五年大科並非真的五年,實際上為四年一次的盛典,但前一科年之年尾與第一年重疊,所以稱為「五年到」,民眾為表尊敬簡稱為「五年千歲」。

延伸閱讀:「衝」到政府掠袂著的五年大科

五年千歲之來歷,在民間社會有許多版本,若僅依照其姓氏,大抵上與南部道壇所用瘟醮內所請的瘟神姓氏大致相同,實際核對<清醮三五朝文檢>(呂應翔抄本、道光辛巳年)、<靈寶祈安禳災醮事文檢全章>(張德麟抄本、同治庚午年);<靈寶禳災水火祈安清醮文檢>(贊化壇吳忍源抄本);<祈安清醮文檢>(保護壇洪天才抄本);<道教醮事科儀範本文檢部>(曾椿壽抄本)等科儀本,可以發現這十二位千歲之姓氏,與南部道教科儀本中的行瘟與解瘟之神姓氏相符,先不論這些行瘟與解瘟之神是否皆為同一組神,但仍可由五年大科的信仰特質、儀式特徵,乃至於普遍王爺信仰的現象,來了解五年千歲的信仰特徵具有「代天巡狩」「查察善惡」「行瘟解瘟」的輪值特徵。由此亦可知,五年千歲極有可能是經歷時代演化,才成為今日臺灣民間為信徒解決各種疑難雜症的萬能之神。

五年千歲十二位王爺各有其造型與職掌,馬鳴山鎮安宮主要是以盧千歲為正殿鎮殿之神,輔以值科侯、薛千歲為主要神尊。但是分靈宮廟與信眾,除以三尊神尊為迎請對象外,各分靈宮廟與信眾也會因為各種神緣與神蹟,而分靈十二位王爺,或以某位王爺為主神,形成豐富的信仰面貌。

新書訂購網站】
。博客來 https://goo.gl/fhYf2m
。三民書局 https://goo.gl/nBFxTg
。金石堂 https://goo.gl/fsnPZt
。讀冊生活 https://goo.gl/nKGXUC
。誠品網路https://goo.gl/LtSFuj

五年千歲十二位千歲值年與信仰特徵表(資料來源:馬鳴山鎮安宮)

值年千歲姓氏千秋日造 型戰甲帽子衣服
子年張千歲三月初四日粉面黑鬚文袍身頭戴文帝帽米黃色或橙色龍袍
丑年徐千歲八月初三日粉面白鬚文袍身頭戴金貂相帽黑色龍袍
寅年侯千歲五月初五日青底花面紅鬚武甲身頭戴三翅王帽青綠色龍袍
卯年耿千歲五月初七日紅面無鬚文袍身頭戴四角金冠紅色龍袍
辰年吳千歲三月初三日粉面黑鬚文武甲頭戴三翅王帽金黃色龍袍
巳年何千歲八月十二日粉面黑鬚文袍身頭戴文帝帽米黃色或橙色龍袍
午年薛千歲五月初六日粉面無鬚文武甲頭戴二龍冠金黃色龍袍
末年封千歲五月初一日黑底花面黑鬚武甲身頭戴元帥帽紅色龍袍
申年趙千歲三月初八日粉面黑鬚文武甲頭戴文帝帽金黃色或橙色龍袍
酉年譚千歲十二月初一日紅底花面黑鬚武甲身頭戴四角金帽黑色龍袍型
戌年盧千歲五月十二日紅面黑鬚文袍身頭戴文帝帽米黃色龍袍
亥年羅千歲正月十二日粉面無鬚武甲身頭戴二龍冠紅色龍袍
子年至巳年六位千歲(李永倫攝;摘引自《受眷顧的土地》)
午年至亥年六位千歲(李永倫攝;摘引自《受眷顧的土地》)

馬鳴山信眾除遍布全台外,也不少移民分靈千歲往海外庇佑,讓千歲威靈庇佑四海,但是除各地信眾外,透過信眾的不同參與形式與所在的區域,可分為五股、香庄、分靈信眾三個層級。

  • 祭祀核心:五股十四庄

馬鳴山其主要祭祀範圍的五股十四庄,跨越雲林縣褒忠與東勢兩鄉,為褒忠鄉的馬鳴山、六塊寮、新厝仔、芋頭厝、有才寮(含北興)、田洋、褒忠,東勢鄉之媽祖埔(媽埔)、月眉、復興、昌南、同安厝(含同北)]等村莊。馬鳴山鎮安宮的祭祀與管理組織,皆由上述聚落所組織而成「五股」來辦理。早期馬鳴山由十庄會管理,分別為:月眉、媽埔、六塊、有才、昌南、新厝、芋頭、呂厝、同安、馬鳴山,至光緒十三年才由十庄會改為五股會,五股組成庄頭有些許變動,目前所看到的約是在民國四十年後成形的五股組織。早期主要為各種祭祀分工之組織,現在則是綜合寺廟管理與祭祀參與的組織,廟方的管理委員會由各股推派,形成祭祀與管理成員合一的組織,目前五股的組成為:   

主會股:馬埔、六塊、褒忠。 
主醮股:同安。
主壇股:新厝、芋頭、有才。 
主普股:月眉、田洋。 
三官首股:馬鳴山、昌南、復興[

從其五股的名稱看來,主要是參與每年冬祭(謝平安醮典),以及五年大科的大祭典(三朝清醮)所組成的祭祀組織,由此也能看出鎮安宮的主要祭祀空間。

馬鳴山鎮安宮迎王期的壯闊景象(李永倫攝影)
  • 香庄:雲嘉平原的跨界之神

馬鳴山的第二種主要信仰範圍為:「香庄」,香庄為五年大科前來迎請五年千歲的聚落或寺廟,大致上主要分布於雲嘉平原上,登記表上的單位統計約三百餘個,主要以雲林縣、嘉義縣的沿海、平原鄉鎮的聚落為主,以及從雲嘉平原遷入嘉義市與其他縣市的移民,所形成的廣泛範圍。每逢五年大科時,五年千歲的信仰範圍就非僅限於此,還包含進香、香路等其他類型的祭祀儀式,這時的香庄,就會因為迎王、送王的儀式層疊,形成豐富多元的信仰型態,並且由三百餘個庄頭,擴張超過五百個自然香庄。在五年大科最主要的二個月期間,整個雲嘉平原超過五百個庄頭投入迎送王儀式,每日約可有六十個庄頭同時進行請王、遶境等相關儀式,雖然各地規模大小不一,但數量與密集度之高,使人相當震撼。同時,也因為迎五年王是傳統社會遺留重要的祭典儀式,這使五年大科成為雲嘉地區唯一得以跨越縣市鄉鎮藩籬,展露原始聚落信仰特徵的神明。

五年大科期間,五年王帶動雲嘉地區眾多地方神祇的信仰文化(李永倫攝影)
  • 分靈:隨靈驗與移民擴散全臺

除此之外,馬鳴山鎮安宮也是臺灣五年千歲的信仰中心,在雲嘉地區有眾多分靈外,隨著千歲威靈遠播,以及戰後雲嘉移民的帶動,許多宮廟或是私人都前來分靈五年千歲,前往臺灣各地建立寺廟宮壇,構成鎮安宮的第三層信仰範圍,即是以五年千歲為核心的分靈寺廟宮壇所組成,範圍遍布全臺。據統計資料,分靈五年千歲的宮廟,初期主要是以香庄核心的雲嘉地區為最多,而後隨著民國六、七十年代隨都市化移民與臺灣神壇興起,尤其1970-1980臺灣經濟起飛,都市邊緣興起大量的小型加工廠或是建立加工處區,吸引大量中南部與澎湖的移民往北部都會區與高雄市兩向集中,所以大量移民攜帶原鄉神明到北部、南部,並陸續開壇建廟,大量隨著雲嘉信眾分靈南北都會區,以及慕名而來的信眾分靈,讓五年千歲澤披全臺。

每四年一次的五年大科,不僅香庄、香路的廟宇,各分靈廟宇也紛紛回到鎮安宮請王,使科年期間的廟埕湧滿人潮,全臺各地都能看見迎請五年千歲、恭送王爺的祭典儀式,這使每次的「五年到」,讓五年千歲成為那一年度臺灣移動最頻繁、最忙錄的神明。

延伸閱讀:李豐楙教授推薦《受眷顧的土地》
延伸閱讀:五年王的聖誕節

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與投稿須知*

洪瑩發

關於作者 洪瑩發

洪瑩發 一個不斷在田野奔跑的野人。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博士後研究員,並擔任臺灣淡南民俗文化研究會常務理事、大甲媽祖教師研習團執行秘書、民俗亂彈編輯。長期從事臺灣以及華人世界民俗以及民間信仰研究,以及空間分析與數位人文相關運用,研究領域在王爺信仰、媽祖信仰、民俗飲食、民間儀式、地方社會與宗教、道法儀式等研究。著有《受眷顧的土地:馬鳴山鎮安宮五年大科》、《代天宣化:台灣王爺信仰與傳說》、《巡狩神舟――台灣王爺祭典王船製作技術》、《台灣王爺信仰與傳說》、《解讀大甲媽-戰後大甲媽祖信仰的發展》等書,並與多人合著《西港刈香》、《東港迎王平安祭典》、《臺南傳統道壇研究》、《臺南王爺信仰與儀式》、《臺灣瘋媽祖-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大甲媽祖進香的儀式與祭典》等書。長期號招民俗同好與專業團隊記錄台灣民俗,目前製作紀錄影像約二十餘部。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