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宋光宇】宗教學者會如何面對死亡?

宋光宇(1949年3月31日-2016年9月13日)/人類學家、考古學家、歷史學家、宗教學家

文/李世偉(東華大學台灣文化系副教授)

「宗教學者會如何面對死亡?」

這是我偶爾會浮上心頭的問題,有此一問,不單單是自己的研究專業使然,更在於「了生死」 實為宗教本質性的課題,接近死亡的態度即為接近生命的態度;另外,宗教作為「知識專業」或「生命本業」?宗教學者經常主動或被動地測量兩者的距離,然後終得回身一問。其實,對所有以知識研究為業者都難逃一問;面對生死大事,專業知識之起用為何? 2016 年 9 月 13 日,台灣著名的宗教學者、我的博士論文指導老師宋光宇教授過世,對此一大哉問,做了些示現。

宋老師六十七歲辭世,仍是春秋鼎盛之年,無論在學術事業或修道之途,都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與宋老師接觸過的人,都很容易領受到他的親切豪爽,既善飲也健談,只要你願意,他便能上下五千年、縱橫十萬里;興致一來,他會領著朋友、學生溜出學術會議會場,到鄰近寺廟、古蹟探遊;課堂上則是談笑風生,偶爾玩玩能量遊戲,或者師生齊種田,對論文指導的學生則近乎野放,無有拘束,在他身上流露著幾分魏晉名士的風流況味,兼有著美式開放作風,令人稱道。

然而,宋老師另一個生命面向是相當儒家性格的,他戮力於學且自成一家,台大學士、美國賓大博士、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閃耀的學術光環加其身。三十四歲時以《天道鉤沉——一貫道調查報告》專書奠定學術名聲,這是台灣第一本對這個信徒最多的民間教派,做出最詳實調查研究的學術論著,也間接促成一貫道由地下化而解禁公開。他綜合人類學、歷史學及相關社會學科,對民間宗教信仰、善書文化、台灣史的研究,提出頗多具有啟發 性的觀點。埋首書齋、勤於論述之外,宋老師有更大的學術企圖心,從中研院退休後,他在佛光大學創設國內第一所「生命學研究所」,將氣功、中醫、量子物理學、宗教學、人類學彙整成一個新穎的社會學科,既參究理論也具體實踐,一時之間頗動視聽。 這些學術成就與事業,除了是個人的興趣所在,也是傳統中國耀祖顯親之道,在他諸多論及傳統善書中將有德者「封神」,其實是中國人追求不朽、光耀家族的表現;論及戰後台灣的經濟奇蹟, 更定性為「重利以顯親」⋯⋯,我認為這不只是宋老師的研究洞見,更是映攝著一份深厚的自我期許。此外,他對家人竭心盡力地呵護照顧,都可見到濃厚儒者情懷與自我承擔。

結婚照,摘自《近代華人宗教活動與民間文化:宋光宇教授紀念文集》

勤勉與承擔,功業與成就,本為人情之常,也是儒家社會文 化所鼓勵者,然而人間事本無常,客觀環境有所變化,當事人的生命抉擇即為關鍵。「入於儒,出於道」,經常用來形容中國知 識份子的處境,也是一種生命的調和。宋老師很想有一番學術作為,但凡事難盡人願,他的學術專業 ——民間宗教與文化,在史語所處於邊陲之地位,知音者無幾;在佛光大學自立山頭創建「生命學研究所」,但隨著主客觀環境的變化,該所最後遭重整合併;此外,他在幾個宗教道場與前進大陸等作為,能有發揮者也有限,這些風雲變幻、潮起潮落,宋老師浮沉其中,想必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風在哪裡,浪就在哪裡,期待在哪裡,失落就在哪裡」, 他如何看待生命的起落?人生必然的逆境與凶險,是否因自我過高的期待而跌落更深更重?

令人玩味咀嚼的是,宋老師作為著名的宗教學者,乃至「生命學」學者,他的自我生命實踐為何?「宗教(學)」是一種對象化的客觀知識,或者得以從中滋養並自我轉化?他滿腹經綸的知識,尤其是宗教學、生命學知識,似乎在最終的時刻完全使不上力,委實令人感慨。這也讓我想起近似之例,早年台大哲學系教授方東美,以研究大乘佛學聞名,臨終之前皈依不識字的「水果師」廣欽和尚,學貫中西的佛學教授臣服於素樸純然的文盲和尚?對於知識份子及現代人,都是一個可細參的公案。

宋老師在最後的生命階段,似乎有著極大的無力感。過去悟道者都告訴我們,死亡絕非谷底,反而是生命超越翻轉的所在,放下與臣服,帶著觀照與覺察,死亡將是瞥見存在之光的時刻, 也是生命開花的契機。博士班畢業後,我與宋老師因緣有別,除了一些學術會議的場合,沒有甚麼機會深談互動,對於他人生後期的變化關鍵為何?所知有限,也來不及請益了。宗教專業與生 命本業之間,為學與為道之際,生命與死亡之鏈,宋老師為我們留下了一道深究的習題。

*本文為《宋光宇教授紀念文集追思文集》主編追思文,相關出版資訊詳下所示:

訂書連結:博客來讀冊生活金石堂
主編:李世偉|出版社:博揚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03-15|ISBN/ISSN:9789867127303
語言:繁體中文|裝訂方式:平裝|頁數:492頁
書籍尺寸:長:235mm \ 寬:170mm \ 高:25mm

【編者序】

如果宋光宇老師還在世,今年三月便可做七十歲的大壽,「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這是孔子在人生謝幕前,對生命總結的最後一個階段之論,那是個生命自在無礙、與天地渾然為一的狀態,用靈性修持的語言:生命已然開花。當然,歷史沒有「如果」,生命也沒有「如果」,宋老師畢竟在三年前離世,正值春秋鼎盛之年,留給親友故舊許多驚嘆與遺憾。如果靈魂是永生的,我們希望天上的宋老師已然成為美麗的花朵,綻放著芬芳與光彩。

在學術圈中,一些學者在往生後,親友弟子為其編輯出版紀念文集,是個常見之舉。學者將生命中最大的創造力,表現在論文中,因此藉由紀念文集的問世,既符主人翁之性情,也具有「以文顯人」之意。不過,宋老師過世後好一陣子,並未有編纂紀念文集的聽聞,老友王見川提議我成其事,儘管宋老師作為我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但我們在生活互動上有限,師徒關係其實鬆散,近十幾年來各有因緣,互動更屬有限,加上自己生性疏懶,本應有更適當的人選來處理此事,至少能更近距離展現宋老師的學術生命與平生經歷,但這個期待到底落空,只好由我承擔下來,算是作為自己學術生涯的回饋。每個人的生命都有貴人相扶,宋老師是我的貴人之一,這是一點投桃報李的綿薄之作,就請十方笑納了。

這本紀念文集分成兩部分:其一是學術論文,其二是紀念感文,另外由我編輯了宋老師的簡歷、著作目錄,以及宋光定先生提供的生平照片若干。在作者的人選上,原本我羅列了一份清單,含括宋老師的親人、學術界友人、授業弟子、宗教界友人,經過幾度聯繫與確認後,便有了本書的這些作者與大作,在此感謝這些朋友的慷慨相助與供稿,權且當作宋老師七十冥誕的禮物,也希望能慰藉他在天之靈。

李世偉,〈編言〉,《近代華人宗教活動與民間文化:宋光宇教授紀念文集》,台北:博揚,2019年。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與投稿須知*

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2 comments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