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古蹟仙:林衡道先生的sloppy style

文:林美容/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

2006年6月我正在進行劉枝萬先生口述歷史的訪談,有一次訪問劉枝萬老師的時候,他提到,他是林熊祥先生擔任台灣省文獻會主委的時候,從南投縣文獻委員會轉到位在中山堂附近的台灣省文獻會服務。他很推崇林熊祥先生,說他是大人物,是日本學習院大學畢業的,是日治時代的臺灣貴族,思想、見識都很高超,省文獻會被降格,成為省政府民政廳屬下的單位的時候,他不爽,就不幹了。他對自己的兒子林衡道先生的評價沒有很好。

鄧惠恩攝影(1994-11-26)。林衡道參與「漫談西門町史」座談會,摘引自:《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5c/28/f2.html

那時我正好來人類學營上課,我跟同事林開世老師談到他阿公,他父親是林熊祥先生的三子,林衡道先生是長子,林衡立先生是次子。他說許雪姬老師有一篇關於林熊祥(之後查的結果是關於林熊徵)的文章,此外沒有什麼人寫林熊祥(其實毛一波有寫),我有點鼓勵林開世去寫他阿公,甚至提到林獻堂的日記之中譯本已經出到十二冊了,這兩人或可做一些比較,同樣是日治時期的貴族,林獻堂先生做過省文獻會前身也就是台灣通志館的館長,之後林熊祥先生出掌省文獻會,兩人先後主導台灣的文獻工作,或有一些意義。

林開世老師提到其大伯晚年,有一次林開世跟他出遊,林衡道先生對他父親沒有器重他,仍耿耿於懷,有些怨恨。林衡道說他是受日本教育的,會寫日本的俳句,當然對於中國詩就有所不能,他認為其父林熊祥對他的期待是不公平的。聽他這樣講,我突然想到林衡道一生吊兒郎當的裝扮會不會是對他父親的一種反動,沒想到林開世老師馬上附和說對,就是這樣。林衡道是故意的,因為林熊祥先生非常有威嚴,高高在上,林開世老師說他們小時候都生活在他祖父的陰影下,那麼樣一位聲望、地位、學識、思想都很高超的人,對子孫確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林衡道先生身為長子,壓力一定更大,反抗、反動的力道或者更強,或許要讀一下林衡道先生的口述史。

回想我剛加入中研院民族所開始我的學術生涯之後沒多久,我就參加林本源基金會所屬臺灣風物雜誌社每月所舉辦的演講會,這演講會是在台北車站對面的YMCA舉行,每次演講之後,大家就在那裡用西餐。因此常常有機會看到林衡道先生,我也曾在田野中看過這位前輩帶隊在講解古蹟。林衡道先生慣常的穿著就是襯衫加西裝外套,沒有領帶,襯衫也沒有紮進長褲裡,他穿的長褲是寬寬鬆鬆的休閒褲子,褲帶還經常掛著一條毛巾,以便擦汗。如今斯人已遠,年輕輩研究民俗的朋友也少有人見過他了。林衡道先生揮汗在古蹟前辛苦解說的神情,我想曾是許多人心中的一個風景,僅以此文紀念之。

李乾朗攝影(摘引自文化部網站)https://www.moc.gov.tw/information_250_35571.html

【林衡道小檔案】 (文:溫宗翰)

林衡道(1915年5月2日-1997年1月18日)為臺灣知名學者,被譽為「臺灣古蹟仙」,也有人稱作「臺灣活字典」、「臺灣史蹟百科活字典」,學科專業雖為歷史,但也是文學、民俗、建築藝術等領域多棲。出身於臺灣五大家族之一的板橋林家,其父親為著名士紳林熊祥。林衡道於日本出生,於福州度過童年,畢業於日本仙臺東北帝國大學經濟科;1944年,娶臺灣第一醫學博士杜聰明醫師的獨生女杜淑純女士為妻,1992年離異。
 
據說,林衡道是受到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影響,開啟其對民俗之興趣,長年沈浸於民俗、古蹟。任職於臺灣省文獻委員會,自1950年代開始走訪全臺各地,記載眾多寺廟、名勝、古宅、特產、傳說、人物等史事,出版五十多部文史專著,如《台灣勝蹟採訪冊》、《鯤島探源》、《臺灣民俗論集》等。同時也撰寫詩歌、小說,出版有《絲綢的手帕》、《前夜》等作品。1983年獲國家文藝獎、1994年獲行政院文化獎。
 
林衡道雖為文史多棲,但相傳也因其參與CC派而於本土文壇略有爭議。CC派為早期中國國民黨主要派系,以領導人陳立夫、陳果夫之字母開頭命名,CC派曾組成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歷經升併最後成立「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即早期知名的中統局,頗受蔣介石器重。二二八事件後據林衡道回憶,陳儀利用情治機關打擊CC派,其後中統局裁撤轉型。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與投稿須知*

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關於作者 etlmr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