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情色奇案:呂祖廟摜籃仔假燒金

文/何敬堯(作家,編著有:《妖怪臺灣》《妖怪臺灣地圖》等。)

本文節錄自新書《妖怪臺灣地圖》,訂購請洽:博客來讀冊生活金石堂

「林投姐」與「周成過臺灣」都是臺灣相當知名的民間故事,但同為「清代臺灣三大奇案」中的另一知名案件:「呂祖廟燒金」,相較之下就很少人知道。雖然如此,臺灣俗語當中的「摜籃仔,假燒金」以及歇後語「呂祖廟燒金:糕仔昧記提」則都跟這則故事有關。這段故事發生於清國時期的臺南府城,供奉呂洞賓的呂祖廟,曾經發生淫穢醜聞、殺人命案。就已知的文獻至少就有四種版本:

1、趙鍾麒(筆名鍊仙)在《三六九小報》第15號、第16號發表<呂廟燒金>(1930):

據說臺南有一位文士,饒有文名,但家貧落魄,有一位貢生(科舉成績優異者)聘請他去外地的田莊經營租館,文士的妻女就留守家中。當時,有一位屠夫垂涎文士之妻的美色,於是拜託呂祖廟的道姑,幫他和婦人撮合。於是,道姑邀請婦人來廟裡祈禱,暗中讓她服下春藥,屠夫因此遂願。沒想到,婦人芳心暗許,經常前往呂祖廟與屠夫幽會。每當婦人要前往廟裡燒金,都會跟女兒說她會帶糕餅回來,不過每次總會忘記此事。後來,貢生察覺朋友之妻不對勁,派夥計去調查。夥計詢問婦人女兒,她說母親常常去呂祖廟燒金,卻忘記取糕餅回來,騙她獨守空家。女兒之言,讓母親的偷情東窗事發。文士得知詳情之後,其妻才認罪。貢生一怒之下,向官府報告呂祖廟發生的姦情。雖然官府重罰道姑與屠夫,但是「呂祖廟燒金,糕子忘記取回來」的俗語,已經人盡皆知,成為笑柄。

2、連橫在《三六九小報》發表的<雅言>(1932):

「前時有尼居之,不守清規,冶遊子弟出入其間。」也就是說,女尼暗中將呂祖廟作為冶遊的歡樂場,引誘婦女前來。眾人訾議,傳出「呂祖廟燒金,糕仔昧記提來」的諺語。官府知情之後,便將女尼逐出,改為「引心書院」。此外,連橫的《臺灣通史》也有記錄此事。

3、鄭明在《臺灣新文學》發表的<呂祖廟燒金>(1936):

臺南有一位陳先生,本來在關帝廟教書,但因為收入不好,受到鄭先生邀請,離城去工作。某日,他的妻子帶女兒到呂祖廟燒香祈福,離廟之後,因為忘記將敬拜菩薩的糕仔拿起來,於是返廟去取。這時,一位來自興化的屠夫恰巧看見婦人,為之傾倒。於是,屠夫賄賂呂祖廟的尼姑啟明,藉由她的牽線,總算能與對方偷情。後來,鄭先生察覺此事,發信請陳先生返回府城。陳先生聽從鄭先生的建議,決定嚴懲惡人。他先讓妻子認罪,再藉由妻子引誘屠夫,趁屠夫不備之時,用刀割掉屠夫的舌頭。然後,陳先生再前往呂祖廟,殺死尼姑啟明,並將舌頭塞在尼姑口中,栽贓屠夫強姦不從,因而殺害尼姑。最後,官府逮捕屠夫,讓其伏法。此後,當地就流傳「呂祖廟燒金,糕仔忘記拿回來」的故事。

4、吳劍虹在《清代臺灣三大奇案》撰寫的<呂祖廟燒金>(1955):

呂祖廟有一位道姑,名叫月仙,暗中與廟旁的屠戶木發成姦。木發威脅月仙要幫他接近一名女子,否則就要洩漏她偷情的秘密。女子是杞家的少婦,名叫素貞,丈夫名叫杞介仁。杞介仁接受郭姓貢生的邀請,數月前就出門去外地的租館擔任掌櫃。某日,素貞參拜呂祖廟,月仙讓素貞暗中飲下春藥,木發藉機與素貞交歡。素貞返家之後,女兒向她討之前約定要買的糕餅,素貞藉口糕餅放在呂祖廟,忘記帶回來。郭姓貢生知情之後,請杞介仁返家。杞介仁探究此事,才明瞭道姑先下藥妻子,讓木發能夠得逞。素貞知道自己遭受詭計,悔不當初。當木發又來家中,素貞趁機以利剪割掉木發的陽物,木發哀鳴亂奔,摔跤而死。杞介仁則拿木發的陰莖給道姑觀看,趁她驚慌,以屠刀刺死對方。最後,人們發現呂祖廟門前倒臥著失去半截陰莖、裸著下半身死亡的木發,而道姑則死在道房床上,手裡握住半截陰莖。城裡的人都說,道姑為了反抗意圖不軌的屠戶,結果雙亡。

呂祖廟燒金也被改編為電影《屠夫》

藉由以上四種版本,可以看出呂祖廟傳說經過每一代文人潤飾的痕跡。例如,為道姑、屠夫、少婦等人被安上姓名,或者為屠夫與道姑之死增加更多戲劇效果。

因為這則奇案情節聳動,所以電影公司曾改編為《屠夫》(1984),導演王重光,編劇呂繼尚,主演則是劉玉璞(飾少婦)、陳觀泰(飾屠夫)、陸儀鳳(飾道姑)。電影劇情描述,許木發原本是江洋大盜,被官兵追捕之時,結識月仙。他們兩人亡命天涯,將呂祖廟內的老道姑殺掉,竊占其廟。月仙成為廟裡道姑,木發則做屠夫生意。之後,月仙受到木發拜託,撮合他與少婦素貞。素貞飲下春藥,讓木發得逞。素貞雖然屈辱,但只能忍氣吞聲。當素貞得知生死未卜的丈夫從海外歸來,她總算能面對自己。最後,素貞將木發灌醉,趁其不備,用利剪切掉木發陰處,木發受傷奔逃,跌入溪中死亡。接著,素貞殺掉月仙,再切腹自殺。

很明顯,電影改編自吳劍虹的版本,同時也增添許多巧思。例如,讓少婦成為受害者,並且讓她進行「女性的復仇」,這是其他版本沒有的情節。影視改編除了電影之外,三立電視臺「戲說臺灣」的單元也曾以此為題材,製作<呂祖廟燒金>(2002)的電視劇。

福州船政局測繪的「臺灣府城街道全圖」(一八七五年),畫出「柱仔行」街道,引心書院(原呂祖廟)就位在呂祖街與柱仔行街的交叉路口。
古地圖「臺南府迅速測圖」(一八九六年),標誌出「呂祖祠」位於「桂(應為「柱」)仔巷」的路口。由這項資料可以佐證,一八九○年後,當地仕紳確實將此地改回供奉呂祖的廟祠。

呂祖廟事件,猶如古代的八卦新聞。至於故事中最重要的呂祖廟地點,位於「柱仔行街」。因為以前此地是貨物集散地,挑夫聚集為「挑仔行」,閩南語音轉寫為「柱仔行」。現在這條街的名字,則改為「府中街」。

據說,呂祖廟有三川門、拜亭、正殿、後殿,規模頗大。不過,此廟早已不存。我訪查此地,已成民宅,只剩下疑似廟殿的梁柱與壁面。雖然舊廟已然消失,但是仍然可以藉由一些線索,旁敲側擊呂祖廟的身世。嘉慶年間編修的《續修臺灣縣志》曾提到呂祖廟,說明此廟在1807年修建,奉祀「純陽子呂洞賓」。

日治時期,連橫在《臺灣通史》提及引心書院,說它原名「引心文社」,在1810年成立於檨仔林街。1813年,知縣黎溶與邑紳黃拔萃商議將之改為臺灣縣轄書院,也就是官辦民營,並且捐款置產。之後,位於柱仔行街的呂祖廟就改為引心書院。1886年,知縣沈受謙又將引心書院移至赤崁樓旁,改名「蓬壺書院」。

如果參考以上敘述,那麼「呂祖廟情色案件」發生的時間,可能會在1807年至1813年的時間之內(但也可能更晚一點,因為連橫文章並未明講呂祖廟改為書院的確切年代)。當呂祖廟淫事盛傳之後,官府與當地仕紳便決定將象徵「道德修養」的書院改建於這塊敗德之地。

被拆廢的呂祖廟附近民宅,依然奉祀呂洞賓的神像。但原本廟中的呂洞賓神像則不知去向。

儘管呂祖廟看似已經不存,但其實還有後續發展。

根據唐贊袞《臺陽見聞錄》以及《臺灣南部碑文集成》中的<改建呂祖祠碑>的文章所述,雖然引心書院後來遷至赤崁樓旁,但是到了1890年,當地仕紳認為棄置的書院(也就是呂祖廟)圮廢已久,於是將之再改回呂祖廟,並在1893年立碑紀念。

雖然無法得知改建後的呂祖廟詳細情況,但是到了日治時期,《臺灣日日新報》刊出<赤崁特訊:選任管理>(1924年8月21日),提到呂祖廟選任管理人五名,分別是黃欣、許廷光、陳鴻鳴、趙鍾麒、石秀芳。另一則新聞則是<三祠管理設定>(1926年9月28日)。藉由這兩則新聞,可知呂祖廟直到1926年仍在運作。至於呂祖廟在何時毀廢,仍待進一步調查。

雖然這則奇案還有諸多謎題未解,但是從府城開始流傳的「呂祖廟燒金,糕仔忘記拿」、「摜籃仔,假燒金」等等話語,已經成為民間約定俗成的諺語。並且從原本的偷情笑談,衍伸出指稱他人「表裡不一」的意思。

★ 尋幽線索 |呂祖廟舊址:臺南市府中街九十八巷。
★ 本文出處 | 何敬堯著,《妖怪臺灣地圖》,聯經出版公司,2019年

*民俗亂彈版權聲明與投稿須知*

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