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德喜事不能少的一味:隆興閣金光戲《五爪金鷹》觀後筆記

圖文/陳正雄(大葉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 演出團隊:隆興閣掌中劇團
  • 觀演時間:2020年3月16日晚間19時。
  • 觀演作品:《五爪金鷹之無歸空門不和尚》(第15集)
  • 觀演地點:雲林縣莿桐鄉埔子村福德宮

雲林縣隆興閣掌中劇團是在地優秀劇團,更獲得政府的肯定,曾入選2001-2002年國家扶植團隊,之後也入選客家委員會的扶植團隊,是以詔安客語布袋戲為特色。隆興閣創立於廖來興(1929-2003)之手,傳至第二代廖昭堂(1957-)以金光戲「五爪金鷹」為招牌戲,在民間表演場上耕耘,之後才拓展文化場演出。

然而「隆興閣」廖昭堂引以為傲的是民戲(酬神戲)的演出受到觀眾喜愛,目前邀約不斷。觀察所知是兩代人慘澹經營,民戲扎根日漸穩固,而廖昭堂將金光戲「五爪金鷹」加以編演,更以大型布袋戲的型態打響名號。他將此劇連續演出,只要地方廟宇再次聘演,再來演出的內容一定不同,長久下來打響名聲。

金光戲是戰後布袋戲發展出來不同於傳統戲碼的類型,故事光怪陸離,強調正邪對立、恩怨情仇主題,能發展曲折離奇、複雜的長篇劇情。尤其人物具有深厚內功、金剛不壞之身的特點,伴隨劇情的懸疑詭異、誇張刺激,引人入勝。不能說是搭上布景舞臺,使用較大的戲偶,加上五顏六色的燈光,而不探究演出內容,就直呼這是金光戲。不過本在戰後商業劇場流行的劇型一旦轉戰廟口酬神演出,往往因演出天數較短,表演場合不同於室內劇場,所以劇團在演出內容上就多選擇篇幅較短且熱鬧精彩的橋段。

觀看隆興閣在莿桐鄉演出酬神戲是埔子村內福德宮安座慶典,舉辦祭祀,少不了酬神戲演出。晚上觀眾甚是捧場,在此地演出是進展到第15集,其中無歸空門不和尚即將登場。故事背景以天南派小神洲與天宮透地獄.世外極樂洲的對立為主,劇情開頭是復仇童尋仇,找上五爪金鷹,逼問白馬明珠下落,而兩人發生衝突,最後第三者出面化解一切。接著,復仇童向真正的凶手五旗亂天下挑戰,不幸敗亡。還有魔海高士與啞口靈光美男子決鬥、第三者師徒進攻世外極樂洲、萬古流芳大聖俠與太祖閻王定決鬥、魔教三絕進攻天南派、棺墳藏劍尋找不和尚等情節。人物一一出場採取行動,引發諸多情節線,彼此交錯,透過人物說白也清楚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    

戲偶採用電視木偶,在情節緊湊、環環相扣之下,引發的熱鬧打鬥,自有一套表演公式,如火花一來一往、煙火鞭炮等效果運用,甚至音樂選用播放都是戲劇效果重要的一部分。比如,萬古流芳大聖俠與太祖閻王定打鬥先使用道具轉盤轉動,表示運功,並以掌力相拚;第二回合發出氣功則以煙霧火花效果表現;第三回合太祖閻王定變身「萬幻魔體」(以一尊九頭十八隻手戲偶出現);萬古流芳大聖俠則以「七星分屍法」(以三朵蓮花表現)迎戰。演出當中因為戲偶較重,演師操作上不輕鬆,有時戲偶晃動較大,動作較不細膩,然而整場演出時間長達兩小時又四十分鐘,實在考驗演師體力。

演出模式是主演在臺前說白,似乎已成大型布袋戲演出的常態,不過主演需要極好的記憶力與臨場反應,擅長敘述故事,藉由說白能力將這情節串連,製造誇張言語、鋪陳懸疑、引起觀眾好奇心,才能抓住觀眾目光。不能老是以特技表演,如射箭、吹氣球、變臉……等技法想要留住觀眾,長久之計,還是得在劇情、人物表現上多多用心揪住觀眾的心。整場下來,很少使用道具偶(如劇中使用蠍子增添效果),也沒有特技偶表演的場面,相較其他演師的做法,十分凸顯他的特色。

 廟會場上,信徒崇敬神明舉辦祭祀活動,以戲劇娛人娛神,過去即有「誤戲誤三牲」俗諺,沒有酬神戲演出就少了祭祀文化的意涵。隆興閣現場演出音響音量適中,不吵雜,男女老少觀眾待得住。有時劇團演出如果音量過大,也會遭到附近民眾檢舉,得相當注意,必須營造良好閱聽環境。在防疫期間,看到信眾仍然熱情不減,當然也不少戴上口罩就是愛看「五爪金鷹」的戲迷黏在臺前,直到收幕結束。在廟會活動上,民間戲曲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是展現生命力的重要場域,其中請主(聘戲者)、劇團及觀眾,三者是這戲劇生態中重要角色。

關於作者 陳 正雄

畢業於東華大學中文系民間文學博士班,現為彰化鳳舞奇觀布袋戲團副團長、大葉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