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鬼收瘟顯威靈:說家將「開四門」陣法

【編輯部】本文為作者自行投稿, 家將陣法具有制煞、賜福功能,並深藏有神秘力量的色彩,包含傳統神秘之學,「開四門」是民俗陣頭必要演示的陣法之一,「嘉邑如意振裕堂八家將」隊伍中「甘、柳、謝、范」四將為一組,時常於拜廟、參神或地方巡視時執行「開四門」陣法,本文將概略說明陣法內涵及如何達到制煞目的。

文/ 吳宏毅 (天主教輔仁大學宗教所在職班碩士生)

2019年底,新型冠肺炎(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截至目前為止,疫情已造成全世界經濟停滯、衰退,死亡更是數以萬計。所幸臺灣的疫情在官方與全民一條心的情況下,極力貫徹防疫法則不使疫情擴散、失控。在宗教方面,全臺各大指標性宮廟也因應這波肺炎疫情,相繼舉行「和瘟送王」醮事或祈福法會,運用宗教信仰的力量,祈求神靈可以庇佑全國人民,使疫情趨緩盡快恢復生活秩序。

把時間序拉回到清領時期的臺灣,最早記載送瘟文獻是清康熙陳夢林所著《諸羅縣志》,其風俗志篇說到:「歛金造船,器用幣帛服食悉備,招巫設壇,名曰王醮,三歲一舉,以送瘟王。醮畢,盛席演戲,值事儼恪跪進酒食。既畢乃送船入水,順流揚帆以去;或泊其岸則其鄉多厲,必更禳之。」可見和瘟送王醮事,對當時居住臺灣沿海居民有多重要,需每三年舉行一次。

白龍庵為全臺家將發源地,主要奉祀逐瘟之神五福大帝, 根據《安平縣志》記錄:「六月,白龍庵送船。每年由五瘟王爺擇日開堂,為萬民進香。三天後,王船出海紙制王船。先一日,殺生。收殺五毒諸血於木桶內,名曰「千斤擔」。當擇一好氣運之人擔出城外,與王船同時燒化。民人贈送品物米包,名曰「添載」。是日出海,鑼皷喧天,甚鬧。一年一次,取其逐疫之義也。」故家將團每逢送王科事,必定出軍護衛主神,協助主神巡查地方,執行驅邪除穢的任務,直到受「噍吧哖事件」影響後才停止。

家將陣法具有制煞、賜福功能,並深藏有神秘力量的色彩。其中包含傳統神秘之學:「陰陽、五行、四象、七星、八卦、九宮」等元素,以「全臺白龍庵如意增壽堂」首傳「嘉邑如意振裕堂八家將」為例,如意振裕堂腳步、陣法傳衍全臺是為濫觴,隊伍中「甘、柳、謝、范」四將為一組,時常於拜廟、參神或地方巡視時執行「開四門」陣法,本文將概略說明陣法內涵及如何達到制煞目的。

「開四門」是民俗陣頭必要演示的陣法之一,各門派傳承對開四門的步驟、方法不一而同,對於陣中四門是為哪四門眾說紛紜,其實可以從法師、道士在敕符口訣探求一二。法師、道士畫下符膽同時,口中常念有「開天門、閉地戶、留人門、塞鬼路」等隱訣,這四門其實就是「天、地、人、鬼」等四門。這四門位居八卦的四隅方,也就是「乾、巽、坤、艮」(如圖),乾為天門、巽為地門、坤為人門、艮是鬼戶。《易‧說卦》:「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主神居於坎位,面對離位聆聽天下百姓心聲,鬼戶艮方處於面對主神的右方,與道教科儀「禁壇科」或「宿啟斬命魔科」最後將邪祟收在艮方,有同工異曲之處。

八卦圖(作者提供)

甘、柳、謝、范四將佈陣開四門,是由范將軍跳過班杯(戒板)往艮方快步走去,並且在鬼戶方高跳象徵開啟鬼門,然後往乾方位停留;謝將軍也跳過班杯後迂迴的在陣中巡視,最後走向巽方位;甘柳二將大力敲打班杯後各自往坤、艮二方走去,到位前二將用手中班杯往上做出技擊並跳躍動作,這是結合武術動作的技法。如此四將各居乾坤艮巽四隅方,四將眼神對照後,遂完成第一階段開四門的動作。第二階段,四將各往下一方位,甘、柳走往乾、巽方位;謝、范走往艮、坤方位,於此同時謝將軍肩負關閉鬼戶艮方的責任。四將定位後再做眼神對照,繼續移往陣中,甘柳一組、謝范一組,各組行走半圓形成「陰陽交媾」之狀,最後參謁主神完成四門陣式。

如意振裕堂家將(作者取自如意振裕堂粉絲專頁)  

振裕堂系統陣法看似簡單易學,故流行全臺成為八家將之濫觴,但如果細究陣法變化,其中包含陰陽、五行、八卦等神秘元素,全然符合《易經》所謂:「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核心思想。「四門陣」具有制煞、除祟的功能,經由振裕堂甘、柳、謝、范四將演示後,核心意義表露無遺。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