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讓自己成為攝影大神?隨寫推介民俗攝影師李永倫個展

文:溫宗翰 (民俗亂彈執行編輯、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

圖:隨香筆記 李永倫

12378024_543534135825830_4560694267816464282_o

進入21世紀以後,「民俗攝影」成為一種特殊又繁複的詞彙,有時會令人滿心不悅,有時會令人感到熱血激情,或許,我們需要找個典範,以便重新認識與理解民俗攝影這件事情。

主要是隨著科技發展日新月異,數位攝影不僅改造了攝影發展史,影響攝影技術與使用習慣,同時也成為普羅大眾生活文化的一部分。這是個人手一機的時代,無論是手機、平板,乃至於具有專業攝影等級的數位相機,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人們隨意地透過拍攝來記錄生活點滴,再加上網際網路「催情作用」,人們對「攝影」有了不一樣的觀點與看法,影像曝光、分享照片成為一種生活型態。

1970年代社會情勢、區域研究與鄉土文學論戰,帶動1980年代以降全臺展開追溯本土文化的熱情,那個年代開始有大量人們拿著相機、錄音機走入田野,錄下庶民的聲音,拍下各式各樣的民俗相片,積極「記錄」民俗文化漸漸成為一種熱情與使命,遠較於更早以前因為機器設備取得不易的民俗記錄者而言,活躍於上個世紀末的鄉土文化工作者,簡直開創了臺灣民俗的「關懷奇蹟」以及「經濟奇蹟」,並也延續至今。

然則,臺灣教育長期以來始終與底層社會脫節,今時今日的民俗情感,依然培育許多「熱血青年」,只是機器進步的催情作用,卻使當代民俗記錄經常帶著奇麗風情,步步危機。一波又一波以「記錄保存」之名進到民俗現場的攝者,在陌生情境裡「攝獵」,把每個民俗活動當作「攝獵場」,機器一臺比一臺貴重,攝者一位比一位偉大,有時攝者比被攝者還多,有時攝者還會指揮儀式,方便攝獵。經常是在儀式中創造儀式,在信仰中建構信仰,於是乎,21世紀的臺灣,有違華語詞彙邏輯地出現了個諷刺名詞,叫做「攝影大神」,攝影大神不「神」,但令人厭惡,由南至北,從本島到離島,無所不在。

12378080_543533862492524_5404793598524296285_o

坦白說,攝影大神其實是個模糊的概念,可能也有點相對論,我就曾經看過攝影大神不準別人成神、成仙,大神永遠不知道自己是神吧?只是我很好奇,攝影大神那麼多,怎麼臺灣民俗攝影很難「被看見」,或是說很難感動別人?一張張用錢堆疊起來的亮麗美圖背後,難道不能有點思想與情感?難不成我們的民俗攝影也是窮得只剩下錢?

對我而言,民俗攝影跟人物攝影、靜態攝影、各類活動攝影完全不同。近幾年來很多攝影協會、攝影師大概被公開罵多了,或是被污名化久了,紛紛祭出民俗攝影與廟會活動禁忌的討論。就我所知,有些地方性攝影社團,大家還會集體找來文史工作者先開課講解一番,接著才一窩蜂地融入民俗活動攝影工作,希望「攝得準」也不觸犯禁忌,雖然這些都是從事民俗攝影需要有的基礎素養,有心避免觸犯禁忌值得鼓勵。但事實上,無論是避免觸犯禁忌,或是意圖用盡辦法融入在地,都還是沒碰觸到民俗攝影的核心問題,民俗攝影需要被提醒的,並不是單純涉及「觸犯禁忌」與否的問題而已。12888759_543534555825788_7430130210754743130_o

對我而言,民俗攝影其實是一種需要時時刻刻檢討省思的事情,同時也是需要經由各種內心衝突與矛盾,才能緩緩建構出來的影像美學,也就是說,我想像的民俗攝影,根本就是一種文化實踐。

每一次的攝影,就是一場狩獵,無論你有沒有要放箭,只要你手持攝影武器站在攝獵場裡,其實你就介入了這場民俗儀式。你就正在改變信仰、改變民俗。即使你成為儀式參與者,成為儀式中的一環,攝影原本就是儀式結構以外的事情,你根本無法避免干預。

如果我們不意識到自己介入這場活動,你就無法謙卑地發現自己無時無刻無不干擾儀式進行,你就會妄自尊大地誤以為自己的攝影永遠都在為該項民俗帶來美好正面的後果,甚至誤以為「拍一下,沒關係啦」。事實上,當然有關係。曾有位學者為了研究,跑到傳統民宅裡拍攝古物,就在他發表研究成果後不久,原本罕為人知的民宅,突然遭竊,珍貴桌椅全被搬空,而這位研究者再也沒有回到古蹟現場過。民俗攝影的危機並不是只有在現場或當下,無法立即看見的影響,或許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如果你沒有打算長期獻身在這件事情上,你的攝影從來不思考自己與這些民俗的關係,你又無法判斷在當前社會變遷底下,每一次的攝影、分享究竟意味著什麼,或影響什麼,那麼,你為何要站在攝獵場,舉起你的武器拍攝呢?

站在民俗現場,或許我們都該想想,沒有記錄,沒有拍攝,難道不行嗎?又拍了之後要做什麼?想要彰顯什麼?12719479_543534272492483_4954329774365567337_o李永倫是一位優秀的民俗攝影師,長期投入民俗攝影工作,其實在民俗現場你不見得容易發現他,他很善於將自己隱身儀式當中。看他拍攝的民俗相片,會感受到一種美,蘊含著土地與人物發散出來的靈性,不是那種純粹儀式紀錄,也不是只有畫面美感,李永倫的美,是融入儀式、敘說故事的美,既有技術表現、藝術美感,也有對儀式的關懷,自然呈現這塊土地上人們的一舉一動,好像神靈、土地與人們都是自己在敘說故事,只是透過他的器材,藉由他的技術躍然於紙上,這也透露出李永倫對這些民俗事項,最樸實且深厚的情感。

李永倫可能不是唯一優秀的民俗攝影師,但絕對是典範之一。

今年4月至5月8日,李永倫將要用他的影像說幾則媽祖故事,就讓我們一起來去聆聽影像說話吧!透過閱讀經典影像,或許我們可以重新定位自己在民俗攝影當下的位置,重新理解站在儀式現場的意義。

10603951_543535062492404_2687410466670925601_o

 

12898201_543533429159234_2335891244214703193_o

地點在嘉義新光三越地下一樓藝文特區喔!

cropped-頭像2-01.jpg喜歡文章嗎?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981142_543534415825802_4041874451089195083_o

溫宗翰

關於作者 溫宗翰

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 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民間文學博士候選人 民俗亂彈編輯 關注臺灣民俗學、無形文化資產發展等議題 曾參與多部地方志編纂、口述歷史訪談、民俗調查研究等相關工作 以「史學皮肉、民俗骨、文學心」比喻自己的研究心靈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