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調辦普度:埔頂仁和宮送斗籤

圖文/張靖委(民俗亂彈編輯)

 

農曆七月為臺灣漢人社會十分重要的歲時節慶,民間舉辦普度的風氣盛行,各地因應地域環境而發展出多樣化的普度文化,使普度成為具有在地化色彩的民俗信仰活動,臺灣的漢人社會重視生命終止的狀態,生養於臺灣這片土地的人們,基於憫念亡魂無人祭祀、畏懼亡魂作祟,透過祭祀加以安撫並藉由法會祈求超昇。

在桃園市開漳聖王信仰具有影響力的大溪區埔頂仁和宮,依循往例在農曆七月十五日舉辦一朝中元普度醮,臺灣漢人社會「冥陽兩利」的觀念下,舉行普度是要達到幽陽均霑法喜的目的,「幽」泛指孤魂、「陽」是指陽世眾生,一場普度不僅是要賑濟孤魂滯魄,也是為世人祈福,中元普度醮除在超度孤魂滯魄,亦在祭典期間設置32座斗燈進行禮斗,為參加祭典的廟方執事與領調的調首祈福。

禮斗顧名思義是禮拜星斗,臺灣漢人的星斗崇拜是對本命星辰的重視,信仰觀認為生活於地面的人在天上會有一顆相對應的星,稱為「本命星辰」,人之所以會身體健康與各項事物順遂,是因為這顆本命星辰散發明亮的光芒,反之疾病纏身、運勢不如意,則是本命星辰晦暗,為了讓這顆本命星辰可以常保明亮,或是在晦暗時能立即恢復光彩,就需要透過禮斗。

埔頂仁和宮中元普度醮的「斗燈」是在斗桶內盛裝白米,斗桶內放置燈具,並插入斗籤、涼傘、鏡子、剪刀、尺、秤,透過對器物的材質、造型,賦予精神層面的解釋,用來象徵本命元辰,以冀望生命力的提升與強盛,參與禮斗的調首於農曆七月十六日將斗米與斗籤領回,斗米用來吃平安,斗籤會放在神明廳的供桌上。

埔頂仁和宮在農曆六月初一首先進行「送斗籤」,展開中元普度醮的相關籌備工作,所送的斗籤並非是用於斗燈的斗籤,斗籤的紙面書寫「仁和宮慶讚中元」與調首名稱、金額,送斗籤是由廟方執事將斗籤送往調首的住處,「調首」指的是出資參加中元普度醮禮斗之人,「送斗籤」的目的在通知調首中元普度醮的時間與祭典費用,沿路敲鑼打鼓,向信徒預告農曆七月十五日慶讚中元,為祭典暖身。 

副主壇羅合成的家族公廳黏貼歷年繳交調金的緣籤

領調與調首

「調首」一詞常見於桃竹苗地區,地方社會為了辦理祭典,首先籌組祭典組織,依據祭典規模訂定調單,調單登載參與祭典的正副爐主以及各個大小調首,每一位調首所要繳交的祭典費用「調金」金額不等,登記成為調首稱之為「領調」,領調即是信眾捐款籌措祭典經費的方式,是信徒對神明的奉獻,願意領受徵調,承擔祭典的任務與祭典經費分配。

埔頂仁和宮的中元普度醮,由廟方統籌祭典事務,設有正副爐主各一名,以為祭典組織代表,祭典籌辦過程中,又有以參與祭典為目的的調首正主會、正主醮、正主壇、正主普,這四個公號構成普度「四大柱」籌辦設筵饗祭,埔頂及其鄰近地區十三個里範圍內的各個家族也同時出任調首,共計31名調首構成中元普度醮的祭典組織,除了正副爐主為農曆七月十六日卜筶決定,其餘調首皆採取家族世襲輪替方式領調,但隨著社會變遷,近年領調的情形已稍有改變,除了四大柱不可以變動,其他的調首有部分已傳讓他人。

調首分別有:爐主、副爐主、正主會、正主醮、正主壇、正主普、副主會、副主醮、副主壇、副主普、副會首、協會首、都會首、讚會首、總經理、三官首、天官首、地官首、水官首、發表首、啟請首、獻敬首、朝科首、南辰首、北斗首、灶君首、斗燈首、發榜首、燈篙首、大士首、普渡首,每位調首所要繳交的調金金額不等,以正主會的調金金額最高、副爐主的調金金額最低。

埔頂仁和宮在農曆六月初一上午送斗籤,廟方執事手執彩旗(兩根竹子之間綁著紅布),準備斗籤、香、燭、供品、紙錢、鞭炮,隊伍伴隨著八音,從埔頂仁和宮出發先送四大柱,遵循正主會、正主醮、正主壇、正主普的順序依序前往,四大柱的斗籤送畢,其餘調首的斗籤則無排序的規定,廟方會依照每年各個調首的住處來規劃路線,因而每年送斗籤的路線不同。

廟方執事引領調首祭拜家中神明

家族公號

上述31個調首,目前仍維持使用公號的有:正主會的公號是江有源、正主醮的公號是趙盛隆、正主壇的公號是王太原、正主普的公號是蕭合成、副主壇的公號是羅合成、副會首的公號是陳世臣、三官首的公號是邱合興、地官首的公號是張和成、發表首的公號是黃源興、啟請首的公號是簡德利、朝科首的公號是潘連合、普渡首的公號是簡漳記,這些是以代表家族共同對外的「公號」名稱來代表個人與家族,即便其他調首沒有使用公號,但是每年領調的人也是經過家族輪流或推派出來,顯現參與中元普度醮的調首彰顯的是家族而非個人,亦即呈現家族參與埔頂仁和宮中元普度醮的代表性意義,所以斗燈的斗籤並不會寫丁口數,只會寫調首的名稱。

在埔頂仁和宮的祭典中,有使用公號的名義作為代表,參與祭典之情形,公號會是指同一支家族的名號或是房系的房號,或是相同姓氏的組成,公號的成立往往兼含拓墾名號或祭祀公業等名稱的使用,公號的運作是家族集體活動的證明,呈現家族共同對外參與地方事務的代表性意義,埔頂仁和宮的發展即建立在地方家族對廟宇事務的參與、祭典的籌辦,整個埔頂與周遭地區在家族公號的號召下,把區域內的民眾納入同一參與祭典的單元中,配合埔頂仁和宮的領調形成區域動員,成為跨區域的祭祀組合機制,這些關於參與廟宇祭典的印象,塑造出地方民眾共同的經驗與記憶,建立起共同體的情感,實是埔頂仁和宮發展得以恆久不墜的原因。

廟方執事將地官首張和成的斗籤放置在公廳的神明桌上

關於作者 張 靖委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 研究領域:臺灣漢人聚落、臺灣民俗藝術、臺灣民間信仰文化。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