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工藝家族史:府城五代粧佛世家傳奇

文/謝奇峰/本文摘錄自新書《西佛國:府城五代粧佛世家傳奇》

臺南的粧佛工藝是全臺的指標,藝術名家輩出,對於神佛粧塑藝術的追求,更讓人望塵莫及;目前粧佛工藝是屬於無形文化資產之傳統工藝,被臺南市政府登錄為粧佛工藝保存者,分別有:蔡天民(泉州派)、林貞鐃(福州派)、黃德勝(閣派)等人。

蔡天民是府城知名粧佛世家西佛國的第四代,傳承家族完整泉州派技法,土木雙擅,既能雕也能塑,神佛像全程製作,保留完整工序。直至今日,都仍保存以綿紙(雞毛紙)包裹神像外皮,再上黃土底,以礦物質顏料作漆料上色的傳統技法,目前在臺南地區是絕無僅有,使西佛國名號百年來在府城宗教藝術界佔有一席地位。若從整個西佛國執業狀況看來,又以蔡天民工作年資長達75年以上未曾間斷最受注目,目前蔡氏尚有創作工作,其作品數量眾多,分布臺灣各地寺廟,再加上整個家族歷代的作品,足堪見證整個臺灣神佛信仰發展的脈絡。

新書購買連結:博客來金石堂讀冊生活

書寫蔡天民,同時也是在書寫西佛國家族史,更是見證臺灣粧佛產業史!

蔡天民(1930年生)的工作年資達75年以上未曾間斷,不僅能雕民間信仰的神像也能塑佛教的佛像,作品橫跨佛、道二教,舉凡王爺、媽祖、保生大帝、關聖帝君、臨水夫人、三十六婆姐、土地公、城隍爺、24司、太子爺、張府天師、釋迦牟尼佛祖、觀音佛祖、18羅漢、地藏王菩薩、藥師佛、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等各種角色都難不倒他,至目前尚有在創作,經歷作品數量眾多,作品反映了戰後至當代神像雕刻、泥塑工藝之發展演變。

西佛國蔡家技藝不僅保存了臺灣泉州派最傳統與最完整的粧佛工序,至今尚沒有改用現代合成的材料,在臺南地區廟宇並留下很多經典神像作品,並與府城重要民俗有所連結,其造像風格百年來的嬗變,代表了舊傳統時代的泉州臺南體,並藉著信仰的傳播影響至全臺灣。蔡家祖籍泉州府南門外衛城永寧十九都坑東鄉,從先祖蔡義培、祖父蔡心、父親蔡南山、到蔡天民,再傳承蔡友誠,已是第五代人的技術傳承。

今日粧佛師傅專精兩種技藝者不多,通常必須分工合作,不像蔡家總是從頭到尾一手包辦,目前蔡家在臺南,可以說是傳承最為久遠,又充滿故事話題的重要粧佛店。本書將針對蔡家的技藝史與其技藝工法,進行完整的影像記錄與文字敘述,讓此傳統工藝技術得以保存下來,促進了解臺灣神像雕刻、泥塑工藝之發展演變。

蔡家所雕塑的大尊神明佔府城廟宇的數量最多,通常被安置在正殿神龕的重要位置,粧佛成就輝煌,知名度最為響亮,尤以大廟宇皆以有其作品為榮。西佛國從蔡心開始,雖不曾受過學院派的美術訓練,卻能以自己的美學觀念與體認,在傳統之神佛造像中求新求變,跳脫既定的窠臼,表現出優良作品的創意,成為自己的風格,在粧佛市場得到大家的認同,也因此是許多人爭相模仿的對象,其粧佛作品不止侷限於臺南地區而已,發展版圖更是由南到北擴展至全臺灣,為我們留下來非常珍貴的文化資產。

由於作工精美、神韻佳且保持傳統,使得西佛國在府城宗教藝術界佔有重要地位,其作品分布是以臺南府城舊城區廟宇為中心,往高雄屏東發展,並遠至臺東、澎湖、臺北等地。比如大天后宮的鎮南媽祖、原延平郡王祠的木雕鄭成功(現祀鄭氏家廟)、臺灣府城隍廟的鎮殿城隍與二十四司、元和宮的鎮殿康趙二元帥、南廠保安宮的吳府二鎮與五府千歲、良皇宮的二鎮武身保生大帝、沙淘宮的二鎮太子爺、金華府的鎮殿關帝爺、崇福宮的二鎮玄天上帝、整修西羅殿的二鎮廣澤尊王、水仙宮的水仙尊王、高雄大崗山超峰寺的鎮殿觀音佛祖與西方三聖、天和派法師公系統的王老仙師等等。

以下為西佛國的具體貢獻與特色:

臺南大天后宮的鎮南媽祖──形塑臺灣母親形象

鎮南媽祖是大正4年(1915)由臺南府城百座廟宇所共同出資雕塑,每逢臺南大天后宮的媽祖遶境,臺南市各廟宇社團皆會出陣頭、神轎共襄盛舉,向媽祖祝壽致敬,參加遊行。聖母鑾駕會遶行府城各大街小巷、街區寺廟賜福,是府城內最大型的民俗廟會活動,而主角鎮南媽祖就是蔡心的作品。

此外,日治時期鎮南天上聖母曾雕塑有10餘尊神像,以備各地信眾前來恭迎,由於聖母,靈應昭彰,各地進香者絡繹不絕,爭迎鎮南媽祖;尤其各村落凡有建醮祈安,無不虔備神輿恭請鑑醮,如歸仁北里、彌濃庄、下營庄等相繼虔請,應接不暇,隨著鎮南媽祖的聲名遠播,威名響譽全臺,擁有全國的知名度,也讓鎮南媽的慈容深植人心。

大天后宮鎮南媽祖

大天后宮鎮南媽祖聖像為臺灣媽祖神像之原型

開基玉皇宮開基大尊張府天師──建立府城特色

廟宇建醮恭送天師回鑾賜福平安遶境,是府城特有的民俗文化活動,也是廟宇建醮活動的最後壓軸戲,先恭請天師前來鑑醮圓滿後,會由建醮廟宇與交誼境宮廟一起來恭送天師回鑾遶境。當天各宮廟出轎並禮請藝陣前來助陣慶讚光彩,張府天師的神轎就在最前頭,風風光光的在府城各廟宇間巡視,開基玉皇宮開基大尊的張府天師就是西佛國的作品。其莊嚴神韻,讓人肅然起敬,印象深刻,爾後玉皇宮再雕刻大尊張府天師皆模仿此天師造型複刻而成,西佛國的張府天師作品,也藉著每年廟宇建醮恭送天師遶境活動遍遊府城各街道廟宇,透過密集的曝光,讓大眾有所認識。

開基玉皇宮張天師

西羅殿廣澤尊王──創造臺灣本土新面相

西羅殿是臺灣廣澤尊王重要的信仰中心之一,西羅殿二鎮面相原是有酒窩與圓目凸眼的少年神明,經過蔡心的創意改造,木質的圓眼變成如真人眼睛的玻璃眼,並把其酒窩回填,成為俊秀雙眼炯炯有神,意氣風發,神采奕奕的年輕神明,讓大家印象深刻。如今,二鎮每出門便會在府城造成轟動,由於歷年全臺來進香與分靈的廟宇宮壇非常多,隨著西羅殿廣澤尊王信仰的傳播,廣澤尊王仿真人眼睛的造型也得到信眾的認同,全臺各地廣澤尊王的寺廟宮壇每有要雕刻分靈神像時,都會以祖廟二鎮的造型模仿為依歸,蔚為風潮,深深影響了廣澤尊王的造像,成為臺灣本土的新面相。

形塑府城四大名佛

府城人文薈萃,舊城區內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也形成廟宇聯境交陪。戰後由於廟宇的重修建醮頻繁,讓粧佛業恢復生機,西佛國作品由於技藝好口碑佳,有需求的廟宇紛紛找上門來。

民國35年(1946)四安境良皇宮雕刻了2尺6的武身保生大帝,身穿八卦衣,右手高舉七星劍、左手持缽,腳踏蛟龍,新的造形跳脫出一般民眾對保生大帝的既有印象,以威武的神韻來詮釋大道公的另外一種面相,在府城造成轟動,由於大尊的出轎佛,神明坐在武轎上隨著轎班的腳步律動,大方體面而顯眼。交陪廟宇之間常會有一種較勁與榮耀的心理,所謂「輸人不輸陣」,遇有優良作品,都會捨得花錢競相找名師來雕刻。因此,民國36年(1947)同為四安境的沙淘宮也跟著雕刻2尺6的太子爺;民國38年(1949)佛頭港崇福宮雕刻了「玄天上帝二鎮」,由於雕的神氣活現,也帶動了同為奉祀玄天上帝的玄明保安宮、菱洲宮的跟進,一尊接一尊2尺6的神明持續產出。

由於府城是眾神之都,寺廟就是一座傳統藝術博物館,長期受到傳統文化與美學的薰染,培養出府城人對神像的藝術欣賞能力,西佛國的優質神像在臺灣粧佛圈有「府城四大名佛」美稱,分別是「崇福宮的二鎮玄天上帝、良皇宮的二鎮保生大帝、西羅殿的二鎮廣澤尊王、南廠保安宮的吳府二鎮、」或沙淘宮的太子爺二鎮亦可,由於每人的認知與喜愛不同亦有不同版本,也有另一版本的「府城的四大名佛」,四尊神像中西佛國就佔三尊,可見西佛國的粧佛技藝是受到府城廟宇界的肯定,「四大名佛」目前尚是粧佛業爭相模仿的對象。

府城四大名佛

大崗山超峰寺系統的佛緣開展

西佛國蔡家在日治時期先因修護竹溪寺的佛像,而認識住持捷圓和尚,戰後又結識其弟子眼淨和尚(1898-1971),其在民國37年(1948)接任第二任住持,後再兼任開元寺住持,民國52年(1963)任臺南市佛教會理事長,由於西佛國技藝受到眼淨法師的肯定,往後有寺院需要佛像的工作,都會主動幫忙介紹;這麼一來,使西佛國也能往佛教界拓展開來。

除此之外,高雄大崗山超峰寺內的佛像,也是在民國37年(1948)以後,陸續分多期由西佛國佛店所粧塑,在超峰寺最早接觸的是開照法師,從觀音殿開始作起,由於佛像作品法像莊嚴,受到其肯定;接續超峰寺院建築規模也逐漸擴大,接任的開參法師、法智法師、天池法師三位住持也都持續延聘西佛國來莊嚴佛像。

西佛國粧佛版圖的拓展,即是透過開元寺、竹溪寺、超峰寺三寺相互交錯連橫的「義永法脈」,所衍生出來;在人際關係介紹下,締結造像佛緣,此後,並也隨著大崗山法脈的傳衍,新建佛院寺廟也都有粧塑需求,透過本山關係網絡的介紹,使西佛國的造像版圖往南部順利發展起來。

西佛國於超峰寺所做佛像列舉

更多細節,請參見新書:

豐饒文化社

關於作者 豐饒文化社

用專業與熱情出版民俗文化書籍,典藏民俗生活、珍惜豐饒臺灣。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