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化的進香物|認識大甲媽祖進香途中必求的儀式物品

【溫攝影】2010大甲媽2484

文:林茂賢(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

圖文編輯:溫宗翰

 

大甲媽祖遶境進香是臺灣目前規摸最盛大的進香活動,隨著香客增加,進香文化也隨著複雜化,許多世俗物品被賦予神聖意涵,這些物品因為與媽祖有直接或間接關聯而被神聖化,民眾咸信這些媽祖進香中所使用、接觸的世俗物質,具有保平安、治病、求姻緣等作用,於是進香過程中民眾莫不爭相求取、觸摸這些物品祈求平安、分享靈氣。

凡是與信仰直接關聯之器物常被視為代表神靈的替代象徵,如雕刻、繪畫神像、香爐,符籙、香火袋、經典、十字架等,這類宗教物品的神聖化,是所有信仰共同的現象,這些物質因被雕刻、繪畫、書寫成為神像、經文、符令,而使世俗的木石布紙物質成為祭祀的對象,或祈福保平安的憑藉。

這些宗教器物在神聖化之前,通常要經過一些特定儀式才能具有靈性,例如:神像需要開光點眼,方具有神性;符籙需經敕符才具有功能;平安符香火袋要在香爐上繞三圈「過爐」之後才產生效用。而這個程序正是世俗物質轉化為聖物的關鍵點。

大甲媽祖進香活動中不僅是這類原本具有代表媽祖的物質被神聖化,而是進香過程中所使用的物品、或陣頭、神將的配帶物,都被賦予神聖性,以下羅列數項常見代表案例:

媽祖神轎與壓轎金

【溫攝影】2010大甲媽3440

總是會有民眾想盡辦法觸摸媽祖神轎,摸不到即連摸一下神轎上的紅彩都好,其實這是相當需要反省的不當行為。

神轎是媽祖乘坐的交通工具,由於轎中安奉媽祖神像,因此成為民眾爭相顧摸的對象,藉以沾染媽祖的靈氣,每當大甲媽起駕、回駕或駐駕時,總是有許多信徒競相觸摸神轎,廟方則須動員大批安全人員圍繞周邊護衛神轎。同樣是神明乘坐的神轎,但在其他神尊或媽祖廟宇則沒有這種現象。

其實這種碰觸神轎的動作,是無禮的行為,且容易使神轎沾染不淨。如同沒有人會喜歡走在路上被眾人觸摸一樣,形同「性騷擾」。對信徒而言,觸摸媽祖神轎可以傳遞媽祖靈力,只不過信徒可能必須知道,神轎為免受到玷污,都有以塑膠布遮蔽,其實無法直接觸碰神轎,因此還是不要隨意伸手觸摸神轎才好。

由於神轎具有神聖性,因此在神轎沿途所經之處,總是有許多民眾跪趴在道路中央,讓媽祖神轎從身上穿越,俗稱為「倰轎腳」。倰轎腳原本是信徒還願的方式之一,信眾祈求媽祖,如達成祈願則跪趴在地充當媽祖墊腳以示卑微。近年來倰轎腳卻成為「消災解厄」的功能。認為倰轎腳可以藉由媽祖靈力袪除災厄得到庇佑,因此媽祖所經之處,民眾莫不參與倰轎腳保平安。這種現象在以前並不普遍,約在2000年之後,倰轎腳才日益普及成為大甲媽祖進香特色之一。

壓轎金則是另一項與神轎相關的平安物,每當大甲媽祖停駕或駐駕時,當地信徒或廟方就會以兩張長板凳,上面綁著壽金讓媽祖神轎放置在上方,故稱「壓轎金」。當神轎抬離之際,信徒便紛紛搶奪媽祖神轎曾經壓過的壽金,據稱壓轎金可以保平安。因此搶得壓轎金的信徒,會將金紙放在家中或帶在身上或車上,祈求居家或行車平安。

壓轎金並未與媽祖金尊直接接觸,而是透過媽祖乘坐的神轎接觸壽金,因此是間接與媽祖產生關聯,即使如此,民眾也認定壓轎金具有神力,可以保平安。

敬茶與海鹽

12957615_224842257873092_1987140336328995663_o

求敬茶的群眾擠滿神轎前的拜亭

敬茶與海鹽,是放置在媽祖神轎中,為一般食用的白開水和海鹽。白開水因放在神轎中即成為「聖水」,而被賦予治病功能,求敬茶其實為一般神佛信仰中普遍的現象,信徒向神明乞求供神之敬茶飲用,藉以得到治療或保平安之願望。一般的白開水之所以具有靈力,是因為供奉神佛之後,變成為敬茶 (敬奉神明之茶)、聖水,其轉變之關鍵仍在於神。

大甲媽敬茶在媽祖停駕、駐駕時,供信徒求乞飲用,通常是重病、久病或怪病患者才會向媽祖求敬茶,並非為解渴而飲用。求敬茶的方式是先向媽祖稟報自己姓名,所求目的,再以擲筊方式得媽祖同意,再擲筊請示媽祖欲賜三杯水之中的左杯、右杯或中杯敬茶。之後即可告知轎班人員倒水,但信徒需自備茶杯。

海鹽則是大甲媽祖進香中特殊的物品,海鹽的功能在於提供信徒治療腳傷腫痛,在歷經進香長途跋涉過程中,許多信徒會發生腳痛、起水泡症狀,此時即可經由擲筊向神明求海鹽療傷,是大甲媽祖獨有之祕方,其它神明信仰活動並未所聞。

進香旗與号掛

12901434_224873834536601_5783580951820857759_o

進香旗起馬後開始具有神力,持進香旗到沿途廟宇「打卡」報到。

進香旗是大甲媽進香活動中,代表進香客的標誌,大甲媽祖進香旗是三角形布旗,有紅色、黃色兩種,旗面繡一條龍及大甲鎮瀾宮字樣。

進香客在啟程之前,需先持進香旗到鎮瀾宮香爐上繞行三圈表示報到,信徒稱為「起馬」,媽祖即將派遣神兵護衛進香客沿途安全,保佑進香過程平安順利。由於進香旗具有媽祖兵將的象徵意,因此進香旗在「起馬」之後開始具有神力,也有禁忌。例如不得倒持進香旗,如同倒拎著神兵;不得持進香旗進入廁所、浴室,沐浴如廁需請人代為保管,否則將神兵神將請入廁所浴室觀賞,當然是無禮的行為。此外進香旗在前往新港路途中氏張開著,返回大甲鎮瀾宮過程則是捲起來,直到回家方可打開,象徵將靈氣包回家。

号掛則是宗教類陣頭所穿著的制服,大甲媽祖進香團中,頭旗、頭燈、三仙旗、開路鼓、繡旗隊、執事隊、哨角隊、轎前吹、涼傘、轎班成員,全部穿著「号掛」,報馬仔、神將類(如莊儀團、太子團)沒有穿号掛。

穿号掛代表進香團正式編制的工作人員,非祇是一般隨香客,穿号掛是為媽祖服務,成為榮耀的象徵,穿号掛者不必帶進香旗,因為已有神兵依附其上,因此同樣不可穿入廁所浴室,以免褻瀆神明。

報馬仔的「紅絲線」

【溫攝影】2010大甲媽2811

以戲曲丑角造型為本的報馬仔,因求取紅線者多,現多由身邊工作人員服務提供紅絲線。

大甲媽祖進香團的報馬仔一定走在隊伍最前方,沿途敲鑼通知民眾,媽祖進香團即將抵達,請信徒準備香案迎駕,並收拾曝曬在外的內衣褲,以免對媽祖不敬。報馬仔原本是屬於尖兵、探馬的性質,任務兼具通知民眾訊息,並回報主神前方狀況,與求姻緣毫不相干。近年來,向報馬仔求紅絲線,祈求好姻緣,竟成為大甲媽進香的時尚風潮。

報馬仔紅絲線與姻緣的關聯性顯然是源自「月下老人」的聯想。民間信仰中月下老人手持紅絲線將有情人牽連在一起,使其結為夫妻長相廝守。至於報馬仔的紅絲線則原本是繫綁豬腳韭菜之用,非關月老求姻緣的紅絲線。

約2000年時大甲媽繞境進香前,我聽到一則故事,一位婦人因女兒已到適婚年齡卻遲遲未能找到合適的對象,在進香途中見到報馬仔拿紅絲線綁豬腳,於是向他索取一條紅絲線,祈求女兒早日覓得良緣。結果不久女兒果然認識一位優秀的男子並結為連理,婦人也四處訴說紅絲線靈驗無比。當年我在TVBS與蘇逸洪先生做大甲媽祖SNG連線轉播,第三天抵達新港奉天宮時,我在現場轉播時敘述這則故事,於是從那一年開始,信徒紛紛向報馬仔索取紅絲線戴在手腕上,而紅絲線也成為求姻緣的象徵,至今每年進香報馬仔都必須準備一大捆紅絲線供信徒索取。紅絲線原本祇是用於綁豬腳、韭菜、酒壺,卻陰錯陽差地成為求姻緣的聖物。

執事隊的文昌筆

文昌筆是三十六執事隊兵器之一。三十六執事是媽祖駕前儀仗隊,由十二面彩牌(長腳牌)與廿四支兵器組成,其中六對十二支彩牌上書「肅靜」、「迴避」、「天上聖母」、「遶境進香」、「風調雨順」、「國泰民安」,旨在告知民眾媽祖駕到,應遵守規矩不得喧嘩、擋道,並說明遶境進香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之目的。廿四支兵器則以龍頭杵為前鋒,鳳尾扇壓陣。任務在保護媽祖。每當進香團沿途經過喪家,執事隊便會將媽祖神轎團團圍住,避免孤魂野鬼攔轎申冤影響進香行程。

文昌筆是護祀媽祖廿四支神兵器之一,又稱「文筆手」、「執事筆」,其造型是一隻手,以大拇指和中指執筆,食指、無名指和小指指尖朝上之造型。由於名為文昌筆,因此民眾相信,觸摸文昌筆可以庇佑學業進步、金榜題名、文思泉湧。在進香途中許多考生、研究生都會要求觸摸文昌筆祈求考運亨通,考上理想學校或高普考、特考,或能順利撰寫論文取得學位。

庇佑考試原本是文昌帝君之職責,並非媽祖業務,但執事隊的文昌筆也與考試等考生在大甲媽祖進香活動中,卻以觸摸執事隊的文昌筆祈求金榜題名,完成研究論文之撰寫,媽祖也成為求取功名之神。足見媽祖業務以不僅是航海守護神,而擴充為各種領域的全能之神。

千里眼、順風耳之手錢與篙錢

12891708_224844324539552_4399126430716510970_o

千里眼、順風耳的手錢與高錢都會被取拾作保平安之用

手錢是指神明手中所握之紙錢;篙錢則是神將後腦勺吊掛之黃色紙錢。篙錢是長方型紙錢,中間呈鋸齒狀,拉開則變成串條狀,篙錢有五色和黃色兩種,五色篙錢通常高階神明,如玉皇大帝、三官大帝使用,黃色則為陰差專用,通常是陰差(如七爺、八爺、家將、官將)或妖精轉化之神明(如千里眼、順風耳)才會配掛。

手錢顧名思義為神明手握之錢,既是神明部將所拿,自然具有靈力,也成為民眾求取的聖物之一。但手錢篙錢並非象徵錢財,而是具有收驚、除煞的功能。

進香過程中手錢與篙錢都必須每日更換,而換下的手錢、篙錢則贈與團員、信徒保佑平安。有時千順將軍在行進間,每逢手錢、篙錢掉落,民眾則一擁而上爭相搶奪,但如非自然掉落則不得強行拉扯,否則即對神明不敬。

三太子的奶嘴

三太子原本為佛教護法神之一,原是佛教四大天王中北天王之第三子,故名三太子。傳入中國後三太子改變國籍也換掉爸爸,成為托塔天王李靖的三子。一般民眾對三太子的認知都是源於《西遊記》與《封神演義》小說中、「哪吒鬧東海」等故事。小說中的哪吒年僅七歲,因此台灣民間信仰三太子的形象都是以幼童造型呈現。由於哪吒是七歲小朋友,因此祭拜三太子的祭品是玩具、糖果,且嘴裡還含著奶嘴,象徵其兒童形象。

臺灣三太子信仰兼具多重意涵,首先哪吒是五營之中的中壇元帥,統領五營神兵神將,此與其原始護法神屬性有關。其次,哪吒腳踩風火輪,使其成為職業駕駛業者的守護神,因風火輪形同車輪、方向盤之故。計程車、遊覽車司機都在車上供奉哪吒神像,保佑行車平安。

哪吒兒童的造型也使祂成為兒童的守護神。大甲媽祖進香團中,太子團的哪吒造型是可愛的兒童模樣,嘴裡也含著奶嘴,進香沿途信徒常以家中幼童的奶嘴交換三太子口中的奶嘴,祈求孩童「平安好搖飼」。因為神明口含的奶嘴自然具有靈力,給家裡幼童使用必能保佑孩子平安健壯。

大甲媽周邊商品的神聖化

除了以上所列之世俗物質神聖化之外,近年來各廠商也藉大甲媽祖研發出各種文創商品,例如媽祖金融卡、媽祖手機、金錶、媽祖公仔,媽祖T恤、背包、帽子、媽祖聖水、媽祖餅、媽祖面膜、BOBE飲料等商品,似乎透過大甲媽祖加持的產品,都能賦予神聖性而增加銷售量。

此類媽祖文創商品似乎並未如上述物品之距有神聖性,造成踴躍搶購之熱潮,民眾將這些物品定位為「商品」,購買後視為「紀念品」,當然不具神聖性。

 

綜觀上述,大甲媽祖進香活動中世俗物質的神聖化現象大致可分為幾種類型:

・「與神接觸」之物

在進香活動中最神聖的當然是媽祖金尊,而凡與媽祖神像接觸之物質即被視為聖物,例如神轎乃媽祖乘坐之轎,由於媽祖安座其中便有神聖性。民眾倰轎腳祈求消災解厄是因為媽祖坐在轎中而非神轎的靈性。玻璃製框座也因媽祖放置其中而具有神聖性,成為民眾觸摸的對象,金紙原是神明的錢財不具靈性,如壓轎金原本即是金紙,因媽祖神轎放置在上方而具有靈力,如此間接與媽祖接觸而產生神力,具有保平安功能。
敬茶由於是供奉媽祖的茶水,因媽祖而轉化成聖水,具有療效。海鹽則是放在神轎中而能治療腫痛,但家中的食鹽未與媽祖接觸,則無療效。由上所述金紙、白開水、海鹽都因為與媽祖金尊、神轎接觸產生功能,成為壓轎金、敬茶、海中寶,再擴充認定則是連媽祖部將千里眼、順風耳神將頭上所戴篙錢、手中所握的手錢也一併具有神聖性,「與神接觸」是此類物質聖化的因素。

・象徵媽祖的器物

大甲媽祖進香所使用的法器、符籙、香火袋,因為是象徵媽祖,當然都具有靈力,而進香旗代表媽祖的神兵神將,在媽祖廟香爐上繞行三圈之後,開始啟動作用,象徵媽祖兵將隨身在側,護衛進香客。
号掛則是象徵媽祖進香團正式編制,亦有神兵護持而有神力。頭旗代表媽祖進香隊伍,引導進香團行進路線,是進香團的指標。穿号掛則代表媽祖的護祀隊、儀仗隊,是榮譽的象徵,當然也具有神聖性。
廟方工作人員沿途發放的符令,香火袋也都具有媽祖神力成為民眾供奉、收藏的聖物。令旗則是媽祖發號施令的旗幟,代表媽祖指令,具有避邪除穢的功能。這些象徵媽祖的法器、物質,因其象徵性而具有神聖力。

・推理連結性物質

有的物質並非因與媽祖接觸,或象徵媽祖而具有靈力,純粹是推理、聯想而產生聖化現象。例如:報馬仔的紅絲線,是與月下老人的紅絲線產生聯想,而創造出祈求姻緣的作用,報馬仔與姻緣則完全沒有關聯。但須說明的是,往昔臺灣民間月老崇拜並不普遍,民眾祈求良緣通常向女神,如觀音菩薩、媽祖、七星娘娘祈求,因此女神媽祖駕前的報馬仔所持的紅絲線便會被聯結,成為祈求姻緣的象徵。
三太子的奶嘴也是如此,奶嘴並無靈性,因為三太子含過即具有神明加持的功能,但顯然它的靈力是來自三太子而非媽祖。三太子含奶嘴原本祇是凸顯其年幼、可愛造型,卻讓民眾推理成為保庇兒童好搖飼的聖物。
文昌筆則是因民眾推理到文昌帝君而產生金榜題名的聯想,筆的本身也無靈力,而是觸摸文昌筆可以得到媽祖庇佑而使考運亨通、學業順遂。廿四支兵器之一的文昌筆被擴大理解為學業、考試,也是大甲媽祖特有的俗信。

12916864_224893101201341_2035869755917888239_o

祝壽大典上的花卉,也是信徒爭相索取的神聖物

 

從大甲媽祖遶境進香世俗物質神聖化現象中,我們得以察覺,許多聖物其實都是信徒擴大解釋、推理聯結的結果,原本與認知毫不相干,但經由與神觸、聯想之後,開始「被創造」新的功能。其所發揮的效果是「心理作用」大於「實際效用」。若能透過宗教信仰的力量,使世俗物質產生神聖性,讓信徒得心靈的平安產生自身的信心,才是聖物的最主要功能。這些宗教信仰所賦予的能量,並非世俗的人為力量所能取代。

許多世俗物質在進香活動中,因接觸、象徵、聯結而具有神聖性,這些世俗物質之所以產生靈力都是源自信仰。世俗物質透過神明的聯結後轉化成神聖之物,至於是否真能具有靈性,這是屬於信仰的層次,質言之,相信即為真。在這些轉化現象中,世俗物質因聖化而成信徒求取、觸摸的對象,這些神聖化之後的物質也具有形而上的功能,主要的意義未必在真正功效,而在於聖物所產生的安頓心理作用。

 

*本文曾發表於2013年海峽兩岸媽祖信仰學術研討會

cropped-頭像2-01.jpg喜歡文章嗎?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林茂賢

關於作者 林茂賢

臺中教育大學臺灣語文學系副教授 靜宜大學臺台灣文學系兼任副教授 文化部傳統藝術、民俗及有關文物中央層級審議委員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