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繞眾神的電音──陣頭比拚、廟會最潮玖壹壹

文/林邑軒(臺灣大學社會學系碩士)

台灣的寺廟數年年創下新高,到2014年底,登記有案的寺廟已經超過1.2萬座,比全台的便利商店還多。每間廟宇例行的進香、繞境,變成了台灣社會最為頻繁的集會遊行。一年數萬場的廟會,也捲入了數百萬以上的參與者,除了把香火帶到各處外,也把眾神的音律,密集地放送出去。有趣是,圍繞在眾神之側的聲響中,電音舞曲已經是時下最普及、最高調的一種。

在廟會現場,大致可以把陣頭分為轎班、神將、文武陣等多種類型,然則無論是何種陣頭,竟幾乎都可以使用電音舞曲來配音,形成臺灣廟會近年的重大特色。

神轎一般分為「文轎」與「武轎」兩類,文轎結構完整,轎頂、邊框一應俱全,行走起來四平八穩。武轎構造簡單,四周無遮蔽,行進律動輕快。雖說文武轎神尊有別,但今日已逐漸模糊,不過,你大概不會看到媽祖乘坐武轎搖擺,或單獨只有中壇元帥靜靜肅立在雕工精細的文轎裡。

使用「流行音樂」作為神轎行進時的「配樂」並非現代才有,過去就曾有人認為,北管其實是早期的流行音樂,以北管搭配文武轎班,是許多人想像中的傳統廟會隊伍。在現代,可想而知,轎班肯定是電音舞曲的重度使用者了,尤其是張狂霸氣的武轎。常見武轎腳步有三步三、四步四、七星步、八卦步等等,若仔細看他與電音舞曲的搭配,還真頗為契合,尤其也跟「台客舞」的步伐律動相近,都很適合搭配電音,只是腳步動作略有差異,嘗試配配看就知道。

【小蘋果竟然可以跟武轎腳步配合起來】

【知名臺客舞-戰鬥舞舞者:貓董】

近十年,臺灣廟會現場突然出現爆紅的「電音三太子」,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時,我還覺得應該要「正名」為「三太子電音」,而不是「電音三太子」。畢竟所有舞步、律動、裝備,通通是從電音舞廳來的,除了那身神將衣與神將頭,沒有一樣是「三太子」原有的。無論是亮色眼鏡、白手套、咬奶嘴、性感豹紋毛皮等等,這些裝備古老太子神將團通通沒有。三太子電音團的步伐,完完全全是舞曲步伐,跟傳統神將步伐是八竿子打不著。

或許正因如此,三太子電音團幾乎是沒有任何門檻,沒有任何以傳統來束縛創新的門檻,歌曲更新頻繁,緊追著流行動向,什麼歌都能跳,只要是舞曲版本,節奏輕快能夠熱舞即可。在廟會現場,他也漸漸成為最受群眾歡迎的陣頭,很能討小孩歡心,當然,也能討父母歡心、老少咸宜。目前各地專門外包陣頭演出的三太子電音團相當興盛,青年自組團體接活動者眾多,成為廟會陣頭中一大「新勢力」。

【電音三太子強調流行音樂之舞蹈,已成為創作性歌舞陣頭】

【傳統三太子步伐強調威武與神氣,凸顯三太子為中壇元帥形象】

武轎轎班跟三太子電音團怎麼挑選歌曲呢?

流行的夯歌,又是怎麼一波蓋過一波呢?筆者曾經問過某武轎盛行地區的武轎會成員,如何決定武轎的音樂?不到二十歲的成員告訴我:「聽到好聽的,挑一下,就拿出來放。」,如此簡單的答案,讓充滿學究思維的我楞了一下。轉念一想,其實如果不是這樣,恐怕也不會在短短數年之間,無論是來自中國大賣場會放的通俗流行歌曲「最炫民族風」、「套馬桿」、「小蘋果」,或來自韓國「Gangnam Style」、「Gentleman」,德國Cascada的諸多舞曲,甚至台灣的「姐姐」、「練武功」、「保庇」等,都在廟會現場串燒。還有近一兩年來風靡於廟會活動的「玖壹壹」,輕快鮮明的曲風幾乎席捲全臺。

【鋼管車已成為近年興盛的廟會新噱頭】

其實,再怎麼平常的流行擴散,還是有些故事可說。至少,有一條明確的渠道,也就是主流媒體廣告宣傳,透過電視媒體、網路傳播都能引起很大的潮流旋風。值得注意是,還有一條比較不被看見的暗流,就是屬於電音愛好者與廟會小孩的流傳管道。

這條管道會怎麼出現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問,為什麼「屁孩」跟「8+9」會成為陣頭小孩的代名詞?這些小孩幾乎是20多歲剛成年之際,或是更小的青年,臺灣廟會陣頭的成員年齡層,幾乎是逐漸走向老、少M型化,形成如此可能有兩個原因:

第一,都市化人口移動,抽空了青壯年的陣頭人口,老年人又逐漸凋零,只好向下徵集少年來扛神將。

第二,也是最常被忽略的事實是,臺灣宮廟數量節節攀升,私人宮廟透過聲光效果驚人的陣頭來提振聲勢,陣頭人力需求其實是直線上升,特別是都會區專職外包廟會活動的會館、轎班、神將團,除傳統陣頭外也專營電子鋼管車、電音喇叭車等等,總之就是要有很「風神」(hong-sîn,神氣之意)的陣頭。於是,在舞廳跳舞的,喜歡改裝機車的少年仔,自然會把他們習慣的律動,帶到打工賺錢現場。

許多人本來就會在youtube和line分享舞曲串燒,再從各種朋友那邊拿到remix,更早期甚至是從許多非正式管道自行燒錄舞曲CD、隨身碟,或從網咖交流而來的音樂等等。近幾十年來,從鄭伊健「極速」、鄭秀文「眉飛色舞」、謝金燕「嗶嗶嗶」「姊姊」,再到Under Lover 與玖壹壹春風創作的「癡情玫瑰花」、玖壹壹的「癡情男子漢」、「在會中港路」等等,定期翻新最屌舞曲,配上我們12V七彩LED的武轎,再平常不過了不是嗎?

【由Under Lover 與玖壹壹的春風創作的癡情玫瑰花,在廟會各類型陣頭皆可聽見】

【朴子太子團因看到戰鬥舞者小貓的表演,在2006年參加臺客搖滾嘉年華時,以電子搭配三太子跳舞,自此成為臺灣創始團,再加上2009年高雄世運時,高雄哪吒會館以電音三太子為表演活動後,引起全臺風潮】

【高雄2009年世運開幕,由高雄哪吒會館出動電音三太子表演】

【玖壹壹非常受大眾歡迎,廟會定點舞台也可以唱得很潮流!】

幾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玖壹壹」在廟會現場的洗耳頻率,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比任何時期的流行音樂還要流行,也還要廣泛。「玖壹壹」莫非有什麼特別魔力,得以席捲整個廟會音樂界呢?

原因可能沒有那麼複雜。他是一個非常道地的台語唸歌團,既有1990年代的城鄉打拼故事,有點「復古」的義氣,又具輕鬆節奏,略帶有點白爛直接的趣味情感表達方式,有時候還會唱出一兩句庶民生活的心情。很有可能,這是極少數從歌詞到曲調,都能讓陣頭囝子覺得親切,而願意虔誠效忠的歌曲。

就像他們扛在肩上的眾神,會聽他們的心聲,會包容他們的調皮,當然,也會願意隨著節奏一起擺動,於是他們虔誠,即便不是隨時隨地,每日每夜。

 

☆本文為投稿文章,投稿請寄:think.folklore@gmail.com

民俗亂彈-01歡迎訂閱民俗亂彈粉絲專頁

本文同時載於【天下雜誌獨立評論】: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74/article/4256

責任編輯:溫宗翰、官怡杏

編輯部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