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肉粽最恐怖的是流言蜚語:深入理解才能不再恐懼

文/杜尚澤(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研究生)送肉粽只是一般的俗稱,他有個專有名詞叫做「送吊煞」,且非專屬鹿港所有。「送肉粽」其實就是送吊煞儀式,由於上吊者有繩索綁住身體某些部位,民間社會顧念對往生者的敬畏,不強調「吊死」,便以綁粽子的形意情境,稱為「送肉粽」。

» Read more

頭戴紅花驍勇善戰的黑面三媽出巡:雲嘉六庄迎港口媽及掠貓精傳說

文/張瑞元│請媽祖對於本六村居民來說是一項大事,這時候平時都供信眾迎請的媽祖,廟方會特別空出時間讓六個村庄居民迎請,六村居民早期議定迎請順序,第一迎請者稱為頭香,共包含為頂揖村灣仔埔、下楫村菁埔仔兩個地方,最後迎請者稱為尾香,包含港口村的蚶仔寮全部,因為迎請媽祖是由各村莊主辦,所以每一庄頭迎送媽祖及遶境方式都不盡相同,居民都沿襲成俗。

» Read more

當陣頭逐漸消失,我們用什麼榮耀媽祖?六房媽過爐的發展省思

文/林啟元(中華民國六房媽會秘書)雲林六房媽過爐是五股內大事,期許各股陣頭一起來讚揚六房媽的神威,讓股外朋友們看到雲林縣珍貴的文化認同,也讓在外遊子們自然而然的產生向心力,到了四月就知道該回家了,回到雲林跟著家人、跟著這一群直率沒有心機的信眾,陪六房媽一起搬新家,也讓我們最重要的「陣頭多元化」精神讓更多人知道,並能夠一起參與。

» Read more

府城迎春牛:關於歷史經驗、新興節慶與文化資產的省思

圖文:蘇峯楠(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對一項人文活動判定其是否為「民俗」或文化資產,並不只是要單純區分或審視是否符合定義而已,而是要確認其與人群及社會保持著什麼關聯,並進一步探究背後歷史變遷、社會發展、人群活動的原理與意涵。

» Read more

平溪天燈節是民俗嗎?由超度到祈福、個人到節慶的孔明燈

文/李世偉、王見川│封建社會皇帝統治天下時,老百姓是被禁止從事有關祭天、拜斗等與「天」相關的活動,放天燈也不例外。在這樣的情況下,清代台灣百姓是不可能放天燈祈福的!

» Read more

誰能搶頭香?新創民俗與傳統意蘊

文/王見川(南臺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李世偉(東華大學臺灣文化學系副教授)│圖/李永倫(知名民俗攝影師)│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大家相信搶到頭香者未來一年會有好運氣。這樣的年節習俗有何根據?

» Read more

歲末謝冬敬神祇:鹿谷茶鄉的冬尾戲

文/張譯壬(竹山地方文史工作者)臺灣每逢年尾的「謝平安」祭典,自農曆8月起便在各地逐一展開,這種敬謝神靈整年度庇蔭的信仰傳統,幾乎是各地無一不有。只是對中部山區而言,更為慎重、重視傳統。南投縣鹿谷鄉各聚落,每年是在農曆10月開始到11月初左右進行接力式的「冬尾戲」慶典,讓有茶鄉之稱的鹿谷頓時熱鬧起來,大約一個多月的時間,各庄頭此起彼落地敬祀謝神。

» Read more

民俗青年會議專輯|民俗再發現: 戰後初期《臺灣文化》表述之文化主體性

文/卓佳賢(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博士生)《臺灣文化》所談的民俗是深化臺灣文化的重要建築基底,迥異以往談的民俗只是博物館式的展示櫥窗,臺人只能看到櫥窗所反射出殖民者凝視的影像。

» Read more

民俗青年會議專輯│番界之神 ──跨族群與跨祖籍的臺灣民俗信仰

文/黃美英(資深人類學者、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生)媽祖的香火,經由「分香」而傳播各地,歷經長期發展,從其分身神或分香廟的地位,逐漸在移居地建立其權威與自主性的地位,各分香廟的「本地化」現象,也表徵了從一個「移民社會」(immigrant society)成為「土著社會」(native society)的過程。

» Read more

等候愛情的啟示:廣澤尊王與妙應仙妃的故事

簡介文字/黃敦厚(大甲資深地方文史研究者、中興大學中文博士)、圖片/劉家豪│廣澤尊王又有保安尊王、郭聖王、聖王公、郭王公、翹腳尊王等稱謂。晚近,台灣年輕人對廣澤尊王的崇奉有升高的趨勢,經常看到許多年輕人在迎神的陣頭中,扛著廣澤尊王的武轎,展演其年輕有勁的活力。

» Read more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