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普天同慶的光明節

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冬至之所以稱為「節」是因為它和清明一樣,是二十四節氣中少數兼具「節氣」及「節日」性質的日子。它們不只是作為一年中太陽紀曆的24個端點之一,在合乎自然時令的養生原則之外,又發展出祭祀祖先等具有歷史人文意涵的豐富民俗。自古以來冬至的地位也與眾不同,不但又稱「亞歲」,還有句俗話「冬至大如年」,是說冬至的重要性若非略次於過年就是和過年一樣。大如年的冬至對於只剩下吃吃湯圓應景,已經不太重視冬至的臺灣人而言,實在難以想像。

» Read more

露西亞過臺灣:你不能不認識的俄國漢學家阿理克

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因為上個世紀的政局,使得台灣與俄國的關係並不密切,連帶的,大家對俄國的文化與文學也感到陌生,更遑論俄國漢學界的人物及成就。然而俄國漢學家阿理克(1881 – 1951),卻是一個不能不認識的名字。

» Read more

露西亞過臺灣│感謝阿理克!影響俄羅斯繪畫風格的晚清木版年畫

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你出國會買什麼?如果你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到中國旅行的俄國人,你會買什麼紀念品回俄國呢?很多人都想不到,當時一種很「潮」的紀念品竟然是年畫!19世紀後半期,陸續有俄國傳教團團員、民族學家、植物學家、版畫收藏家、醫生、商貿團團員在到中國旅遊時,將數量不等的中國年畫帶回俄國。為什麼呢?可推想的原因是年畫顏色鮮艷、價格廉宜、有民族特色、又容易打包。

» Read more

丙申年端午特輯(三):五日節的藥草和香包

北港吳昭惠女士的虎仔香

兒童佩戴在身上的香包,也是同樣的原理。理論上五日節的香包裡裝的香料,應該要含有具有藥性的香料。配戴驅邪香包,等於是在身上攜帶具預防功能的藥材,不只是美觀,也有驅蟲保健的目的。隨著衛生環境大幅的改善,香囊驅除瘟疫邪毒的功能,逐漸被淡忘,而簡化成為五日節的裝飾民俗。上個月,筆者看到一款進口的香包,是電影《冰雪奇緣》中的艾沙造型,按壓艾沙的肚子,就會開始唱起流行歌曲〈小蘋果〉。這種帶著化學香料的玩偶,已經和五日節香包的原義完全脫節了,而且對身體只怕有害無益。

» Read more

春遊、春花與春餅:清明踏百草的民俗底蘊

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   清明節與掃墓,在現代人的觀念中似乎早已合而為一。不過,掃墓在清明的發展史上,算是相當晚出的節日內容。直到宋代為止,清明只是個鄰近寒食節(在清明的前一、兩天)的一個節氣,相關文獻只有記載與農事相關的時令行事。而祭墓,原本是寒食的習俗。寒食這個起源於山 […]

» Read more

民俗學看福祿猴|為什麼是葫蘆與猴?

這兩天「福祿猴」新聞正夯。你可知葫蘆為何能象徵福祿?葫蘆是怎麼成為吉祥物的呢?還有,為何是葫蘆猴,而不是葫蘆馬、葫蘆豬?葫蘆猴為什麼是福祿猴? 文:楊玉君 葫蘆屬於瓜類,由於瓜類多籽,瓜藤緜延長遠,自古以來就是子孫昌盛的象徵。葫蘆又因其形狀特殊,更再衍生出各種吉祥寓義。首先葫蘆兩頭豐圓,中間收束,好 […]

» Read more

災禍記憶與年節傳說

你覺得過年前發生震災只是偶然嗎?會不會在歷史上某個時間點就曾有相近的案例? 年節傳說鮮少是個人的災難,而是集體、大規模的災難。年節的習俗,就是在災難過後,以重現禦災的方式來紀念這個劫後餘生的日子。 文:楊玉君/圖:劉家豪 農曆年前台南發生了大地震,造成了大規模的災難,以及無數天人永隔的悲劇。震災本身 […]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