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戴紅花驍勇善戰的黑面三媽出巡:雲嘉六庄迎港口媽及掠貓精傳說

文/張瑞元│請媽祖對於本六村居民來說是一項大事,這時候平時都供信眾迎請的媽祖,廟方會特別空出時間讓六個村庄居民迎請,六村居民早期議定迎請順序,第一迎請者稱為頭香,共包含為頂揖村灣仔埔、下楫村菁埔仔兩個地方,最後迎請者稱為尾香,包含港口村的蚶仔寮全部,因為迎請媽祖是由各村莊主辦,所以每一庄頭迎送媽祖及遶境方式都不盡相同,居民都沿襲成俗。

» Read more

當陣頭逐漸消失,我們用什麼榮耀媽祖?六房媽過爐的發展省思

文/林啟元(中華民國六房媽會秘書)雲林六房媽過爐是五股內大事,期許各股陣頭一起來讚揚六房媽的神威,讓股外朋友們看到雲林縣珍貴的文化認同,也讓在外遊子們自然而然的產生向心力,到了四月就知道該回家了,回到雲林跟著家人、跟著這一群直率沒有心機的信眾,陪六房媽一起搬新家,也讓我們最重要的「陣頭多元化」精神讓更多人知道,並能夠一起參與。

» Read more

彰化搶轎古今談(二)│南瑤宮管理爭議,是搶轎文化的內在動機

文/鍾秀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博士候選人)彰化人有這麼一尊名聞遐邇的南瑤媽,又何以會對大甲媽如此瘋狂呢﹖這個疑問就是彰化搶轎的內在成因,也可從彰化人口中一句「咱媽祖是公所的」看出端倪。

» Read more

大甲媽北港進香始自光緒?如何解讀淡新檔案許其棻稟文?

文:洪瑩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目前我們沒有證據證明大甲鎮瀾宮清代沒有北港進香,同樣也沒有證據證明有,絕大多數有關兩地開始進香的口述歷史,都指向日治時期。

» Read more

反思無形文化資產│吃飯擔可以是五年千歲遶境的代名詞嗎?

文/郭喜斌 (資深地方文史工作者)近年不管官方還是地方宮廟,一直把「吃飯擔」這個名詞,當作馬鳴山五年千歲的無形文化資產,替代「元月十五日王爺公元宵禳災祈福遶境」的民俗用語。

» Read more

平溪天燈節是民俗嗎?由超度到祈福、個人到節慶的孔明燈

文/李世偉、王見川│封建社會皇帝統治天下時,老百姓是被禁止從事有關祭天、拜斗等與「天」相關的活動,放天燈也不例外。在這樣的情況下,清代台灣百姓是不可能放天燈祈福的!

» Read more

誰能搶頭香?新創民俗與傳統意蘊

文/王見川(南臺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李世偉(東華大學臺灣文化學系副教授)│圖/李永倫(知名民俗攝影師)│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大家相信搶到頭香者未來一年會有好運氣。這樣的年節習俗有何根據?

» Read more

不燒金紙?想招惹王爺生氣?|來看重視質材數量的新塭尹王爺金

圖文:黃偉強(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碩士生)既然燒香、燒金是深植於民俗文化中的一部分,就應該要使文化有自主發展的可能,取得文化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平衡,這才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價值。

» Read more

民俗青年會議專輯|民俗再發現: 戰後初期《臺灣文化》表述之文化主體性

文/卓佳賢(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博士生)《臺灣文化》所談的民俗是深化臺灣文化的重要建築基底,迥異以往談的民俗只是博物館式的展示櫥窗,臺人只能看到櫥窗所反射出殖民者凝視的影像。

» Read more

東港神將團,有什麼規矩與禁忌?

文/陳進成(地方文史工作者)近年,台灣各地常常有廟會的舉辦,各式陣頭也因此蓬勃發展,神將陣頭陸續增加,例如官將首、八家將或是其他類型的神將團。然而,常有不解神將陣團的媒體或民眾,對其批評甚嚴。其實神將陣頭自古以來,有其約束的規矩與禁忌,各團有各團前人或神明所立下的法規,只是看其如何約束與實際實行而已。

» Read more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