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湧迎尪公.橫溪第一迎

三峽與臨近的鶯歌、樹林、大溪,每年農曆八月至農曆九月許多聚落會舉辦尪公年例,早期尪公年例是由橫溪開始,之後尪公一庄過一庄,在各庄頭受到人們迎請、祭拜、看戲,戰後許多聚落受到統一祭典政策的影響,年例集中到農曆8月15日舉辦,橫溪仍維持農曆8月26日迎尪公,受到地方家族競合、開發歷程的影響,橫溪的尪公年例具有地方的特殊性。

» Read more

字紙亭敗地理:斯卡羅豬朥束社崩解的漢人風水傳說

(圖文/張靖委)在屏200縣道旁有一座磚砌的古老「聖蹟亭」,地方俗稱為「字紙亭」,這座字紙亭圍繞著關於斯卡羅豬朥束社的傳說,地方流傳斯卡羅豬朥束社是受到風水的庇蔭,豬朥束山的山形像是猴子,射麻山的山勢像是象鼻,象鼻啣港口溪水餵食猴子,使得豬朥束山下的豬朥束社不斷勢力壯大,於是興建字紙亭破壞這個風水。

» Read more

陰光普照:為好兄弟點一盞溫暖的燈

圖文/張靖委|每到農曆七月,臺灣許多地方都有人在夜幕低垂時,於家門口點上一盞發光的「普度燈」,自農曆七月初一到月底,每晚點燈直到翌晨,那一盞一盞的普度燈帶著體貼陰陽兩界的心意,為先人映照出來到世間的方向、為夜歸的人提供安心回家的路。

» Read more

天將雨而商羊舞,祈雨為何穿喪服?

文/温宗翰│一般而言,儀式發展通常不會只有一種起源,時常是複合式形構,因此我們確實也很難斷言,到底披麻帶孝祈雨的意涵為何;只不過,對人類社會來說,祈雨儀式自然是要表現出生活困苦的狀態,如此才能感動天地,使其憐憫施捨雨水。

» Read more

武陣護持:茄苳媽出巡五十九庄

後壁區泰安宮「茄苳媽」2020年底再辦59庄出巡遶境活動,馨香遍傳南瀛溪北的天空,熱鬧的氣氛也燃沸無數信徒的心。 文/張耘書 泰安宮為下茄苳庄廟,主祀的天上聖母,世稱「茄苳媽」,關於泰安宮的建廟由來與年代,歷來說法有兩種,一為由湄洲商人攜來香火後在地方搭設臨時廟宇,於清康熙23年(1684)建廟,後 […]

» Read more

領調辦普度:埔頂仁和宮送斗籤

大溪區埔頂仁和宮,依循往例在農曆六月初一進行「送斗籤」,展開中元普度醮的相關籌備工作,送斗籤是由廟方執事將斗籤送往調首的住處,「調首」指的是出資參加中元普度醮禮斗之人,「送斗籤」的目的在通知調首中元普度醮的時間與祭典費用,沿路敲鑼打鼓,向信徒預告農曆七月十五日慶讚中元,為祭典暖身。  

» Read more

抓鬼收瘟顯威靈:說家將「開四門」陣法

文/ 吳宏毅 (天主教輔仁大學宗教所在職班碩士生)「四門陣」具有制煞、除祟的功能,經由振裕堂甘、柳、謝、范四將演示後,核心意義表露無遺。

» Read more

聽聲不見影:現今廟口酬神戲的民俗新意

陳正雄/(大葉大學兼任助理教授)現今臺灣的布袋戲以酬神演出為主,演出大多是播放一齣錄製完整的戲劇內容,加上演師操偶動作而呈現,稱「錄音班」演出型態。這類酬神戲演出常常因信徒需求、為增添熱鬧氣氛,而聘戲答謝神明、為神明祝壽,與民間信仰緊密相關,意義自然不同於文化場性質、商業劇場演出等,且廟埕空間有了戲班演出、民眾休憩聊天,共同參與,才能顯示民間信仰、戲劇活動的關聯性與活力。

» Read more

福德喜事不能少的一味:隆興閣金光戲《五爪金鷹》觀後筆記

圖文/陳正雄(大葉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金光戲是戰後布袋戲發展出來不同於傳統戲碼的類型,故事光怪陸離,強調正邪對立、恩怨情仇主題,能發展曲折離奇、複雜的長篇劇情。

» Read more

梁山好漢練宋江──等待英雄的臭耳聾師李春着

文/溫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我頓時感覺到他身為絕世武林人物,各種榮耀與寂寥、驕傲與焦慮,通通透過那些用力的唸誦與吶喊,附隨他耳邊擴音機不時傳出的吵雜聲頻,一波又一波地向我襲來,令我不知所措。

» Read more
1 2 3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