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公庇護觀音媽故鄉:高美五里拜溪頭的災難記憶

圖文/陳韋誠│農曆9月1日前一天下午,高美五里居民備妥祭壽金、四方金、銀箔、更衣等金銀紙錢與祭品,陸續前往大甲溪南岸堤防,各里公廟也紛紛迎請主神上轎或搭乘神明車到文興宮溪頭營集合,準備進行一年一度的拜溪頭儀式。

» Read more

軍中鬼話的誕生:那些日本鬼與美國鬼與面貌模糊的臺灣鬼

李家愷(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不間斷的軍中死亡事件就是鬼故事生成的來源之一。在漢人傳統民間信仰的觀念中,凡死時無後、乏嗣以及橫死、冤死之亡者,皆屬「非正常死亡」,由於死時負有冤屈,無得報償、開解,或得到適當的儀式善後,是會成為一再出現引發騷動、不安定之鬼。服兵役者,多屬血氣方剛的青年,亡時多無後,即符合成鬼之條件。

» Read more

大庄鬼節宴客:中元宿啟鬥鬧熱

文:陳韋誠(國立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碩士班)農曆7月,臺灣民間瀰漫著一股神祕詭譎的氣氛,然而位在臺中港邊的大庄地區居民,卻滿懷感恩的心情,籌辦為期兩天的二朝宿啟中元普度醮事,營造出溫馨熱鬧的氛圍。

» Read more

點生作記號:東港安度鬼節的「接普度公」儀式

文:陳進成(地方文史工作者)每年農曆七月份,臺灣各地都在辦中元普度的習俗科儀,從初一到月底,開鬼門、迎斗燈、送水燈、普度祭祀都是固定的祭祀禮儀,各地各有其文化內涵,也讓臺灣各區域過著各類鬼節氣氛。在屏東縣東港鎮東隆里,有三座廟宇,共享一項特殊儀式,於農曆六月底時,辦理接普度公儀式,同時「點生作號」,協助信徒平安度過鬼月。

» Read more

看見奉飯:追思親人的義民爺祭祀

圖文:邱彥貴 (臺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助理教授)七月已屆,民俗咖、攝影咖莫不摩拳擦掌,穿梭北臺灣城市鄉村追蹤大小中元。的確,人潮洶湧加上喧天音響、五色撩亂的普度,莫不令你我五感超載。然而,早在六月下旬之前,今年是在桃園的社子溪到新竹的鳳山溪之間,大約鐵路以西的範圍,所謂的「溪南聯庄」內,每天的傍晚時分,有9處的廟宇紅壇,已經開展了一場又一場的「奉飯」。

» Read more

我們是這樣請好兄弟吃飯的──府城普度祭祀空間與擺設

圖文:洪瑩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普度的祭品種類繁多,台灣各地區有所不同,不仔細觀察,會以為是無秩序的,但經過較為深入的研究觀察之後,便可發現在擺設普度祭品時,在排列的順序以及祭品的選擇上,有一套屬於民間對於空間秩序的構成觀念,藉由祭品擺放的位置,可以來理解在普度儀式場上的空間秩序與其象徵。

» Read more

織女的眼淚:澎湖七夕護子祈美的婦幼節習俗

圖文:周舜瑾(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民間文學博士生)七月初七,俗稱七夕,每年七夕正值暑假,恰恰是菊島觀光旺季中的旺季,來到澎湖旅遊的情侶們必定要到雙心石滬或許多觀光景點合照,留下愛的見證,但遊客們可能不知道,七夕這天夕陽西下、華燈初上時,正是澎湖人仰天祭拜七娘媽的關鍵時刻。

» Read more

城隍爺與陳定南:守護地方、捍衛司法正義的父母官

民俗亂彈|圖文:温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城隍被視為古代城市崛起的代表性守護神,也是「漢文明」拓展的精神象徵,官祀系統從來不會忽略城隍,是最能與民眾互動的基層信仰神。只是,在許多臺灣民眾心中,城隍反倒象徵著「司法正義」的「最後護衛者」,因此也有人說「不信王法信城隍」,形容人們即使逃離陽世間的律法,也絕對躲不過陰間審判追究,這使得城隍信仰在民間,有濃厚的警示教化功能。

» Read more

十社共祭無主孤:安平城隍廟的陰陽醮

圖文:吳明勳(安平地方文史工作者)城隍爺是民間信仰中的地方司法神,掌管著陰陽秩序,而位於臺南市安平區的安平城隍廟,為安平公廟之一,其農曆普度祭典的「中元醮」,每年施放水燈接引亡魂上岸享受人間香火,由安平全境十角頭社參與,故安平的農曆七月普度祭典,都是由安平鎮城隍廟率先舉行,才由其它廟宇接力辦理,因此安平俗諺說著:「城隍廟沒普,無人敢普」。

» Read more

鬼月前趕鬼──冤家港橋上過溝建德宮火燈夜巡

文:黃偉強(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碩士班)時序邁入六月中下旬,再隔幾天就是俗稱「鬼月」的農曆七月,面對鬼月,各種禁忌、鬼故事紛紛出籠,繪聲繪影,帶來許多詭異氣氛。民間信仰觀念裡,七月是一個屬於鬼靈的月份,面對七月的到來,為了要安撫村民心中的不安,嘉義布袋地區有幾個村落有著六月底夜巡的習俗,其中規模最盛大的即是過溝建德宮的火燈夜巡。

» Read more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