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能等於八家將嗎?自己的家將自己救

圖文/李佩儒(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無形文化資產組)對自身文化傳統的使命感與責任感,則是一種高素質信仰心靈的表現。試想若多數家將館都能擁有這樣堅守文化傳統的心態,或許家將文化就有機會得到振興,回到家將受人尊敬的美好年代。

» Read more

東港神將團,有什麼規矩與禁忌?

文/陳進成(地方文史工作者)近年,台灣各地常常有廟會的舉辦,各式陣頭也因此蓬勃發展,神將陣頭陸續增加,例如官將首、八家將或是其他類型的神將團。然而,常有不解神將陣團的媒體或民眾,對其批評甚嚴。其實神將陣頭自古以來,有其約束的規矩與禁忌,各團有各團前人或神明所立下的法規,只是看其如何約束與實際實行而已。

» Read more

民俗青年會議專輯|臺灣降駕型家將「乩將」之探究——以鼓山地嶽殿吉勝堂八家將為例

圖文/李佩儒(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無形文化資產組)家將「降駕」的特質,已有被國內外的學者討論並說明其對家將的重要性,但是在前人的研究中,卻沒有一個專有名詞定義擁有此特質的家將,因此常使人誤會所有家將都會降駕,又或者忽略此特質在家將文化中的重要性,為了使研究脈絡更清晰,筆者將具有降駕特質之家將取名為「乩將」,文中亦將「乩將」釋義,並說明祂亦乩亦將的特質。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