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坑歲時記》:為家鄉而做的臺語月曆

手繪歲時記的念頭從《蘆洲受玄宮農民曆》封面設計時萌芽,當時不斷反省近年執行的設計與受玄宮的關聯是什麼?雖然沒有風馬牛不相及的怪奇圖案,卻著實缺乏更深層的文化連結,於是重新回到它的文化根柢─松柏嶺受天宮的乩童濟世文化。在完成不算全手繪的農民曆之後,終於發起大願,我來為松柏坑出一本歲時記!那就畫吧,用自己曾經拿過畫筆的那雙笨拙雙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