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民俗學還能芻議嗎?《臺灣民俗學青年論集》導言

民俗亂彈│文/溫宗翰│2000年左右臺灣學領域爭相設立系所風潮,臺灣民俗學學科體制化依然路程迢迢,僅有零星課程科目開設,定義民俗學有別於史學、人類學、社會學、文學、戲劇等學科疆界的討論,乃至於設立學科課程,依然有待努力。

» Read more

民俗青年會議專輯│臺灣泛族群民俗傳說暨儀俗信仰比較析論──閩南的魔神仔與阿美族的“Salau”

文/林和君(實踐大學應用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林和君)臺灣早在日治時代就有魔神仔的傳聞記載,例如明治32年(1899)的《臺灣日日新報》,當年10月4日的報紙刊登一篇〈咄咄怪事〉,描述有人走失、在竹林中被發現,而懷疑是否就是「魔神(亦即魔神仔)」所為

» Read more

民俗青年會議專輯│在神名下的族群融合──以舊濁水溪流域七寶夫人信仰為考察

陳韋誠(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碩士班)當族群接觸後,產生紛爭時,為鞏固我群認同,「共同信仰神祇」往往是一項重要表徵,然而,舊濁水溪流域中共同信仰七寶夫人的聚落,卻不能將三個社群看作「共同體」,而得進入不同地方知識體系之中,才能深入理解其信仰特色。

» Read more

民俗青年會議專輯|臺灣降駕型家將「乩將」之探究——以鼓山地嶽殿吉勝堂八家將為例

圖文/李佩儒(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無形文化資產組)家將「降駕」的特質,已有被國內外的學者討論並說明其對家將的重要性,但是在前人的研究中,卻沒有一個專有名詞定義擁有此特質的家將,因此常使人誤會所有家將都會降駕,又或者忽略此特質在家將文化中的重要性,為了使研究脈絡更清晰,筆者將具有降駕特質之家將取名為「乩將」,文中亦將「乩將」釋義,並說明祂亦乩亦將的特質。

» Read more

尋找生命中該有的那隻妖怪|《唯妖論》推薦序

溫宗翰 (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對現下許多臺灣人而言,聽到「妖怪」一詞,都有些陌生感,如果不是想到日本漫畫、卡通,就是猜想是哪裡的電影情節,甚至有人可能就會直接洽問:「臺灣有妖怪嗎?」。

» Read more

唯妖之唯妖|新書《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解密

瀟湘神 (《唯妖論》作者之一)妖怪研究也不只是文化研究,能發展出各種論述;譬如,為何越現代化的地方,妖異傳說越少?或許有人會說,越現代化的地方越不迷信。但現代化並未阻止都市傳說誕生。認為妖異會因現代化消失,這樣的推測或許太樸素。

» Read more

幽冥之人定婚配?你所不知道的臺灣月老信仰

温宗翰( 民俗亂彈執行編輯、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月老」最早出現於中國唐代李復言所寫的《續幽怪錄》,是小說「幽冥之人」的一個角色,後來深入民間思維,成為民間信仰祀神。

» Read more

軍中鬼話的誕生:那些日本鬼與美國鬼與面貌模糊的臺灣鬼

李家愷(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不間斷的軍中死亡事件就是鬼故事生成的來源之一。在漢人傳統民間信仰的觀念中,凡死時無後、乏嗣以及橫死、冤死之亡者,皆屬「非正常死亡」,由於死時負有冤屈,無得報償、開解,或得到適當的儀式善後,是會成為一再出現引發騷動、不安定之鬼。服兵役者,多屬血氣方剛的青年,亡時多無後,即符合成鬼之條件。

» Read more

報告班長!那些年軍中流傳的黨國「鬼話」

文:李家愷(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每逢農曆七月,總是不免俗地會聞見到各種媒體上的連篇鬼話,幾乎已成鬼月例行的應景節目,其中不少鬼故事是每年都要被重新溫習一遍的,一方願打一方願挨,年復一年地樂此不疲,彷彿永遠不膩似的。但從這些看似陳腔濫調的鬼故事分享中,只要我們願意擺脫信與不信的信仰者身份,與單純接受餵食的消費者身份,其實是可以讀出很多鬼話的趣味。

» Read more

露西亞過臺灣:你不能不認識的俄國漢學家阿理克

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因為上個世紀的政局,使得台灣與俄國的關係並不密切,連帶的,大家對俄國的文化與文學也感到陌生,更遑論俄國漢學界的人物及成就。然而俄國漢學家阿理克(1881 – 1951),卻是一個不能不認識的名字。

» Read more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