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之人定婚配?你所不知道的臺灣月老信仰

温宗翰( 民俗亂彈執行編輯、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月老」最早出現於中國唐代李復言所寫的《續幽怪錄》,是小說「幽冥之人」的一個角色,後來深入民間思維,成為民間信仰祀神。

» Read more

軍中鬼話的誕生:那些日本鬼與美國鬼與面貌模糊的臺灣鬼

李家愷(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不間斷的軍中死亡事件就是鬼故事生成的來源之一。在漢人傳統民間信仰的觀念中,凡死時無後、乏嗣以及橫死、冤死之亡者,皆屬「非正常死亡」,由於死時負有冤屈,無得報償、開解,或得到適當的儀式善後,是會成為一再出現引發騷動、不安定之鬼。服兵役者,多屬血氣方剛的青年,亡時多無後,即符合成鬼之條件。

» Read more

報告班長!那些年軍中流傳的黨國「鬼話」

文:李家愷(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每逢農曆七月,總是不免俗地會聞見到各種媒體上的連篇鬼話,幾乎已成鬼月例行的應景節目,其中不少鬼故事是每年都要被重新溫習一遍的,一方願打一方願挨,年復一年地樂此不疲,彷彿永遠不膩似的。但從這些看似陳腔濫調的鬼故事分享中,只要我們願意擺脫信與不信的信仰者身份,與單純接受餵食的消費者身份,其實是可以讀出很多鬼話的趣味。

» Read more

露西亞過臺灣:你不能不認識的俄國漢學家阿理克

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因為上個世紀的政局,使得台灣與俄國的關係並不密切,連帶的,大家對俄國的文化與文學也感到陌生,更遑論俄國漢學界的人物及成就。然而俄國漢學家阿理克(1881 – 1951),卻是一個不能不認識的名字。

» Read more

你知道這些祭品的意義嗎?府城與安平常見普度品的意義解析

圖文:洪瑩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食無三把蕹菜,就欲上西天」,是臺灣常聽見的一句俗諺,意思是指自不量力,也充分表達普度民俗中的祭品意涵,成為民俗俚語的代表之一。普度是臺灣漢人常見民俗儀式的通稱,可能會因為其舉辦的時間、地點、對象、舉辦者、執行者等,而有不同的變化與稱呼,但一般民眾還是習慣性將「準備祭品,祭祀孤魂野鬼」的儀式活動,稱之為「普度」,常在農曆七月與舉行醮典儀式的最後舉辦。

» Read more

露西亞過臺灣│感謝阿理克!影響俄羅斯繪畫風格的晚清木版年畫

文:楊玉君(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教授)你出國會買什麼?如果你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到中國旅行的俄國人,你會買什麼紀念品回俄國呢?很多人都想不到,當時一種很「潮」的紀念品竟然是年畫!19世紀後半期,陸續有俄國傳教團團員、民族學家、植物學家、版畫收藏家、醫生、商貿團團員在到中國旅遊時,將數量不等的中國年畫帶回俄國。為什麼呢?可推想的原因是年畫顏色鮮艷、價格廉宜、有民族特色、又容易打包。

» Read more

城隍爺與陳定南:守護地方、捍衛司法正義的父母官

民俗亂彈|圖文:温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靜宜大學臺灣研究中心執行長)城隍被視為古代城市崛起的代表性守護神,也是「漢文明」拓展的精神象徵,官祀系統從來不會忽略城隍,是最能與民眾互動的基層信仰神。只是,在許多臺灣民眾心中,城隍反倒象徵著「司法正義」的「最後護衛者」,因此也有人說「不信王法信城隍」,形容人們即使逃離陽世間的律法,也絕對躲不過陰間審判追究,這使得城隍信仰在民間,有濃厚的警示教化功能。

» Read more

求神救牛│松柏嶺下車路庄的農民情感與拜粟埕儀式

雖然是小小的地方性例年祭典,背後卻有著人們的努力、對神的信仰與對動物的情感,也許現代人會認為「求神救牛」的動機有點誇張,但在那個醫學不發達的農耕時代,人生病只能求神,辛勤耕作的牛就如同家人,更何況愛貓狗如子女手足的現代人呢?生病了當然要救! 隨著工商時代的轉變,地方性的祭典逐漸縮小,其價值與內涵也逐漸被淡忘,在一片撻伐民俗的社會氛圍中,人們容易忽略民俗儀式背後的情感與文化價值觀,當我們對民俗日漸疏遠、冷感,儀式恐怕也只會漸漸褪色。

» Read more

追憶171年前那場颱風:遺留口湖與四湖的水難者祠祀與牽水「車藏」儀式

這起災難,成了雲林口湖與四湖地區的重要歷史記憶,當地民眾為處理死難者遺體,不僅將之收埋成堆,每年農曆六月初六、初七亦會辦理相關拔渡儀式。尤其以口湖蚶仔寮、金湖的祭典最廣為人知,但實際上受災區域非常廣泛,幾乎四湖、口湖鄉內的諸多沿海小祠,都有紀念與祭祀此次受難者。當然,隨著歷史變遷,各自也就發展出不同的祭祀文化。

» Read more

古代重藝輕匠,今日卻連藝也不被看見:一起走找臺灣廟宇藝術風華

《圖解台灣廟宇傳奇故事》不止是一本工具書,希望能經由它,讓更多人願意回頭看到家鄉那座公廟的藝術,找回昔日那個「重藝」的光華。

» Read more
1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