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肉粽最恐怖的是流言蜚語:深入理解才能不再恐懼

文/杜尚澤(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研究生)送肉粽只是一般的俗稱,他有個專有名詞叫做「送吊煞」,且非專屬鹿港所有。「送肉粽」其實就是送吊煞儀式,由於上吊者有繩索綁住身體某些部位,民間社會顧念對往生者的敬畏,不強調「吊死」,便以綁粽子的形意情境,稱為「送肉粽」。

» Read more

頭戴紅花驍勇善戰的黑面三媽出巡:雲嘉六庄迎港口媽及掠貓精傳說

文/張瑞元│請媽祖對於本六村居民來說是一項大事,這時候平時都供信眾迎請的媽祖,廟方會特別空出時間讓六個村庄居民迎請,六村居民早期議定迎請順序,第一迎請者稱為頭香,共包含為頂揖村灣仔埔、下楫村菁埔仔兩個地方,最後迎請者稱為尾香,包含港口村的蚶仔寮全部,因為迎請媽祖是由各村莊主辦,所以每一庄頭迎送媽祖及遶境方式都不盡相同,居民都沿襲成俗。

» Read more

當陣頭逐漸消失,我們用什麼榮耀媽祖?六房媽過爐的發展省思

文/林啟元(中華民國六房媽會秘書)雲林六房媽過爐是五股內大事,期許各股陣頭一起來讚揚六房媽的神威,讓股外朋友們看到雲林縣珍貴的文化認同,也讓在外遊子們自然而然的產生向心力,到了四月就知道該回家了,回到雲林跟著家人、跟著這一群直率沒有心機的信眾,陪六房媽一起搬新家,也讓我們最重要的「陣頭多元化」精神讓更多人知道,並能夠一起參與。

» Read more

彰化搶轎古今談(一)│大甲媽會興是彰化人炒起來的!

圖文/鍾秀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博士候選人)每年大甲媽祖遶境進香,彰化搶轎幾乎已經成為眾所皆知的「景點」,讓彰化市成為大甲媽祖南下過程中,最受矚目的一站。

» Read more

大甲媽北港進香始自光緒?如何解讀淡新檔案許其棻稟文?

文:洪瑩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目前我們沒有證據證明大甲鎮瀾宮清代沒有北港進香,同樣也沒有證據證明有,絕大多數有關兩地開始進香的口述歷史,都指向日治時期。

» Read more

徒步進香作為媽祖信仰的實踐或流行?

圖文:洪瑩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2000年後臺灣社會開始出現步行進香的風潮。但在現代社會重新「恢復」、「建構」、「辦理」的徒步進香活動時,除延續傳統宗教意義,如「謁祖」、「會香」等儀式以外,為何會特別強調「徒步」形式?其背後又具有怎樣的現代意涵?為何在現代社會,「徒步」被作為進香活動被特別強調的形式?

» Read more

民間信仰中的歷史記憶與敘事:乙未之役赤星中尉、戰後初期丁軍廟、二二八事件三姓公

圖文:溫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這些具有「歷史」基礎的信仰詮釋,不見得能在不同時期被記憶或保留,甚至經常變化,或自願或被迫地展現各時期殖民宗主國、當權者的歷史控制、思想限制與文化價值觀

» Read more

北臺灣最有人情味的廟會:關渡二媽回駕龍形

文/簡有慶(士林庄文史工作室負責人、士林慈諴宮總幹事、神農宮幹事)龍形迎關渡媽祖回鑾遶境,不僅可享有初春期間迎請關渡大媽及二媽遶境的特權,並可任意迎請廟中所有媽祖分身,堪稱為北臺灣最有人情味的廟會活動。

» Read more

環保不能曲解信仰:香與金都是無可取代的物質

圖文/陳韋誠(國立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碩士班)農曆年前,燒香、燒金的議題備受矚目,環保署邀集各地宮廟重申「以功代金」、「以米代金」的政令,並提出減少香金焚燒的SOP:從集中燒、減燒,到最後不燒。造成民間社會議論紛紛,但不燒香和不燒金真的可行嗎?

» Read more

掗頷垂(é-âm-sê),宮口吃鹹糜:安平廟宇歲末送神儀式

圖文:吳明勳(安平地方文史工作者)每年歲末農曆12月24日,是民間習俗中的「送神日」,相傳這日百神將要返回上天朝謁玉帝,於是民眾無不準備豐盛祭品與甜料祭拜一番,望神明返回天庭時能幫忙多說些好話,好讓來年能得到上天的眷顧,多些好運。

» Read more
1 2 3 4 5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