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逆匪」到「千歲」:作為偽將的王芬與作為王爺的王勳

祭祀除作為信仰的的一部份,包含祭厲、安魂、念功之外,對參與祭祀與建廟的民眾,更有其意義。林富士以祭祀廖添丁與李師科的案例,說明其兩人行為是用匹夫之勇的原始手段,向政治、社會等體制與統治者等殞命,可見民眾奉祀被刑殺的「罪人」之魂,並不只純粹害怕其作祟的能力,更多情況是表現自身的族群認同、對自身週遭環境的不滿、對社會體制的抗議。王芬的祭祀者也是如此,面對社會現象,也作為「同庄人」的文化認同,必須有所調整與改善。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