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質民俗會議專輯】民俗作為十二年國教素養導向課程的未來可能

高麗珍(臺灣師大僑生先修部副教授)民俗(folklore)是異質多元的文化體系,普羅大眾的日常。換言之,日常生活是孕育民俗的能量場;惟有透過生活實踐,民俗課程方得以落實。

» Read more

頭戴紅花驍勇善戰的黑面三媽出巡:雲嘉六庄迎港口媽及掠貓精傳說

文/張瑞元│請媽祖對於本六村居民來說是一項大事,這時候平時都供信眾迎請的媽祖,廟方會特別空出時間讓六個村庄居民迎請,六村居民早期議定迎請順序,第一迎請者稱為頭香,共包含為頂揖村灣仔埔、下楫村菁埔仔兩個地方,最後迎請者稱為尾香,包含港口村的蚶仔寮全部,因為迎請媽祖是由各村莊主辦,所以每一庄頭迎送媽祖及遶境方式都不盡相同,居民都沿襲成俗。

» Read more

戰後大甲媽祖進香的路線與時間變化

文:洪瑩發(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大甲媽進香路線與目的地,並非自古以來都固定不變,這些變化初步可以分成三個不同大階段,又可以細分不同年代為特殊目的而誕生的變化。

» Read more

如何只用藤條與刺竹搭建一座全臺灣最大的鞦韆架?談臺灣鞦韆文化及下路頭搭建鞦韆的傳統技藝

圖文:溫宗翰(民俗亂彈執行編輯)大多數南島民族或漢人傳統社會使用鞦韆的概念,通常都與祭典活動緊密相關,是屬於祭祀儀式的一環,直到日本時代將鞦韆引入現代教育,以體育活動形式進入臺灣校園,才漸漸剝除他信仰功能的特徵。

» Read more

北臺灣最有人情味的廟會:關渡二媽回駕龍形

文/簡有慶(士林庄文史工作室負責人、士林慈諴宮總幹事、神農宮幹事)龍形迎關渡媽祖回鑾遶境,不僅可享有初春期間迎請關渡大媽及二媽遶境的特權,並可任意迎請廟中所有媽祖分身,堪稱為北臺灣最有人情味的廟會活動。

» Read more

反思無形文化資產│吃飯擔可以是五年千歲遶境的代名詞嗎?

文/郭喜斌 (資深地方文史工作者)近年不管官方還是地方宮廟,一直把「吃飯擔」這個名詞,當作馬鳴山五年千歲的無形文化資產,替代「元月十五日王爺公元宵禳災祈福遶境」的民俗用語。

» Read more

雲林鬧元宵│馬鳴山鎮安宮出巡五股十四庄

圖文:黃偉強(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碩士生)十四村庄的武館紛紛串連列隊,不分彼此,展現了各村莊的團結一致,為千歲爺隔開一條回宮的寬敞大道,同時鑼鼓齊鳴,氣氛十分震撼,在猛烈的砲火當中,四頂神轎衝入廟埕

» Read more

歲末謝冬敬神祇:鹿谷茶鄉的冬尾戲

文/張譯壬(竹山地方文史工作者)臺灣每逢年尾的「謝平安」祭典,自農曆8月起便在各地逐一展開,這種敬謝神靈整年度庇蔭的信仰傳統,幾乎是各地無一不有。只是對中部山區而言,更為慎重、重視傳統。南投縣鹿谷鄉各聚落,每年是在農曆10月開始到11月初左右進行接力式的「冬尾戲」慶典,讓有茶鄉之稱的鹿谷頓時熱鬧起來,大約一個多月的時間,各庄頭此起彼落地敬祀謝神。

» Read more

五年王的聖誕節:馬鳴山鎮安宮五股謝平安

圖文:黃偉強(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碩士生)馬鳴山鎮安宮位於雲林縣褒忠鄉的馬鳴村,是臺灣五年千歲的信仰中心。五年千歲是什麼樣的神明?為何稱做五年?五年千歲實際上有十二位,即是民間所俗稱的十二瘟王或十二代巡,主掌行瘟驅瘟之責,而每逢寅(虎)、午(馬)、戌(狗)年,鎮安宮舉辦五年一科(實為四年)的祈安醮典,十二王爺因此被稱為五年千歲。

» Read more

從艋舺大拜拜,看百年老城的滄海桑田

文/鍾秀雋(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博士候選人)艋舺一年一度的盛事―迎青山王,又將到來,這個俗稱「艋舺大拜拜」的地方大事,除了熱鬧的場面外,也在年復一年的慶典進行中,見證了地方的興衰起落。當你跟著尊王的腳步看熱鬧時,除了欣賞熱鬧的陣頭與各接駕宮廟紅壇的熱情外,也別忘了細細品味,這一切只會發生在廟會時的人文遺緒。

» Read more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