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靖平安:淡水清水巖清水祖師遶境前的「安四方」

圖文/張靖委(民俗亂彈編輯)

淡水清水巖於農曆5月初5日、初6日舉辦「淡水清水巖清水祖師遶境」,一般俗稱為「淡水大拜拜」,這場遶境早已成為臺北地區幾大的民俗廟會,堪稱是淡水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事,兩日的遶境分成初5日的暗訪、初6日為正日遶境,大多數人印象中的淡水大拜拜即是指這兩日。

淡水清水巖的繞境是雙軌遶境,也就是同一日的遶境分成兩個隊伍,一支是迎請老三祖的隊伍,另一支是以迎請蓬萊老祖為主的隊伍,老三祖與蓬萊老祖兩的隊伍是在同一日、不同時間各自展開遶境,蓬萊老祖的隊伍是繞境的主力,匯集了本地與臺灣各地陣頭,吸引許多人前往觀賞。至於老三祖的隊伍沒有列在路關中,隊伍僅有頭旗、法師、鼓與銅鑼、輦轎,隊伍的組成極為簡單,並無陣頭,所以較少人關注,但老三祖的隊伍在遶境負起先鋒、開路、祛除邪祟、安營等職責,也就吸引筆者的注意,筆者這十多年參與這支隊伍,從旁觀察、紀錄。

老三祖的隊伍只有一支頭旗、一頂輦轎,敲著鑼鼓,穿梭在淡水的小巷中

統領五營的老三祖

以神靈崇拜為核心的民間信仰,淡水清水巖供奉許多清水祖師神像,其中蓬萊老祖、老二祖、老三祖為最早供奉的神像。老三祖在淡水清水巖的神譜中是統轄五營兵馬、除妖祭煞的神祇,老三祖的神職也具體表現在廟內的配置,老三祖供奉於正殿頂桌而中壇元帥供奉在下桌,空間位置反映老三祖與中壇元帥的神格位階上下關係,老三祖神像後面擺放「清水巖五營軍斗」,斗內插著象徵五營的五營旗、用來統轄與調度兵馬的五營軍令,這些器物的涵義與配置彰顯老三祖統兵的信仰觀。

筆者長年觀察淡水的民間信仰,地方在一些特殊時候會特別請老三祖,例如農曆7月請老三祖薦普,或是新廟舉行入火安座、火災等意外現場舉行壓煞法會,從中能看出淡水社會對老三祖的重視,反映淡水的民間信仰中,老三祖負責職司守護地方平安。

請老三祖到火場進行壓火煞

淡水清水巖清水祖師遶境是淡水最重要的信仰活動,地方迎請清水祖師出巡,希望清水祖師掃蕩地方的不平靜,於是會特別迎請老三祖進行「安四方」的儀式,這儀式是請老三祖去安五營,所以也稱為「釘符」,為了辦理「安四方」儀式,淡水清水巖從農曆4月15日開始開放信徒寫「四方金」,信徒到淡水清水巖購買四方金,在四方金上書寫姓名與地址。

農曆5月初1日進行「放兵」,放兵是將供奉在廟內的兩組五營旗鬆綁(平日五營旗以紅繩綑綁),放兵意味著無形的兵馬進入戰備狀態,當日也將頭旗立在老三祖旁,頭旗是老三祖隊伍的第一面旗幟用在引領隊伍前進,而在信仰上具有帶領五營兵馬行軍的象徵,頭旗立在老三祖旁反映出老三祖統兵的信仰觀,以及老三祖隊伍作為全體遶境行列的第一隊。

 

老三祖安營壓煞

農曆5月初5日為「暗訪」,從午後開始至午夜結束的出巡,達到審視陰陽兩界的目的。吉時來臨,淡水清水巖廟方人員請出老三祖與中壇元帥神像,將兩尊神像綁在輦轎上,準備進行「觀佛」,「觀佛」是本地用語,稱神像為「佛公」,所以觀佛為觀乩童之意,是請老三祖降駕,請老三祖指示暗訪需要注意的事情。

淡水清水巖並無常設性的外營,暗訪時會在四個位置進行安營儀式,所以稱為「安四方」。四個外營分別是北營在「北投仔」,位置在淡水文中八公園附近,東營在「庄仔內」,這位置近10年有幾次的調整,但大致都在學府路一帶,南營在「港仔溝」,位置在淡水河邊,最初的位置在臺鐵淡水車站後方,西營在家畜衛生試驗宿舍區,原位置在紅毛城前,後家畜衛生試驗宿舍區居民爭取納入遶境範圍,而將西營改至「球埔」,近年在從球埔移到家畜衛生試驗宿舍區內。

老三祖安營的順序是先從北營開始,再依序前往東、南、西營,不同於一般民間信仰的安營是東、南、西、北、中營,主要在於老三祖要為蓬萊老祖開道,基於維持老三祖要行走於蓬萊老祖之前,便發展出先安北營。從參與遶境可以觀察出來,尤其是在民國104年前更能明顯看出,老三祖從淡水清水巖出發前往北營,當安好北營,隊伍從北營折返,正在集合的蓬萊老祖隊伍,隊伍的頭陣看到老三祖已經從北營返回,就可以開始出發遶境;當老三祖前往東營時,蓬萊老祖正要從淡水清水巖起駕,登轎出發先往水碓遶境;當老三祖安好南營,進入東興街(淡水老街尾端),蓬萊老祖神轎才能從水碓離開;當老三祖安好西營,從西營來到烽火(老街馬偕銅像附近),蓬萊老祖隊伍的頭陣也已經走到烽火,老三祖回廟安座,蓬萊老祖神轎正要進入東興街,所以整場遶境老三祖都維持著走在蓬萊老祖之前。透過訪談與長年的觀察,理解了安營的順序是將信仰觀結合淡水的地形、聚落空間紋理,在遶境路關的安排上,具體展現老三祖為蓬萊老祖開道。

南營位在「港仔溝」,每一處營頭都要燒四方金

這四處營頭都要進行燒四方金,每一處營頭都會有兩堆紙錢,一堆的紙錢內容是壽金、刈金、福金、補運錢、替身紙人,這堆紙錢是要請老三祖派遣五營兵馬駐守該處營頭,使邪祟無法越界入境,並送走承受信徒厄運的替身紙人,為信徒補運。另一堆的紙錢內容是小銀與經衣,這堆紙錢是要請老三祖送走遶境沿路清除的邪穢,並希望陰魂等歹物仔取得錢財後獲得安撫,使祂們無法越界入境。

另外依據老三祖降駕指示,會在淡水市區的重要路口進行「格界」,儀式的目的是希望透過老三祖率領五營兵馬將路口的陰煞驅除,使這路口能人車平安。

農曆5月初6日不用請中壇元帥,只要請老三祖去「巡營」,老三祖巡營結束回到淡水清水巖,請示老三祖指派農曆5月初7日犒軍與普施的紙錢種類與數量。初7日請老三祖「收營」,將派駐在外地的兵馬收回,在淡水清水巖進行犒軍與普施,犒軍後將五營旗以紅繩綑綁,一年一度的遶境遂告圓滿。

農曆5月初6日只請老三祖巡營,不會請出中壇元帥

集體祈求平安

民俗反映出人群的集體活動及其社會意義,淡水清水巖清水祖師遶境強調從信徒本身到地方都是一體,透過每年舊曆4月15日信徒到淡水清水巖寫四方金,可以看出地方居民的參與,對於平安的渴望,之後在5月初5日請老三祖安四方、5月初6日巡營、5月初7日收兵,遶境的一系列儀式是為淡水街庄民眾生活文化的其中一環。

淡水清水巖與四個外營的位址呼應五虎崗的範圍,老三祖隊伍保持著由人肩扛輦轎徒步的方式,彌補蓬萊老祖隊伍無法行經窄巷的問題,這路線不僅行經清代就已發展出的聚落空間單元,更隨著淡水的都市化,因應居民信仰需求而不斷地調整老三祖的遶境路線,使窄小巷弄中的住戶、新開發住宅區的住戶都有清水祖師遶境,反映居住於淡水的人們對於所處地理環境的認知,經由儀式使之成為宜居、滿足精神需求的生存場域。

「遶境」是迎請神靈巡察境域,達到除妖靖氛、賜福庇祐的作用,同時是一種週期性的宗教淨化,經由遶境使地方再次更新,從寫四方金開始的一系列儀式都在強化信徒信仰與參與感,由老三祖直轄五營的營衛信仰,以有形的象徵物、行為,藉由信仰上老三祖率領五營將小至信徒個人、大到整個淡水街庄負面能量押往境外,解除小自個人大到整個境域對於遭受負面能量威脅的恐懼,自此境內成為經過潔淨的空間,淡水這地方成為受清水祖師保護的地方,居住在這的人們都是受到清水祖師照顧的子民。

 

更多淡水大拜拜:https://think.folklore.tw/posts/798

關於作者 張 靖委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 研究領域:臺灣漢人聚落、臺灣民俗藝術、臺灣民間信仰文化。

One comment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