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五月節:你知道端午節不只是一個節日這麼簡單嗎?

一年一度的端午節又到啦!相信許多朋友長期以來都曾看過民俗亂彈發表有關於端午節的討論,也對「五月節」這麼名稱並不陌生,在臺灣無論是閩南移民或客家移民,都有使用「五月節」來指稱端午節的情況,有趣是,五月節本身指的就是五月的節日,而在臺灣,五月節還真的不是一日活動這麼單純,甚至是整個五月或整個跨越春夏兩季的時日喔!一起來回顧一下民俗亂彈的文章吧!

蔡承甫:一個沒有屈原的端午節故事
【引文】

「插青」於門上作為一種逃生記號,綁粽子則是為了慶祝死裡逃生。這樣的端午傳說沒有屈原,沒有汨羅江,沒有祭奠愛國詩人的偉大情懷,災後重生的喜悅,才是這個故事的核心價值。我想,祭奠偉大的愛國詩人真的太遙遠,逃離現世的災難,也許更符合庶民的期待。

我們的教育一再提到屈原的重要。最後,他的那偉大的愛國情操早就掩蓋過端午節的意義。先秦一個抑鬱難伸文人的自盡,真的與我們過的節日有那麼大的關聯嗎?還是教育使我們不知不覺的遺忘了本來先民對端午節的想像?兩個世代,卻有對端午節完全不同的認識。當端午節吃粽子時,除了千篇一律的遙想偉大的屈原外,是否應該了解一下,台灣民間故事中沒有屈原的端午節。


溫宗翰:說幾個端午與屈原的「中國」民間故事
【引文】

在臺灣,現有關於「端午源起屈原」的各類文獻紀錄,大多是模寫自漢籍古典文獻,為端午節尋找一個快速解釋,所以在文字裡很難看到來自民間價值觀的累積,或是民俗社會內部的深層紀錄,甚至你也看不到民間思想傳播的變化與轉折。這種單一情節與僵化的敘事,與普遍民間傳承的現實狀況完全不同。

事實上,無論敘寫故事的文筆能力或語言狀況如何,這樣一個情節,只是來自文獻裡的傳抄版本。真正來自民間的故事,根本不會考量歷史文獻書寫內涵為何,前後關係,甚至不那麼簡要與工整。因此,我們得以從中國幾個地方真實採集到的口傳故事,來發現文獻版本與民間傳承的差異。


楊玉君:鍾馗符畫與端午節
【引文】
大約在明末清初這一段期間,原本在歲末懸掛或張貼鍾馗圖的習俗,發生了一點變化。因為鍾馗抓鬼的功能與端午驅邪的節日意義相符合,漸漸的就有人同時在歲末及五月端午都掛鍾馗畫。與端午結合後的鍾馗圖象因此產生了新的圖象元素。例如,較精緻的文人鍾馗畫中為了突顯出端午的時令,伴隨鍾馗出現的除了小鬼外,還會有當令的粽子和石榴花、葵花、艾葉、菖蒲等等景物的細節。例如任伯年的「簪花鍾馗」,鍾馗頭上簪的是當令的石榴花,華喦的「午日鍾馗」圖,鍾馗閒坐賞錦葵,身後几上則有粽子和其他果物。

張靖委:淡水大拜拜
 
【引文】
清代以來,這座繁華港埠城鎮經常隨著氣候漸入夏暑而陷入恐懼,夏季濕熱使病源孳生與傳染,且貿易造成人口移動,使得境內傳染與境外移入的鼠疫、霍亂疫情頻傳,面對疾病致命、大規模傳染,初民社會容易以神佛降災或歹物仔作祟來詮釋,人們在絕望無助之際,只能將驅役想法寄託清水祖師,遂開始舉辦迎神遶境活動,希望驅趕瘟疫,解除集體恐懼。

張靖委:淡水清水巖清水祖師遶境安四方
【引文】

民俗反映出人群的集體活動及其社會意義,淡水清水巖清水祖師遶境強調從信徒本身到地方都是一體,透過每年舊曆4月15日信徒到淡水清水巖寫四方金,可以看出地方居民的參與,對於平安的渴望,之後在5月初5日請老三祖安四方、5月初6日巡營、5月初7日收兵,遶境的一系列儀式是為淡水街庄民眾生活文化的其中一環。

淡水清水巖與四個外營的位址呼應五虎崗的範圍,老三祖隊伍保持著由人肩扛輦轎徒步的方式,彌補蓬萊老祖隊伍無法行經窄巷的問題,這路線不僅行經清代就已發展出的聚落空間單元,更隨著淡水的都市化,因應居民信仰需求而不斷地調整老三祖的遶境路線,使窄小巷弄中的住戶、新開發住宅區的住戶都有清水祖師遶境,反映居住於淡水的人們對於所處地理環境的認知,經由儀式使之成為宜居、滿足精神需求的生存場域。


溫宗翰:你所不知道的臺灣五月節「水陸」行事
【引文】
 
端午節普遍被認為是「夏至」的一環,在臺灣,此時正值環境多變、氣候惡劣階段,是由複雜天氣過渡到趨向穩定炎熱的關鍵時節,因此,自然環境的特殊性,使臺灣端午節具有強烈的中介轉變特質,因此也就產生大量且頻繁的在地儀式活動,不單單只是一日的節俗儀式而已。

這些端午儀式有個人、有家庭、也有社區群體,讓端午節既有個體驅疫治病、健康照護的特徵,同時也有潔淨住家、維護社區安寧的表現。龐大多元的儀式文化,提供各種超自然想像,用以平安度過這個充滿艱險惡疫的時節,有趣是,端午節各項儀式幾乎都與水有關,不僅進出水域,也常在水邊舉行儀式,進出水陸兩大空間之間,似乎也隱含著這個節日的特殊性質。


楊玉君:五日節的藥草與香包
【引文】

理論上五日節的香包裡裝的香料,應該要含有具有藥性的香料。配戴驅邪香包,等於是在身上攜帶具預防功能的藥材,不只是美觀,也有驅蟲保健的目的。隨著衛生環境大幅的改善,香囊驅除瘟疫邪毒的功能,逐漸被淡忘,而簡化成為五日節的裝飾民俗。上個月,筆者看到一款進口的香包,是電影《冰雪奇緣》中的艾沙造型,按壓艾沙的肚子,就會開始唱起流行歌曲〈小蘋果〉。這種帶著化學香料的玩偶,已經和五日節香包的原義完全脫節了,而且對身體只怕有害無益。

傳統臺灣的香包,稱為香芳(hiunn phang),或是虎仔香(hóo-á-hiunn),一般都是家庭女性自行製作,而非巿場上販售的商品。過去的社會物資條件缺乏,香包都以碎布拚縫,所以形制較小,一般以別針別在胸前,而不是目前巿面上以紅絲繩垂掛胸前的尺寸。除了自家製作之外,如果鄰里過去一年有新嫁娘,則兒童們就會在端午時向新嫁娘索取香包。因為新娘的喜氣,使得她作的香包更具有驅邪求吉的效果,所以新娘在未嫁之時就會積攢布幼仔(碎布),製作香包,以備夫家鄰里的兒童索取。一來展現自已的女紅精巧,二來也藉著禮物奠定在新的家庭、社區的人際網絡。據說,如果不準備香包分送鄰里的小孩,則新娘未來生的嬰孩會「臭頭」(染上癩痢頭)。


謝宗榮:道教逐瘟與端午競渡的斂毒習俗
【引文】
為了避免瘟疫之發生,除了基本的漢醫藥以及向保生大帝、神農大帝等醫藥神祈求之外,最興盛的反倒是延請道士舉行「瘟醮」,祈請行瘟使者不要行瘟,更進一步希望將可能的瘟疫帶走,而這些行瘟使者最為人熟悉的,就是盛行於臺灣西南沿海、澎湖地區的瘟神王爺、千歲爺了。如著名的臺南市西港區三年一科的「西港香」王醮,每在陰曆四月中旬舉行(三年一大科,其餘兩年亦有請王,未遶境)即是最佳的例子。此外,由於臺灣的環境氣候不同於唐山地區,自清初以來,原本在瘟疫發生之後所舉行的送瘟船儀式,也變成每年或隔數年舉行一次的循環式、預防式之防疫儀式。這類儀式恰恰與端午節的「競渡驅疫」形成異曲同工之妙。在南瀛台江地區送王船習俗中,所造之王船又被稱為瘟王船,也是龍船的化身,也正與端午競渡的龍舟相呼映,王船在建造完成之後以及龍舟在下水之前都需要開光點睛,所差別的主要是送王船之前多要舉行「和瘟」、「祭船」等道教科儀。

溫宗翰:你知道粽的儀式功能與各地端午飲食民俗嗎?
【引文】

臺灣端午節的飲食習俗頗多,大抵上可分為「儀式性飲食」與「季節性飲食」兩種。粽子是最普遍的儀式祭品,不只見於端午節,甚至在亞洲諸多國家、南島民族,都有以「葉包糯米」的相似食品,並且多半配合著祭祀行為,於祭祀後食用,具有強烈的儀式象徵意義。不過,在各族群文化脈絡中,不管是形制、名稱、內容物,甚至是包裹方式,「粽」的概念都有所不同,祭祀時間也有很大差異,甚至食用時間點也大有不同。

季節性飲食自然是指此時節的重要產物,雖較不具信仰儀式結構,卻是人們渡節時必然面對的飲食習俗;為了節日祭祀,其實也常被拿來作為祭祀品,有時,更結合了部分信仰意涵,只是儀式特徵比較淡薄。我們通常能從臺灣俗諺語中,看出這些民俗飲食的信仰或人文意義。

從自然環境來看,端午節是個悶熱潮濕、適逢雨季的時間點,民俗觀裡經常把「五」月視為惡月,甚至認為五月不能結婚,端午節在五月五日,更是惡中之惡,也因此節日習俗上,從團體慶典到個人儀式,無論是否涉及信仰觀,大抵上都展現出抗惡去煞、潔淨空間並追求身心靈清淨的思想。

 


溫宗翰:別再救屈原:官方民族主義的龍舟還要賽多久?
【引文】
端午節是臺灣戰後第一個被放進教科書裡的節日,主要講述屈原投江的「愛國」故事,由於情節奇特,常常有人開玩笑說,這恰恰隱喻著國家統治者如果顢頇無道,愛國志士最好選擇「自我了斷」,切莫抗議君主昏庸無能。長期以來,伴隨著國家教育體制的系統詮釋,「競渡是為了搶救屈原」、「肉粽是為了給魚蝦吃避免損害屈原屍體」,這些創作故事早已成為耳熟能詳的定見。

端午起源其實與夏至有關,臺灣環境此時經常處於「豪雨」階段,且臺灣民俗觀裡,常對「五月」有特別的「惡」感,「五」經常被認為是「誤」,所以五月不結婚,臺灣拳裡也不使用五,避免誤事。傳統端午節不僅被視為氣候轉折過渡的時節,同時也是冀求驅疫去惡的節日。

競渡本身是一種逐疫、安境的儀式,臺灣傳統競渡大多用以祈求豐收,早期競渡從未採用「龍舟」,而是更貼近生活用具的「竹筏」、「舢舨舟」、「鴨母船」等。「競鬥」與「奪勝」是過渡這個時節的核心儀式主題,在水上競賽曰:「搶水標」、「競渡奪標」,在陸地上競賽,則是「走標」(賽跑)。日本時代,是臺灣競渡意義變化的第一階段,由於端午節經常處於「始政紀念日」前後,因此殖民者不乏透過始政紀念活動,結合此時的競渡民俗,製造官民同歡場面,渡過這個政權交替的重要紀念日。

戰後,競渡變化發展更加劇烈,尤其是過去未曾出現「龍」造型的「龍舟」開始大量出現。目前臺灣第一艘有「龍」造型的競渡船,在現有文獻資料可發現是誕生在1953年6月15日的端午節,由基隆海軍司令部舉行龍舟競渡活動,由於當時臺灣尚未有龍舟出現,也無人製造龍舟,所以採布置軍艇的方式進行,划船者皆坐姿逆划,船體用布包裹製作龍身,也自製龍頭安裝在船體上。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