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廟政治學:贈匾文化的前世今生

選舉進入高潮,許多人在日常生活中肯定常見候選人積極拜票的畫面,除此之外,在各大小廟會活動,或宮廟場合,肯定也都會眼見政治人物積極穿梭其中,縱然某些政治人物已有明確的「宗教立場」,與民間信仰可能思想價值觀相佐,但他也會在從政當下,重新找到與地方宮廟的連結方式;無論是基於關懷在地生活、認同信仰文化、或是關心選票社群,政治人物想要親近宮廟,獲得信徒認同支持,總得有幾種基本入門工作要學,光是與宮廟社群的應對,恐怕就能誕生一冊宮廟政治學;而本篇文章作者預期從政治人物贈匾切入宮廟政治學的課題,一起來看看這個從古至今都有的文化有何民俗思維。(編按:温宗翰)

文/陳毅(毅然文創媒體工作室有限公司 執行長)

從古至今,從皇帝到民選總統,甚至基層如里長之類的政治人物,跟民間信仰間就存在的微妙的地位角力戰,這樣互相牽制、依賴的關係成為值得觀察的一種現象。

匾額與政治

走進北港朝天宮、鹿港天后宮,都能見到上頭懸掛著一面「與天同功」匾額,且多強調是清朝時皇帝御賜的匾額,除「與天同功」這塊匾額外,諸如「神昭海表」、「佑濟昭靈」等都十分常見,李建緯在《歷史、記憶與展示:臺灣傳世宗教文物研究》書中指出:「清廷常利用民間宗教以協助其統治……上從皇帝下至地方官員,頒賜媽祖廟匾額次數不勝枚舉」,從其研究可知,全臺灣各地的御匾分布、背後政治涵義;進而發現,臺灣媽祖廟現有「與天同功」匾額應有26面,御賜匾額之始,係康、雍、乾三朝皇帝開創的褒獎形式。御匾分為數種,一種是在臺地方官員上奏清廷,清廷再賜字體給地方官員承製,也有地方官員或廟宇自行仿製的,唯其仿製的年代若同樣在清朝,就算不是皇帝御匾,在今日同樣具有歷史價值。

李建緯,歷史、記憶與展示:臺灣傳世宗教文物研究(點選進入讀冊購書連結)

根據李建緯所撰,此26面分布在北部有6面(宜蘭頭城慶元宮、宜蘭市昭應宮、宜蘭羅東鎮安宮、臺北天后宮、新竹內天后宮、新竹外天后宮)、中部14面(苗栗後厝龍鳳宮、苗栗中港慈裕宮、苗栗後龍慈雲宮、苗栗市天后宮、苗栗後龍白沙屯拱天宮、苗栗苑裡慈和宮、苗栗苑裡順天宮、臺中大甲鎮瀾宮、彰化市南瑤宮、彰化市內天后宮、彰化鹿港天后宮、彰化鹿港新祖宮、雲林西螺福興宮、雲林北港朝天宮)、南部5面(臺南大天后宮、臺南安平天后宮、臺南南化天后宮、高雄鳳山雙慈宮、屏東內埔天后宮)、澎湖1面(澎湖天后宮)。但李氏書中列舉26面匾額僅限於媽祖廟,實際上在其他廟宇如平鎮福明宮(主祀三官大帝)亦有與天同功匾,屬後人仿製,可見不同神明也都有模仿媽祖廟匾製作的情況。(參照:歷史、記憶與展示:臺灣傳世宗教文物研究

臺南大天后宮之「與天同功」匾

皇帝及地方官員賜匾,其實是要昭示自己治理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具有「正統性」,這樣的「正統性」也是許多廟宇要藉由這塊御匾來昭示的,所以求不到、沒管道的廟宇爭相仿製,這現象也是人之常情。就我個人的推測,古代皇帝冊封神明、冊封媽祖、玄天上帝等,表達的都是「我比你優越的心理」,高你一等才能冊封你,這樣的行為也有要人民間接承認皇帝、朝廷崇高的地位的成分。匾額文化傳承至今,是否仍有這樣的政治意味?我認為清廷的御匾是一種角力的開端,後代的政治人物多半繼承這樣的行為,且更加熟練。

常有宮廟主事者戲稱,庄頭大廟最不缺少的就是匾額了。以國定三級古蹟南崁五福宮為例,所藏匾額內容就可以分為數種, 李豐楙於《五福宮志》所做分類,認為「大致分為宮廟題名、彰顯神威、感恩念德、友宮聯誼、政經友好」等部分,所謂政經友好,是因五福宮登錄為三級古蹟,是享譽全臺歷史悠久的玄壇元帥廟,自然擁有為數眾多的政治人物匾額,包含陳水扁、馬英九皆在總統任內贈匾,李登輝則在臺灣省主席任內贈匾、呂秀蓮、朱立倫及吳志揚分別在其桃園縣縣長任期贈匾;及現任桃園市長鄭文燦也有贈匾,可謂黃金陣容。

古代有皇帝及重要官員喜歡「賜匾」,當代政治人物則喜愛贈匾,且幾乎是處處送,賜贈匾額的演變與涵義,成了相當有趣的課題。尤其,現今匾額製作快速、價格從幾千塊到數萬塊的皆有,是以不光是總統,地方縣市首長、議長、立法委員(前身的國大代表)再到地方民意代表、里長、友好宮廟、社會團體、公司、信徒個人都有贈匾的可能。有趣是,政治匾額不單純是官員自掏腰包捐贈,也不見得是招募地方仕紳共籌款項捐匾,反而成為各縣市秘書機要單位的重要工作之一,每年在機要費用的編列數量相當可觀;不過,也正因為贈匾價格低廉,捐贈方式容易,經常造成廟宇所收匾額過多,造成各地宮廟不少困擾,更以無處可懸掛的問題最為嚴重,若正好是選舉期間,哪位候選人贈匾後沒有被懸掛,肯定立刻又會變成時事新聞話題;但若累積過多,實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所以大紀元新聞報導就有提到,北港「盛樁創意木工廠」因而將匾額加工為桌子,解決收藏困擾兼具實用性。

國家重要古物──「好義從風」匾
國家重要古物──「好義從風」匾(好文介紹:https://think.folklore.tw/posts/5251

宮廟如何獲得政治人物贈匾?

雖然贈匾會引起收藏困擾,卻也是民間社會經常樂以收穫的「政治互動」紀念物,尤其地方上若有舉辦重要活動,或是個人婚慶事蹟,往往以收到政治人物的題詞或贈匾為榮,懸掛於活動當場;是以政府各級機關,都有類似「服務」。以總統府及直轄市桃園市為例,現行在制度上「匾額贈送」並無寫入成文規定中,總統府只有在便民服務上設有總統題詞申請,《總統題詞核發要點》載明:「宗教團體或寺廟、道院、神殿等,由主管機關核轉,符合下列各款之一者,准頒題詞。但同一總統任內不予再頒」,而這僅是題詞非匾額贈送。桃園市政府也有類似規定,僅提供市長的中堂、輓聯線上申請,且場合更為侷限,僅有俗稱「紅白場」的結婚、喪禮可以申請。那宮廟的匾額究竟如何得到?

詢問許多地方庄頭廟,其實是主動跟被動同時存在的一種微妙互動,比如廟方要舉辦大型活動,如:宮慶、廟慶、祈安建醮、文化節,或入火安座等時,通常地方縣市首長在接到地方指標性廟宇邀請函時,就會請民政局、秘書處評估是否有贈匾需要,但多半都是宮廟主委、地方民意代表主動向秘書處、民政局徵求請匾居多。獲得市府許可後,由秘書處統一製作,再由秘書處安排縣市首長可行時間進行揭牌。不過,有時總統府或地方縣市政府,也會採題詞後,授權地方宮廟製作匾額的方式,再安排時間揭匾慶賀。

桃園市長鄭文燦赴新庄子福隆巖贈匾揭牌

有趣是,對民間廟宇而言,自古以來,擁有皇帝御匾是增加自身歷史厚度與政治地位,更標誌著天子的認同李建緯認為,清廷透過對神明的加封,使得民間宗教得以被操控、被官僚化,這是透過御匾的賞賜來規訓寺廟。(李建緯,2018,264-265)現代社會雖然沒有封建時代的帝制思維,利用贈匾彰顯王權,但宮廟獲得總統贈匾,或獲得縣市首長贈匾,依然會引起不小的波瀾。

雖然不乏政要是選前向神明許願,當選後還願贈匾,亦或是感謝神明對於市政建設的保佑。我以自身觀察加上訪談的結果,政要贈送匾額予廟方,仍會產生相當程度的政治效果。例如:匾額的懸掛可以提高自己的能見度,若該匾額保存良好,更是千古留名的好方式。再者,政要贈匾也有拉攏宮廟主事者(多半為地方仕紳、要角)、收服民心(即該廟的信徒),塑造親民、重視民間信仰的形象。更高明的是藉由「揭匾」等活動宣揚自己的理念,並製造媒體曝光機會,這只花一些錢贈匾造成的政治效果,可以說是很實惠。

【編按】昔日宜蘭縣長陳定南因選前於宜蘭多處大眾爺廟匾額,卻促成宜蘭各地老大宮、大眾爺、有應公等升格為城隍爺,進而促使宜蘭成為全臺城隍廟密度最高的縣市,相關文章參見:城隍爺與陳定南:守護地方、捍衛司法正義的父母官

匾額懸掛是民俗學也是政治

地方廟宇如果建廟已有一定的歷史或是香火鼎盛、信徒眾多,多半擁有為數不少的匾額,此時哪塊匾額要掛在哪個位置就是令人頭痛的問題。以我這幾年的觀察加上訪談多間宮廟主事者,發現大部分的宮廟有些淺規則,也代表一種禮數,例如:現任首長優先於前任首長、官銜大的優先於官銜小的、歷史久的匾額優先於現代匾額。

以國定古蹟南崁五福宮為例,其匾額就分為正殿、三川殿、倉庫、服務處等四個區域來懸掛。馬英九、陳水扁、李登輝三位前總統的匾額與現任桃園市長鄭文燦同樣掛在三川殿,而呂秀蓮、吳志揚、朱立倫三位前桃園縣長的贈匾因三人皆已卸任,分別懸掛在倉庫及服務處,較現任首長的贈匾能見度低。值得一提的是同樣是前桃園縣長,徐崇德的贈匾也掛在三川殿,與鄭文燦贈匾相映,應有特殊原因;是以政治人物不僅在選戰上角力,其實在宮廟場域裡,也是相當大的角力舞臺。

此外,贈匾製作與題詞內容,有沒有被懸掛等,也屢屢成為新聞媒體的焦點,比如位於台南的孔廟,號稱全臺首學,更是「御匾」滿目,歷代總統皆有贈匾,不僅有清代八位皇帝御匾,也有蔣中正來台後六任中華民國總統所贈匾額;而前總統馬英九曾在2008年也頒贈臺南孔廟一面「聖德化育」匾,卻因為尺寸縮小了三分之一,匾式還誤刻成給亡者的陰刻形制,孔廟渾然不知掛了兩年,被地方文化研究者發現後,總統府才重新製作匾額更換。

而2019年東林福德廟首度承辦世界福德文化節,廟方委請專家題14句提詞並在土地公前擲筊,當時「文興國運」就以7個聖筊遙遙領先,不料,數天後總統府選定的題詞為「厚澤敷佑」,廟方不敢動總統府擇定題詞,乃再度請示土地公,這回神明以13個聖筊回絕總統府擇定的題詞,仍堅持要使用「文興國運」來製匾,最終總統府也只能從善如流。

從新聞事件來看,當代政治人物的贈匾受到民俗文化及神明靈力的制約,雖貴為國家元首,贈送的匾額也得合乎民俗禮法,或按照神意來調整,此不失為神明、廟方將主導權拿回的例證。

【編按】政治人物贈匾常常會引起地方性話題,因此該如何題詞致贈,往往都有許多民俗與政治整合的思維在其中,比如蔡英文總統曾在2018年前往松柏嶺受天宮致贈「威靈赫奕」匾,2019年前往褒忠義民廟致贈「旌忠彰義」匾,就都有引起地方人士討論,有些人覺得題詞似乎不那麼切合兩廟歷史,效益略有折損,但也有人認為是新時代的贈匾題詞,沒有妨礙。

細細去品味從古至今政治人物與民間信仰神祇、宮廟的互動,得以窺知其具有政治角力的成分,卻也是一種相互依存的關係,缺一不可。政治人物藉由匾額、扶轎、參與進香活動,提高自身能見度、塑造個人的形象,並收服人心;而宮廟藉由政治人物高知名度的參與,同樣擁有更多媒體曝光度,吸引更多香客到來。我想觀察政治人物及宮廟的互動,其角力與互相依存關係正是人性的展現,且若是基於良善,那這樣的互動像是魚幫水、水幫魚,有種相互拉抬提升的效果。

關於作者 編輯部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 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曾是臺灣最廣泛的流行音樂。 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 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 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回饋與討論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